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股票|評論|外匯|債券|基金|期貨|黃金|銀行|保險|數據|行情|信托|理財|收藏|讀書|汽車|房產|科技|視頻|博客|直播|財道|論壇
 
滾動 書訊 和訊書摘 書評 史話 名人 野史逸聞
 
書庫 排行榜 專題 名家訪談 歷史圖片
 
博客 讀書論壇

日本人為何逼溥傑娶日本女

  • 字號
2015-10-26 07:31:57 來源:華聲在線 

  本文摘自《民主人士》,汪東林 著,當代中國出版社,2012.5

  愛新覺羅·溥傑(1907—1994),北京人,滿族,清朝末代皇帝愛新覺羅·溥儀的胞弟。1929年到日本東京學習院、日本陸軍士官司學校學習,1935年回東北後任“滿洲國”“宮內府侍從武官司”。1945年日本投降、“滿洲國”滅亡時,與溥儀一起被蘇聯軍隊俘獲,1950年移交中國政府羈押,1960年被赦,曾任第八屆全國人大常委、全國人大民族事務委員會副主任、全國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專員。

  1987年仲夏時節,北京。

  依然是那座寧靜而小巧的四合院。

  依然是鮮花芬芳,果木青蔥,藤蘿滿架。

  但我一跨進院門,一顆原本就不平靜的心,不由得更加緊縮起來。

  這座住宅的主人,80歲高齡的愛新覺羅·溥傑先生,剛剛失去結發50年的妻子。她原名嵯峨浩,是日本皇族嵯峨勝侯爵的女兒。自從1937年4月3日與愛新覺羅·溥傑結婚,便改姓愛新覺羅·浩,並立即加入中國籍,成為一名中國籍的日本人。

  從60年代至今,我已記不住來過這個院落多少次了。但印象較深的有三回。第一次是在“文革”前,我剛調到全國政協機關不久,跟隨一位負責同誌前來拜訪。浩女士的日本禮節,使得年輕的我近乎手足無措。第二次是1976年唐山大地震發生後不久,也是與領導同誌同去拜訪的。因為當時的環境和心情,彼此都有一股說不出的沈重感。但溥傑夫婦禮節依舊,門前迎送,她仍然一再深深地彎腰鞠躬。第三次是1980年初夏,我應報刊之約登門拜訪寫文章。浩女士當時已在日本探親,溥傑先生同我長談,氣氛隨便而活躍。只是當話題轉到周恩來總理的時候,他忽然沈默,低頭,雙手掩面,泣不成聲,立刻震動和感染了我……

  我腦際閃現著往事,跟著溥傑先生穿過庭院,走進客廳,在浩女士的遺像前默哀。溥老一再向我致謝後,便在沙發上落座,和我擺談起來。

  歲月漫漫,往事如煙。

  我該如何落筆呢?他們50年的夫妻,豈是筆墨輕易所能描繪的麽。我只能如蜻蜓點水,擇要記述了。

  吉岡安直命令說:“希望你與日本女子結婚,這是關東軍的考慮……”

  1932年2月23日,在日本帝國主義的精心策劃下,愛新覺羅·溥儀登上了偽滿洲國“皇帝”的寶座。自幼就與溥儀形影不離的溥傑,對其同胞皇兄的行為,是百分之百地順從和支持。為了“親善”,溥儀送皇弟溥傑留學日本;在日本學習院畢業後,又轉入士官學校學陸軍。1935年冬天,溥傑從日本回到長春,當上了禁衛軍中尉,著一副戎裝,帶起兵來。

  溥儀在偽滿洲國宮中,已有皇後和妃子。而年僅28歲的日本士官學校畢業生溥傑,卻未有婚配。溥傑當上禁衛軍中尉不幾天,日本關東軍就有人經常向他談論婚姻大事,說日本女人是世界上最理想的妻子。溥傑沒有領會這些話的用意,他深知自己的婚姻並不決定於他自己,而是將取決於當皇帝的哥哥。

  一天,溥儀把他找去了。他擡頭望了一眼兄長那張陰沈的臉,估計到將有什麽不愉快的事情發生。他們雖然是親兄弟,但由於“皇上”的特殊身份,從來交談都是哥哥滔滔發話,弟弟點頭稱是。於是溥傑在一旁站著,耐心地等待著皇兄的訓導。

  “你今年已經28歲,應該考慮婚姻大事了。是不是有人想讓你娶日本女人做妻子?你自己怎麽打算?”溥儀壓低了聲音詢問道。

  溥傑沈思了一會,回答說:

  “有人同我說過娶日本女人做妻子的事,那都是隨便聊天時說的,我從來沒有當真。我的婚事由皇上做主。”

