免費手機資訊客戶端下載
       
 
滾動 書訊 和訊書摘 書評 史話 名人 野史逸聞
 
書庫 排行榜 專題 名家訪談 歷史圖片
 
博客 讀書論壇

獨立書店生與死

  • 字號
2012年09月21日23:53 來源:華夏時報 

  本報記者 李北辰 北京報道

  近年來,一份長長的倒閉名單讓讀書人開始關註起獨立書店的命運。2010年初,與中關村圖書大廈不到百米之隔的北京最大民營書店第三極書局,在虧損近8000萬後黯然關門。緊接著,上海思考樂書局、光合作用全國連鎖店、廣州三聯書店、成都時間簡史書坊等實體書店紛紛倒閉。

  單向街

  無奈搬遷

  這一次,單向街書店也迎來了無奈搬遷的命運。2012年9月28日,單向街書店將搬遷至朝陽大悅城。外界傳說是為租金所累,單向街書店店長小武向記者證實了這個事實。

  單向街的新家目前正在裝修,“面積三百多平方米,比藍色港灣那邊大一些,大悅城在租金上給了優惠。”店長小武說。事實上,就連這次開張,也有些許悲壯。6月20日,單向街在網上發起“尋找1000名主人”活動,想尋找1000位支持者湊足10萬元,用於新店的租金和裝修,這些人將成為單向街的“主人”,享受借閱圖書等權利,資助200元的讀者還可獲得主人“名片”一盒。書店本想在61天內籌到10萬元,但出乎意料的是,一天內任務就完成了,短短8天,便收到了23萬多元。“支持我們的有一半是外地朋友,他們可能沒來過單向街,只把這兒當做一個理想的場所。”對他們而言,單向街是夢想的代名詞。

  單向街的名字取自德國思想家本雅明的同名著作。“當年為了聽莫紮特,喝啤酒,看迷惘一代作家的作品,身邊偶爾經過像春天一樣的姑娘”,許知遠與十幾位年輕人每人出資5萬,在圓明園創辦了單向街書店,很快便以豐富的文化沙龍活動為人熟知,一兩年下來,盡管所處場地偏僻,而每場沙龍已有幾十甚至上百人參加,因而在讀書人中獲得了很高的聲譽。

  2009年10月,單向街搬至朝陽區藍色港灣,以其優雅的姿態,在思想和藝術領域構建起一個小小的公共空間。幾年來,這裏已舉辦過數百場高品質文化沙龍,在喧囂的商業區,發出了自己獨立的聲音。

  然而,幾乎因為相同的原因,單向街因高昂的租金於今年合同到期後無法續簽將離開藍色港灣,“原來單向街的店面,馬上就要變成飯館了。”小武告訴記者。

  獨立書店的命運

  事實上,勉強維持下去的獨立書店也是在夾縫中求生存。北京時尚廊書店的老板許誌強告訴記者,由於房租、稅收和人力等經營成本的居高不下,時尚廊一直處於虧損狀態。

  慘淡、基本不賺錢,幾乎成為了所有獨立書店的共同命運,而諸多因素的共同作用,始終制約著獨立書店的發展,使它的未來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很多獨立書店的經營者把矛頭指向電商。如今,幾乎所有電商都在賣書,當當網、卓越亞馬遜、京東,甚至天貓蘇寧易購。這使得實體書店成為了圖書的免費展廳在店裏挑書,回家到網上買,多數人早已習慣了這種方式。有網友感嘆道:看到書店門口店員大聲吆喝著賣書,不由暗自傷感起來,走進去逛了半個小時,出於愧疚想買本什麽,算是盡一份力,目的是讓實體書店晚一點消失,但最後還是被“網上便宜一半喲”的想法拖了出去。

  其實網店對許多行業的傳統經營方式都產生了很大衝擊,只是書店更弱不禁風而已。今年2月,當當網創始人李國慶在接受《南方周末》記者采訪時表示,不能總把電商當做獨立書店倒閉的罪魁禍首,“我們靠的不是折扣戰,而是規模,新華書店的教輔書占百分之三四十,當當賣的都是一般圖書,占全國一般圖書出版20%的份額,個體書店老板對新華書店沒轍,總以為我們在搗亂,其實真正原因是新華書店的壟斷。”

