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股票|評論|外匯|債券|基金|期貨|黃金|銀行|保險|數據|行情|信托|理財|收藏|讀書|汽車|房產|科技|視頻|博客|直播|財道|論壇
 
滾動 書訊 和訊書摘 書評 史話 名人 野史逸聞
 
書庫 排行榜 專題 名家訪談 歷史圖片
 
博客 讀書論壇

戈爾巴喬夫的改革為何失敗了

  • 字號
2016-04-10 06:30:00 來源:中國新聞網 

  戈爾巴喬夫改革進程如何?戈爾巴喬夫的改革經歷了復雜的過程,大致經歷了這樣幾個階段:從1985年3月~1986年,實施“加速戰略”;1987年~1988年年中,進行經濟體制改革;1988年6月~1990年初以完善蘇維埃為核心的改革;1990年3月~1991年8月,實行以總統制和走向市場為核心的改革,但被8·19事件所打斷;1991年8月~12月戈爾巴喬夫努力保住聯盟。

  “加速戰略”實際上延續的是安德羅波夫的做法,試圖在原體制下通過加大對機器制造業的投資加速整個經濟的發展,同時提出了公開性和民主化的問題,要建設“帶有人的面孔的社會主義”。由於“加速戰略”行不通,從1987年才真正進入改革階段,提出幹部制度改革和經濟體制改革,提出黨的各級領導幹部通過選舉產生(實際上並未落實)。制定企業法,讓企業成為自籌資金、自負盈虧、自我管理的單位,但在計劃經濟條件下,企業的自主權無法落實。工人選舉廠長並沒有選上會經營者,企業利用壟斷地位,通過提高價格獲得高額利潤,廠長通過給工人多發工資獲得工人支持,結果商品短缺沒有解決,通貨膨脹惡性發展,人民更加不滿。政治體制和因循守舊的幹部阻礙著改革,需要動員社會力量給各級幹部以壓力,激發人們的改革熱情,於是,從1988年6月蘇共第19次代表會議開始,把改革重點轉向政治體制。

  政治體制改革的核心是把權力從黨的手中轉到蘇維埃手中,開始選舉人民代表,召開人民代表大會,決定國家的方針政策。由於商品短缺、生產下降等問題並沒有解決,人們自然把不滿發泄到蘇共頭上,反對派勢力迅速發展,各地罷工風潮不斷。政治鬥爭嚴重影響了經濟改革。與此同時,民族主義組織也迅速發展起來,從要求擴大加盟共和國的自主權,發展成要求獨立地位。在這種情況下,為了克服混亂,從1990年3月開始,蘇聯的改革進入了實質性變革體制階段,實行總統制,承認多黨制與多元化,開始考慮向市場經濟過渡,改革聯盟體制,給地方以更大的權力。但是,這一改革遭到黨內保守派的抵制,他們於1991年8月19日發動了政變,其結果與事件的發動者願望相反,不僅未能拯救聯盟,反而加速了聯盟的解體,蘇共和克格勃這兩個維系聯盟的紐帶解散。此後,戈爾巴喬夫的主要任務是如何保住聯盟,盡管他對葉利欽等人做了最大程度的讓步,他們還是不能容忍戈爾巴喬夫的存在,最後,3個斯拉夫共和國一紙協議宣布了蘇聯的死亡。

  從戈爾巴喬夫改革的進程中我們可以看到,他起初並不想改變蘇聯的體制,也不知道蘇聯的改革到底應該如何進行,正如戈爾巴喬夫自己所說,他們認識到了“蘇聯在非常時期是強大的,但在較為正常的情勢下,我們的制度讓我們處於劣勢”。“我們不得不放棄的東西顯而易見:僵硬的意識形態,政治和經濟制度,與世界上很多國家的對抗,不受約束的軍備競賽。”但對用什麽樣的體制取而代之並不清楚,缺少耐心的蘇聯人急於改變現狀,要求進行激進改革的力量迅速發展,推動戈爾巴喬夫不得不往前走,漸進改革之路走不通。戈爾巴喬夫改革有哪些失誤戈爾巴喬夫的改革未能達到更新社會主義的目的,戈爾巴喬夫自己也不得不提前辭職。造成這一悲劇性後果的原因很多,從根本上說蘇聯領導人長期拒絕改革,積累了太多的矛盾與問題,已經積重難返。但蘇聯並非註定滅亡,戈爾巴喬夫改革的重大失誤,促進了國家的解體和體制的崩潰。

