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股票|評論|外匯|債券|基金|期貨|黃金|銀行|保險|數據|行情|信托|理財|收藏|讀書|汽車|房產|科技|視頻|博客|直播|財道|論壇
 
滾動 書訊 和訊書摘 書評 史話 名人 野史逸聞
 
書庫 排行榜 專題 名家訪談 歷史圖片
 
博客 讀書論壇

“飛虎隊”老兵憶來華抗戰:中美人民是一起工作

  • 字號
2016-04-11 07:21:54 來源:中央電視臺 
美國“飛虎隊”成員艾倫·拉森
美國“飛虎隊”成員艾倫·拉森

  抗戰勝利70周年紀念活動新聞中心在北京梅地亞中心二層多功能廳舉行第六場記者會,當年來華參加抗日戰爭的美國“飛虎隊”成員泰德·史蒂文斯的遺孀凱瑟琳·史蒂文斯,美國“飛虎隊”成員艾倫·拉森,蘇軍著名統帥崔可夫元帥之孫尼·弗·崔可夫,抗戰期間法國友人貝熙業之子讓-路易·貝熙業和日本籍八路軍老戰士筒井重雄之子筒井健史,介紹他們眼中的中國人民抗日戰爭,並答記者問。

  “飛虎隊”老兵拉森

  我在71年前的昨天來到中國

  出生於1924年10月的艾倫·拉森,是美國“飛虎隊”成員。他表示,“中美兩國在二戰期間所結下的同盟關系對我們來說不僅具有深刻的意義,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對於我個人的生活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永遠不會忘記當初的這段經歷。我在71年前的昨天來到了中國,當時和中國人民一起參加了抗擊敵人的鬥爭。當時我來到中國,說實話也感到有些意外,當時我們也不是很清楚接下來將承擔怎樣的使命。”

  拉森至今都還時常與中國保持聯系,他回憶說,戰時從駐紮的昆明轉移到重慶後,在美國的母親曾寄給他一個洋娃娃。後來,他把這個洋娃娃送給了昆明醫院一位護士的4歲女兒“嘟嘟”。“一年前,我又跟嘟嘟見面,而且那時正好趕上我90歲的生日,所以這是一個例子,可以用來說明在那個戰爭的最後時間,中國人民和美國人民是一起展開工作的。”

  “飛虎隊”成員遺孀

  那一代不愧為“最偉大的一代人”

  凱瑟琳·史蒂文斯是“飛虎隊”成員泰德·史蒂文斯的遺孀。泰德在二戰期間隨“飛虎隊”在中國-緬甸-印度支那機場服役,擔任陸軍航空隊的C-47運輸機飛行員,戰後曾擔任臨時參議員,並一直致力於加深中美兩國人民的友誼。

  這不是凱瑟琳第一次來中國,而1980年,她第一次來中國時,是和丈夫一起度蜜月。“那次也是我丈夫在1949年離開中國之後第一次回到中國,當時我們和鄧小平見了面。這次我能再次回來和大家見面,感覺非常高興。”

  她說自己很想了解中國人民是怎麽理解和銘記關於“飛虎隊”的歷史:“有一次我的丈夫接受采訪時也被問到他是怎麽看待過去那段歷史的。他是這麽回答的,他說,我是一個生在加州的人,我從小就有一個夢想,就是想有一天成為飛行員,我這個夢想在二戰期間終於實現了。當時我成為一名‘飛虎隊’的隊員,駕駛著C-47運輸機飛越駝峰航線。人們把我們那個時代叫做‘最偉大的時代’。我們當時響應國家的號召來到中國參加戰鬥。現在看來那是被人們遺忘的一場戰爭,我們當初的同事也不多了,能夠回憶起當初那段黑暗歷史的人也所剩不多了。但是如果我們回過頭看一下,當時我們表現出來的英雄主義氣概,我覺得我們那一代的確不愧被稱為‘最偉大的一代人’。”

  “我丈夫後來在擔任美國參議員期間為推動中美兩國關系發展做了很多工作。他這麽做也是希望美國人不要忘記當初和中國的這段關系、這段歷史,也是出於這種原因,他和來自夏威夷的參議員井上健一起在新奧爾良市建立的二戰博物館當中增設了一個專門講述中印緬戰區的展區,希望通過這樣的展覽搭建一座橋梁,讓我們的子孫後代也能夠永遠牢記當時戰爭的慘烈。”

  八路軍日籍戰士遺屬

  父親曾深入日本軍營勸降談判

  筒井健史1951年3月18日出生在中國黑龍江省牡丹江市。筒井健史介紹,其父筒井重雄1945年1月,在山東被八路軍俘虜,後被送到日本工農學校山東分校學習。在八路軍優待俘虜政策的感召下,參加了八路軍,並加入日本人反戰同盟。1945年8月15日日本戰敗投降,但在華北地區的日軍並沒有完全放下武器。筒井作為八路軍代表曾深入日本軍營勸降、談判。1946年3月“東北民主聯軍航空學校”成立,筒井在9月成為中國人民空軍的一員,被任命為航校飛行教官,親手培養百余名飛行員。筒井健史表示,現在可以通過促進中日民間交流來推動中日友好。