  許誌強也向記者表示,電商的折扣並非實體書店衰弱的根本原因,更重要的是讀書人與閱讀時間的減少,再加上經營成本不斷攀升,讓高舉“人文”的獨立書店,在這個時代寸步難行。

  理想主義的反抗

  去年,一本名叫《獨立書店,你好!》的書引起關註。它全面描述了文人筆下的中國人文書店風景,由各地的作家學者以他們的親身體會和多年觀察來展現獨立書店的生存狀態。這本書編著者之一薛原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說:“獨立書店的消失,對於一些讀書人來說,意味著一種生活方式的消失,我不能想象一座沒有獨立書店的城市。”

  持有相同觀點的今典集團董事長張寶全,8月16日在微博上表示,為支持中國實體書店,全國所有紅樹林度假世界,凡客房在1000至5000間的,將提供200平方米商鋪,免費提供給中國書店商開書店,歡迎報名申請。此消息一出,熱議不斷,張寶全隨後給出了自己的解釋:“網上書店是必然趨勢,但我們也不希望實體書店消亡,我們想通過努力,使書店這樣一種充滿了溫馨的生活方式留存下來。”據張寶全透露,此次報名中60%是個人,其中不乏文化名人,著名導演何平就報了個“何爺書店”,不僅賣電影方面的書,每周還會有個導演或編劇的交流會。

  在走訪過程中,“堅守”這個詞常被獨立書店的經營者掛在嘴邊,而如何堅守則是另一個問題。

  畢竟,理想主義過於虛幻,吸引不了更多顧客。如同許誌強所言,“書店既是文化事業,也是商業。”除了政府在稅收等方面的扶持,獨立書店自身的探索似乎更加重要。

  未來之路

  與內地獨立書店不斷萎縮不同,中國臺灣誠品書店近幾年卻走上了擴張之路。8月11日,香港誠品書店開業,吸引了大量遊客。

  “我不在誠品,就在去誠品的路上”已成為誠品擁躉經常掛在嘴邊的名言,“在最初的15年裏,誠品其實一直在賠錢。”在談及誠品成功的原因時,很多書店經營者都很羨慕誠品的品牌力量和生活方式的倡導。而更為重要的原因是,誠品是自己的物業,他們不會受制於房租的漲跌。

  去年11月25日,廣州方所書店開張營業。不同於傳統書店,方所把店址選在了廣州太古匯,臨近LV、愛馬仕、迪奧等奢侈品專賣店,店面達1800平方米。店內除了書籍,還有服裝、手袋、文具、廚具等各類商品。當然,幾乎和所有獨立書店一樣,也少不了咖啡廳。很顯然,在經營方向上,方所和誠品有許多共同之處。方所的設計理念是文化概念店。

  “一切改變背後的誘因再簡單不過:光靠賣書,獨立書店非得賠死。”薛原告訴記者,“未來書店什麽樣,不能給出一個明確描述,但方所算是一個啟示。獨立書店轉型成聚集愛書人和文化人的沙龍書吧,可能是未來獨立書店生存的重要形式,但如何找到盈利點,才是最現實的問題。”

  小武也說,“民營書店要生存,第一要有個性,第二要多元化經營。當然,前提是不破壞你的核心理念。”

  許誌強也提出一個“後書店時代”的觀點,它意味著更加多元化,更註重趣味性。

  不過,一切都只是嘗試。現在很多獨立書店,都會有咖啡廳這個標配。於是有人感嘆道:這些咖啡的味道越來越好,但好書卻越來越少了。“我對獨立書店的未來持悲觀態度。”薛原如是說。

相關新聞

相關推薦
我有話說 已有0位網友發言
自動登錄
用戶名: 密碼:

正在驗證用戶信息...

讀書精品推薦

推廣
熱點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