  首先,在改革方針的選擇上,戈爾巴喬夫犯了許多錯誤。

  改革伊始,戈爾巴喬夫仍把重心放在了加速發展機器制造業上(從20世紀30年代開始蘇聯一直如此),同時進行反酗酒和與“非勞動收入”作鬥爭,加重了經濟的困難,特別是日用消費品的短缺。直到1987年戈爾巴喬夫才轉入經濟體制改革,在實施經濟改革後他發現,不進行政治體制的改革就不可能把經濟改革進行下去,不能使改革擁有不可逆轉的保證。這個思路沒有錯,但是它的政治體制改革搞得過激,面鋪得過寬,結果,舊的政治體制被摧毀了,新的又未能運行起來,蘇聯成了隨波漂流的“無錨之舟”。如果戈爾巴喬夫從發展黨內民主開始,實行黨政分開,逐步使蘇維埃成為名副其實的立法機關,理順黨政關系,蘇聯還會重新振興。但是,戈爾巴喬夫教條主義地提出所謂“一切權力歸蘇維埃”這一脫離實際的口號,把立法和行政權都交給這個人數眾多、意見分歧嚴重、工作沒有章法的組織,讓它承擔起領導和管理國家的重擔,顯然是不可能的。戈爾巴喬夫的政治體制改革並沒有起到促進生產力發展和克服經濟危機的作用。

  在經濟體制改革上,戈爾巴喬夫沒有及時糾正價格扭曲的問題,沒有在改革中引入市場機制,在中國改革已經取得很大進展的情況下,蘇聯還視市場和私有是資本主義的,遲遲沒有啟動以市場為導向的改革,繼續把大筆金錢投到傳統項目上,沒有把解決民眾日用消費品需求的問題放在重要地位上,戈爾巴喬夫的經濟改革沒能讓人們體會到改革所帶來的實際物質利益,動搖了人們對社會主義的信念。

  蘇聯是個多民族國家,戈爾巴喬夫卻沒有給予民族問題以更多的關註,未能積極應對民族意識的增長,沒有及時調整各民族共和國合理的權力與利益關系,未能及時革新聯盟。他後來自己也承認:“我們對共和國聯盟的改革也太遲了。這些共和國已經成了真正獨立的國家,有自己的經濟和自己的統治階級。”對於極端民族主義也未能有效遏制,致使民族利己主義和民族極端主義惡性發展,最終使民族主義浪潮衝垮了聯盟大廈。

  第二,沒有依靠蘇共形成領導改革的核心力量。

  蘇聯共產黨早已不是本來意義上的政黨,實際上是管理國家的機關,蘇聯的政治體制確實應該改變,但在取代它的機構建立之前,不能輕易把這個機關棄之不用。蘇共也是維系聯盟的紐帶,它的削弱,必將使國家陷入混亂。戈爾巴喬夫沒有從實現黨的民主化開始,而是從社會民主化開始,不是通過改革黨,使黨更具活力來領導改革。戈爾巴喬夫把黨的幹部看成是既得利益的代表,當成了改革的障礙機制,使黨內阻礙其改革的力量越來越強大,如果說在蘇共27大上全黨都擁護戈爾巴喬夫這個總書記,到蘇共28大時已經有許多人站到了反對他的陣營裏了,到1991年4月全會甚至要罷免他這個總書記,1991年8月19日他們終於發動了廢黜他的政變。

  戈爾巴喬夫沒有建立起堅強的領導核心。在改革初期,戈爾巴喬夫所依靠的葉利欽和利加喬夫,是兩個性格相似——都很固執和不妥協,觀點卻不同,甚至對立的人,領導人之間的政治衝突制約著改革的進行。利加喬夫、雅科夫列夫、梅德韋傑夫先後在政治局主管過意識形態,但他們各有自己的意識形態觀點。利加喬夫和雷日科夫經常發生衝突,作為黨的第二書記的利加喬夫要發揮領導作用,作為總理的雷日科夫希望獨立工作。雅科夫列夫和利加喬夫在1989年關系緊張,1990年雅科夫列夫與雷日科夫關系又趨於惡化。黨內一部分人抱著原有的社會主義模式不放,另一部分人則想對之進行根本改革。黨內的爭鬥不僅導致了黨的分裂,也延誤了改革。戈爾巴喬夫既向保守派讓步,又向激進派的壓力妥協,他允許保守派建立俄羅斯聯邦共產黨,也允許激進派在俄羅斯聯邦權力機關中占據決定性地位,最後這兩派都拋棄了他,其改革也在兩派的夾擊下失敗了。

