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股票|評論|外匯|債券|基金|期貨|黃金|銀行|保險|數據|行情|信托|理財|收藏|讀書|汽車|房產|科技|視頻|博客|微博|股吧|論壇
 
滾動 書訊 和訊書摘 書評 史話 名人 野史逸聞
 
書庫 排行榜 專題 名家訪談 歷史圖片
 
博客 讀書論壇

互聯網交鋒 中國為何總是棋差一招

  • 字號
2015-10-20 10:14:35 來源:和訊網 

《第五次變革》書封
《第五次變革》書封

  媒體無法脫離政治,新媒體同樣也難以和政治分開。

  在中美交往的歷史上,媒體可以溝通信息,也可以策動攻擊;進入新媒體時代,中美之間更是彌漫著看不見的戰爭硝煙。

  交鋒,無處不在;防禦,無處不在。

  中美高層交鋒,聚焦於互聯網自由。

  中美交鋒中,美國最常用的利器便是自由、民主、人權等概念,克林頓時代貿易與人權脫鉤,美國少了一個有力武器。

  新媒體興起以來,奧巴馬政府敏感地抓住了這一武器,從總統到國務卿,對華交往都愛大談互聯網自由。

  除了中美高層交往時,美國還利用一切可能的場合高調提出所謂“互聯網問題”,並把中國作為批評的主要對象。同時,利用經濟和技術手段幫助中國的不同政見者。

  美國推進“互聯網自由”這一新動向本身也存在著嚴重的悖論,主要表現為嚴重的雙重標準問題。

  美國認為自己是互聯網自由的維護者和言論自由的捍衛者,卻把中國描繪成互聯網自由的破壞者和自由獲取信息的限制者。

  直到斯諾登事件發生後,全世界才認識到美國利用其技術優勢的所作所為,中國也減少了一些來自美國道義上的壓力。

  對中國而言,美國大力推進“互聯網自由”可能會威脅到中國的政治安全,美國對華大力推進“互聯網自由”有可能在心理與認知層面損害中美戰略互信。

  這個交鋒過程的典型模式,是美國質疑中國的“互聯網自由”,中國疲於應付,說中國的互聯網是自由的。然而,網絡防火墻的存在讓外交辭令變成謊言,不符合作為一個大國應有的誠信和擔當。

  此可謂棋差一招,招招落後。

  在操作層面,美國官民並舉,國務院為代表的官方和主流媒體為代表的民間都各自發力,搶占中國的意識形態市場。無論是美國使館的官方博客微博,還是《華爾街日報(博客,微博)》《紐約時報》的中文網站以及官方微博,都利用中國本土員工,傳播美國理念,迅速占領了中國精英的視線。

  而中國依舊停留在傳統媒體時代或Web 1.0時代,依舊沈湎於電視節目在美國的落地數量,對於內容的質量、互動的效果並無太多創新和研究。

  更為關鍵的是,美國利用新媒體,成功傳播了美國的價值觀,讓中國的主流精英對美國民主制度的推崇無以復加。用金燦榮的話說,中美的區別在於,美國精英都覺得中國很行,而中國的精英都覺得中國不行。而中國通過新媒體對美國精英的影響和爭取,甚至還不如傳統媒體時代的效果。

  理念、技術、操作能力都落後於美國,於是,中國采取了“堵”的策略。

  “堵”的第一層,就是把美國的宣傳機器,如美國之音,屏蔽在墻外,同時把美國資助的民運、法輪功站點也屏蔽掉。

  “堵”的第二層,就是允許數量有限的外媒辦中文網站並進駐中國,但要對其進行管理。

  “堵”的第三層,對獲準進入中國的網站,在中美關系緊張或網站報道出格時,也懲罰性地予以關閉一段時間,同時,對部分內容進行過濾。

  哪些可以進入、哪些不可以進入,並非一成不變,而是作為一張牌來打。像《紐約時報》的英文網站,就多次被屏蔽,又多次被打開,它的中文網站也因為對中國領導人的報道而受到懲罰。

  尺度不算太大的報道會被局部屏蔽,而有些尺寸“把握不當”的文章則會導致網站全軍覆沒。最典型的一個例子就是《紐約時報》2012年發表的那篇後來獲得普利策獎的調查報道,該報道導致了《紐約時報》中文版和英文版的網站同時被屏蔽。《紐約時報》女發言人艾琳·墨菲(Eileen Murphy)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希望網站不久能恢復全面正常的訪問,我們請求中國有關當局確保中國境內的讀者能夠繼續品讀《紐約時報》的新聞報道。”她補充說:“在進行新聞報道和翻譯時,我們會繼續遵循《紐約時報》上下一貫堅守的新聞標準。”但很顯然,她的這份聲明並沒有得到中國網絡監管部門的認同。

  在《紐約時報》網站被屏蔽後,來自中國大陸的訪問量接近於零。沒有了瀏覽量,廣告也就成了幻影。而且在提供付費閱讀服務幾乎沒有前途的中國市場,廣告更是成為了營銷的重中之重。這也讓其他創辦中文網的外媒不得不正視一個問題:是要繼續提供獨立、大尺度的新聞報道,還是在經濟利益面前進行自我審查,以求得生存。

  《紐約時報》中文網剛開通時,廣州中山大學傳播與設計學院副教授張誌安在微博上寫道:“《紐約時報》中文版有兩個問題值得關註:1.《紐約時報》那些關於中國的敏感報道、負面報道,能翻譯成中文放這兒嗎?2.關於中國報道的中文版經‘翻譯’後和英文版有何差異?從這點或可管窺外媒中文網的監管壓力及自我審查。”事實證明,《紐約時報》並沒有實行自我審查,結果卻只存活了不到半年,而其他與《紐約時報》類似且開通了中文網的外媒卻能長期免遭屏蔽,其自我審查程度可見一斑。

  問題在於,這種屏蔽並沒有明確的法律支持,更多是行政命令,而屏蔽的信息有時候會擴散得更快。沒有數據表明,屏蔽這些網站可以提高中國的國際形象和話語權。

  如果屏蔽也算交鋒,只能說是防守中的無奈之舉。就像足球比賽,對方前鋒已經突入禁區,形成單刀,防守隊員只能將其絆倒。

  中美新媒體外交的交鋒,亟須新的思路和新的做法。

  新媒體時代的外交大變革悄然而至,一本書深度解讀自媒體時代的中美關系。

(責任編輯:HB001)

相關新聞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讀書精品推薦

推廣
熱點

  【獨家稿件聲明】凡註明“和訊”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圖表),未經和訊網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轉載。如需轉載,請與010-85650688聯系;經許可後轉載務必請註明出處,並添加源鏈接,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