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唯美酒不可取代

2016-06-28 10:22:12 國家電網雜誌 

  文/商夏周

  宋朝人愛喝酒,老百姓(603883,股吧)早上起來打一壺喝了,中午再去打一壺,睡覺前不忘記再補一壺,走三步路都恨不得有一家民間酒坊賣酒,算是人生常態。現在的中國人男人以喝酒為榮,但白酒度數太高,並不算多討女人喜歡。然而宋朝的女人似乎喝起來比男人還厲害,我們都知道趙構的親媽媽韋太後從金國“出差”完回南宋以後,就因為喝酒太厲害,把自己每個月的月錢都喝光了。

  回到民間,宋朝作家名氣榜排名第一的柳永,十首詞裏恨不得八首都在喝酒,“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這應該是在青樓裏喝高了寫出來的。

  柳永的另外一首詞:“難忘文期酒會,幾孤風月,屢變星霜。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汀。”這應該是在回憶自己短暫的文人生涯,畢竟柳永同學名揚花間,但凡是他寫的詞,名妓們一唱就能大紅特紅,然而他的理想是報效朝廷,就是因為酒喝多了,管不住嘴巴,被皇帝禦筆特批“讓柳永終身混青樓好了,當官不適合他”,自此官路無望,人生簡直就是大寫的一個慘字,所以之後只能哭訴“當年少日,暮宴朝歡。況有狂朋怪侶,遇當歌對酒競留連。別來迅景如棱,舊遊似夢,煙水程何限。念利名憔悴長縈絆,追往事,空慘愁顏。”不過盡管柳永最後窮困潦倒一生,但死後被美人們爭先恐後送葬,也不算白活了。

  不同的人,喝酒的喜好不同,當時的心情,也不盡相同。

  若是大碗喝酒的梁山好漢,肯定會批評柳永:“小資情調,男人喝酒怎能如此作扭捏之態? ”若是換成唐朝第一嘴炮俠李白出戰,應該是一口喝幹碗裏的酒,瞇著眼拔起劍,諷刺柳永喝酒沒血性。也難怪,畢竟李詩仙“十步殺一人”,是做過大唐劍客的人,“閑過信陵飲,脫劍膝前橫。將炙啖朱亥,持觴勸侯嬴。”喝多了敢叫高力士給自己脫鞋子,玄宗也只能打落牙齒往肚子裏吞,這種風度,我給滿分。

  其實唐朝時期名酒不少,“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綠色的酒,這個口味好像有點重……“蘭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來琥珀光。”晉級到用玉碗喝了,葡萄酒,那就要配傳說的夜光杯。唐酒種類多,品種上名字一報也是一大串,什麽郢州富水、烏程若下、河中桑落、袁州宜春等等。五代十國時期,烽煙四起,唐朝名酒失傳了不少,幸好宋人痛定思痛,在唐朝的基礎上,發展出了大量有宋朝特色的新品種酒類。明人很流行復古,吃宋朝菜式喝復原宋式的酒,未嘗不是對過去優秀文化時期的一種懷念。

  清朝時期,最能代表這個王朝的應該是康乾盛世,從《紅樓夢》中,我們能看到清朝上流社會愛吃愛喝什麽。

  我記憶裏最深的自然是大觀園分吃螃蟹,“黛玉說著便斟了半盞,看時卻是黃酒,因說道: ‘我吃了一點子螃蟹,覺得心口微微的疼,須得熱熱的喝口燒酒。’寶玉忙道:‘有燒酒。’便令將那合歡花浸的酒燙一壺來。”吃螃蟹配黃酒,和我們現在的吃法已經差不多了。合歡花浸的酒沒吃過,但江浙一帶,仍然流行吃用青梅、楊梅泡出來的燒酒,想來做法也是類似的。雖然酒精濃度上去了,但因為加了水果和冰糖,甜甜的利口一些,更加適合女孩多點。不然,也就不會有史湘雲醉臥石凳上,以天為被,以花為枕。

  對於年少時的曹雪芹來說,有酒有美人,那些時光才是回憶裏最珍貴的吧。

  (作者系國內一線作家、影視編劇)

(責任編輯: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唯美酒不可取代》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