  第三,忽視了法制建設。

  民主與法制是分不開的,沒有法律約束的民主必然導致無政府狀態,改革需要建立法律規範下的民主體制。但在戈爾巴喬夫改革時期,蘇聯的各級領導人並沒有真正樹立起建設法治國家的意識,在推行民主化、公開性之後,沒有及時加強法制建設,導致無政府主義泛濫。在決定蘇聯命運和改革的問題上,決定一切的仍是權力。

  蘇聯是由多個共和國組成的聯盟,其三部憲法都有加盟共和國有權退出聯盟的規定,這實際上只是招牌,並未真正打算實行。直到90年代初,面對波羅的海三國欲退出聯盟,需要解決如何退出、怎樣退出的問題。1990年4月3日,蘇聯最高蘇維埃才通過了《關於解決加盟共和國退出蘇聯有關問題的程序法》。但是,這個法令沒人執行,沒有一個共和國宣布獨立和退出蘇聯時走了這個程序,而面對各加盟共和國的獨立,聯盟中央沒有任何辦法。1990年6月12日,俄羅斯聯邦最高蘇維埃通過俄羅斯主權宣言,宣布在俄羅斯聯邦範圍內,俄羅斯聯邦法律高於一切,這明顯違反蘇聯憲法,從此開始了“主權大檢閱”,各個加盟共和國都宣稱在本共和國內本國的法律高於一切。蘇聯憲法和法律制度在這些加盟共和國的領導人和代表的眼裏,一文不值。在民族分離運動中,沒有人想想是否合法。

  就重大事件進行全民公決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1991年3月17日,蘇聯全民公決的結果是76.4%的投票者贊成保留蘇聯。但是,葉利欽等人卻置戈爾巴喬夫的努力於不顧,1991年12月8日俄羅斯聯邦、烏克蘭和白俄羅斯3個共和國的領導人簽署的一紙協議,便宣布了蘇聯這個由15個成員(當時還有9個)組成的聯盟國家停止存在。在這裏起作用的顯然也是權力。

  第四,用人的失誤。

  戈爾巴喬夫不會識人用人,最大的失誤是對葉利欽和雅科夫列夫。葉利欽是一個虛榮心、權力欲都很強的人,同時也是一個行政組織能力很強的人,戈爾巴喬夫把他調到中央,只安排他當一個建設部長,顯然不會讓葉利欽滿意。後來,戈爾巴喬夫讓葉利欽擔任首都莫斯科的第一把手,本想讓葉利欽成為推進改革的主要助手,但他並未給葉利欽相應的政治地位,沒有提升他任政治局委員,這對一個首都的領導人來說顯然是不合適的。當葉利欽發難,要辭職而去時,戈爾巴喬夫並未讓他徹底離開政治舞臺。站到戈爾巴喬夫對立面的葉利欽成了一股強大的破壞力量,他們二人的爭鬥成為導致聯盟國家解體的重要因素。雅科夫列夫一直是戈爾巴喬夫看重和信任的人,也是受利加喬夫等人攻擊最多的人,從他發表的言論看,此人與戈爾巴喬夫的信仰不同,戈爾巴喬夫有社會主義信念,堅信蘇聯應該走社會主義之路,但雅科夫列夫對蘇共和蘇聯社會主義采取的是全盤否定的態度。戈爾巴喬夫執政後期所信任和竭力要求蘇聯最高蘇維埃同意任命的亞納耶夫、帕夫洛夫、克留奇科夫、亞佐夫、博爾金跟他的觀點和看法也不同,他們最後發動了反對他的政變,加速了蘇聯的解體。如何看待戈爾巴喬夫的改革蘇聯改革的進程是復雜的,戈爾巴喬夫的思想也是不斷變化的,表面上看是戈爾巴喬夫的改革導致了蘇聯的解體,實際上其根源還在於斯大林體制,是這一體制長期不改革,積累了太多的矛盾和問題。當然,戈爾巴喬夫也犯了一些錯誤,其許多改革措施出臺得過於匆忙,政策改變太快,他囿於傳統思維,遲遲不肯進行價格改革,對私有制、市場經濟也長期排斥。但我們不應該過多地歸咎於戈爾巴喬夫,因為他也是蘇聯體制的產物。

  歷史並不如煙,不能完全以成敗論英雄,戈爾巴喬夫未能保住蘇聯,未能保住自己的寶座,但他開啟了俄國走向政治民主和市場經濟之路,當今俄國的民意也承認戈爾巴喬夫帶給他們的進步,人們有了言論、集會、結社、信仰和遷徙的自由,有了選擇國家領導人、維護自己利益的政治權利,有了擁有財產的權利,沒有人願意再回到原來的模式。

(責任編輯:孔令孜 HB001)

相關新聞

相關推薦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讀書精品推薦

推廣
熱點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