  法國友人之子

  多年之後發現先父光榮事跡

  讓-路易·貝熙業的父親民國初年來華,曾任法國駐中國大使館醫官、法國醫院大夫,在抗戰期間,為抗日前線運送藥品掩護愛國青年學生、共產黨幹部、國際友人奔赴革命根據地,為抗戰勇士和平民百姓醫治傷病、分文不取。

  他說:“父親非常熱愛中國,在1937年的時候,他也是第一批目睹了日軍入侵中國的外國人,也是非常積極地參與救治第一批病人的工作。去年習近平主席也說過,我的父親騎著自行車載著中國的藥品,把這些藥品運往離北京40公裏的他的診所。父親多次騎著自行車運輸了一些珍貴藥品、醫療設備等等,這些藥品和設備一直運往八路軍所在地。他也幫助一些中國的情報人員轉移,也幫助轉移了一些無線電的零件等等。直到去年習主席講話之後,我父親所經歷的這些事才再一次躍入人們的眼簾。我父親當時在北京的診所以及他的居所也於最近在北京市政府的主導下得到了翻修,他所居住的地方現在已經成為中法雙邊關系的一座博物館。父親於1954年回到法國,與他同時前往法國的還有他的第二任夫人,也就是我的母親吳似丹。她畢業於輔仁大學,是一名畫家。我於1955年生於法國,在多年之後才發現先父當年所做出的光榮事跡。”

  尼·弗·崔可夫

  計劃建設紀念館緬懷抗戰將士

  尼·弗·崔可夫是前蘇聯著名統帥崔可夫元帥之孫,曾獲“戰鬥榮譽”勛章和“在蘇聯武裝力量為國服務”獎章,現任俄羅斯科學院院士。

  他表示很高興出席閱兵儀式:“我的祖父崔可夫將軍曾經是蔣介石主要的軍事顧問,也和中國人民一起同敵人進行過戰鬥。我曾就讀於伏龍芝軍事學院,現在是俄羅斯科學院院士,同時也是“勝利統帥基金會”成員、崔可夫基金會的主席。我還致力於退役老兵領域的工作。同時,我從小就有一個夢想,就是要將我們中蘇兩國人民兄弟般的友誼不斷鞏固,並且發揚光大。現在我們計劃建立一所戰鬥榮譽紀念館來紀念和緬懷在戰鬥中作出貢獻的將士們。”本報記者 孫毅文並攝 D175

  民革中央副主席

  鄭建邦:抗戰勝利 靠的是團結

  本報訊(記者孫毅)今天上午9時30分,抗戰勝利70周年紀念活動新聞中心在北京梅地亞中心二層多功能廳舉行第五場記者會,邀請民主黨派人士介紹民主黨派對抗日戰爭的認識。民革中央副主席鄭建邦表示,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不是爭誰大、誰小、誰主、誰次,而是為了緬懷先烈,總結那一段歲月的經驗和教訓。

  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中央委員會副主席鄭建邦表示,中國人民在艱苦卓絕的抗戰中所表現的愛國主義精神驚天地、泣鬼神,像張自忠烈士、左權烈士、楊靖宇烈士、趙一曼烈士等等,成千上萬的抗日英烈永遠是我們這個民族的精神脊梁。

  鄭建邦說:“我們今年大家在一起隆重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目的是什麽?目的,我想不是爭誰大、誰小、誰主、誰次。關鍵的,我覺得我們最主要的目的,是通過回顧那段歷史,緬懷我們的先烈,同時,總結我們中華民族走過的那一段歲月的經驗和教訓。抗戰時期,我們那麽弱,但是最後我們勝利了,靠的是什麽?我想靠的是團結。‘九一八’以後,我們國難日深,當時的中國共產黨發出了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號召,以後有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國共合作,所以全國各族各階層人民團結起來,這是當時的侵略者沒有想到的。因為日本侵略者當時號稱要三個月滅亡我們中國,但是沒有想到,四萬萬人民一下子團結起來,那個力量是世界上任何力量都沒有辦法戰勝的。”

  “無論是正面戰場,還是敵後戰場,都是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假設說沒有敵後戰場,我們整個淪陷區都被日本人占領了,那正面戰場是很難堅持持久的抗戰。反過來講,如果我們正面戰場完全垮掉了,這一二百萬日本侵略軍占領了整個中國,那我們敵後抗日根據地的日子就更加艱難。所以,我想,敵後戰場和正面戰場的相互配合,這也體現了我們中華民族在抗戰精神上的一種團結,這是我們取得勝利的一個基本的因素。”D175

(責任編輯:孫建楠 HN010)

相關新聞

相關推薦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讀書精品推薦

推廣
熱點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