  溥儀露出滿意的臉色,因為他相信弟弟說的是真話。前些日子,要溥傑娶日本女子做妻子的傳聞他也聽到了,但他只付之一笑,同樣沒有認真。沒料到,昨天日本關東軍高級參謀兼“滿洲國帝室禦用掛”(即皇室秘書)吉岡安直正式向溥儀傳言,關東軍希望溥傑與日本女人結婚,以促進“日滿親善”。聽了這話,溥儀十分不安,立即與親信商議對策。溥儀斷定這是日本人的陰謀,是想讓溥傑娶了日本女人,生養日本血統的兒子,時機成熟即取代溥儀的皇位。因此他馬上找溥傑談話,決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給溥傑找個中國妻子,把生米做成熟飯。溥儀以緩慢而有力的口氣向溥傑說:

  “我們愛新覺羅的皇室血統,怎能與日本人混合?再說家裏安了個日本女人,還不等於統統在日本人的監視之下了麽!因此,日本女人是萬萬不能娶的。我現在馬上派人到北京去給你說親!”

  “我聽從皇上的安頓。”溥傑回答道。

  不多久,北京的對象就找妥了。溥傑看了照片,了解了身世,也表示滿意。正在這時,吉岡安直直接找了溥傑,命令說:

  “希望你與日本女子結婚,這是關東軍的考慮。你身為‘禦弟’,要為‘日滿親善’做出表率的;你又是軍人,對日本軍方的考慮應持什麽態度,難道還不明白?我鄭重告訴你,本莊繁大將在東京將親自為你做媒,你不可去北京接受親事,而必須等待東京方面的消息。”

  主子的決定是無法違抗的。要做“皇帝”,沒有日本人的大炮和刺刀,是不行的。溥傑把吉岡安直的命令呈報給兄長溥儀,溥儀身邊所有的人都啞口無言。

  溥傑與日本皇族嵯峨勝侯爵的女兒嵯峨浩還在日本度蜜月,關東軍便策劃通過了一個“帝位繼承法”

  1937年4月3日,愛新覺羅·溥傑與日本皇族嵯峨勝侯爵的女兒嵯峨浩在東京完婚。溥傑時年30不滿,浩女士23歲。

  不出溥儀所料,溥傑婚後還在日本度蜜月,關東軍便授意和策劃偽滿洲國的“國務院”通過了一個“帝位繼承法”。其中明文規定:皇帝死後由子繼之,如無子則由孫繼之,如無子無孫則由弟繼之,如無弟則由弟之子繼之。

  嗚呼!滿腹狐疑的溥儀越加提心吊膽,坐臥不安。溥傑夫婦回東北後,他不再同溥傑說任何心裏話,溥傑的妻子送來的食物他一口也不嘗。遇上非與溥傑同桌吃飯不可的時候,桌上凡是浩女士做的菜,他都等溥傑下箸之後才略動一點,決不多吃。

  溥傑轉年就要做父親了,溥儀更加心驚肉跳。他自己雖然是後妃俱備,無奈沒有一兒半女。如果弟弟一旦得子,帝位必將為侄兒所繼。溥儀接二連三地算卦,想搞清浩女士的肚子裏究竟是男是女。溥儀推想,關東軍要的就是一個日本血統的皇帝!而他本人和溥傑夫婦,都可能在浩女士一旦生子之後死於非命。但他沒有把這個看法對溥傑吐露,他要等到浩女士的胎兒呱呱墜地之後再說。

  事情好像在與溥儀做遊戲,浩女士頭胎生下一個女兒,取名愛新覺羅·慧生。兩年之後她又生一胎,生下來的還是一位千金,取名愛新覺羅·嫮生。溥儀還沒有來得及第三次蔔卦算命,偽滿洲國就伴隨它的日本主子覆滅了。他和他的弟弟溥傑都成了蘇聯紅軍的俘虜,以後被移交到新中國的戰犯管理所,開始走上新的生活道路。

  溥傑與浩女士的結合,無疑是“日滿親善”的政治聯姻。這在溥儀兄弟是一清二楚的。但在浩女士,卻對政治聯姻的實質沒有覺察,她對政治也不感興趣。她想的是如何順從和侍候丈夫,盡一個妻子和母親的職責。早在日本東京降重婚禮後的新婚之夜,溥傑就發現浩女士不僅有著花容月貌,而且有著善良的心。後來,隨著歲月流逝,有了第一個女兒,第二個女兒,溥傑可沒有像他的皇兄那樣想入非非,自找苦吃。他更加深沈而實在地感覺到的,是浩女士的恩愛和溫馨。那一對活潑可愛的女兒,更給他們七八年的夫妻生活增添了歡樂。

  然而在嚴酷的社會生活中,人們的家庭生活(包括愛情)卻又是不可能脫離政治的。溥傑在偽滿洲國的地位和作為,使他和他的家庭受到了政治激流的衝擊,這是很容易理解的。所幸的是種種衝擊和磨難,並沒有導致溥傑夫婦家庭生活的毀滅;恰恰相反,伴隨著愛新覺羅·溥傑政治上的新生,他們的家庭、愛情,又翻開了新的一頁。

  

(責任編輯:HN010)

相關新聞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讀書精品推薦

推廣
熱點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