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為什麽明代遠比宋代落後

2016-06-28 15:09:11 英才 

  歷史是“進化”的,至少是“螺旋式上升”的。然而對比明宋,我們發現完全不是如此。

  文|張宏傑

  宋朝和明朝相隔僅89年。朱元璋建立明朝的時候,打的是“日月重開大宋天”的旗號,宣傳他要恢復宋代的開明統治。然而這兩個緊鄰朝代,事後卻被證明處於中國漢人王朝發展史上的兩個極端:一個登上了文明的頂峰,一個則沈淪到野蠻的谷底。

  按照我們大部分人對歷史的理解,歷史是“進化”的,至少是“螺旋式上升”的。然而對比明宋,我們發現完全不是如此。

  人身自由的變化

  如前所述,宋代中國基本已經廢除了奴隸制,改為雇傭制。宋代雖然也沿用“奴婢”一詞,但宋代的“奴婢”和以前朝代的意義已經完全不同:在宋代,“奴婢”也是平民,是被人雇傭的,類似於今天我們所說的“保姆”、“阿姨”或者“司機”。他不是主人家的私產,而是自由民。

  宋代法律規定,雇傭奴婢必須訂立契約,寫明期限和工錢,到期之後,主仆關系就解除了,雙方地位完全平等。為了防止出現終身為奴的情況,宋代法律還規定了雇傭奴婢的最長年限不得超過十年:“在法,雇人為婢,限止十年。”

  出於對人命、人權的尊重,宋朝對販賣人口的懲處是極為嚴厲的:“略(強賣)人之法,最為嚴重。”《宋刑統》規定,“略賣人為奴婢者,絞。”比今天把人拐進黑磚窯受到的處理要重得多。

  和今天懲處拐賣婦女兒童的法律不同的是,宋代規定,不光拐賣者要處重刑,買方也要重處:“諸知略、和誘、和同相賣,及略、和誘部曲、奴婢而買之,各減賣者罪一等;展轉知情而買,各與初買者同;雖買時不知,買後知而不言者,亦以知情論。”買家的罪責僅比人販子減一等。這種對人的自由和尊嚴的重視,甚至超過幾百年後的今天。

  然而讀《金瓶梅》等明代文學作品,我們可以發現,到了明代社會,野蠻的奴隸制再度盛行。

  明代的罪犯可以被官府發賣為奴。《金瓶梅》中,西門慶的四妾孫雪娥和仆人私奔被捉,就被“當官發賣”為奴。後為被周家花了八兩銀子買到家裏,成為“燒火做飯”的使女。主人可以像財產一樣,把奴婢隨意送人或出賣。

  比如苗員外就把自家的兩個歌童送給了西門慶。西門慶家裏的春梅原來是花“十六兩銀子買的”,西門慶死後,吳月娘叫薛嫂仍以十六兩銀子賣出去。明代主人可以隨意打罵、體罰奴婢,而奴婢卻不得反抗,《金瓶梅》中奴婢被虐待的情節出現多次,潘金蓮尤其精於此道。

  蒙元的奴隸制傳承

  為什麽會出現這樣斷崖式的文明倒退呢?很顯然,這是元代承上啟下的結果。

  按蒙古軍制,戰爭俘掠的人口,多為軍人私有財產。因此有大量平民在元代征服戰爭中被擄為奴隸。翻開元史,這類記載在史籍中到處可以見到。

  因此元代是中國歷史上奴隸制大面積復活,而且極為興盛的時代。元代奴婢數量極大,“元代奴婢之數已不可確考,最保守的估計,也不會少於百萬戶。”“隱占佃客未納入戶部版籍者,其數約當於奴婢,亦在百萬戶左右。”

  元代主奴關系的法定性質是十分明確的,驅奴“與財物同”,是屬於主人的財產。元代初期規定,“奴有罪者,主得專殺”,就是隨便打殺。後來又規定,“諸奴毆詈其主,主毆傷奴致死者,免罪”,其實也可以理解為格殺勿論。主人有過或犯罪,奴婢如果跑到官府去告發,則被視為犯上:“禁父子骨肉、奴婢相告訐者”。

  這些原則都被明代繼承下來,明代主人也可以隨意虐殺奴婢。比如《金瓶梅》中描寫男仆周義“盜了些金銀細軟”逃走,被主人的兄弟周宣抓住,“拿到前廳,不備分說,打了四十大棍,即時打死”,也沒被追究。

  明代奴婢同樣“世襲”,明代社會存在大量的家生奴婢,畜養奴婢之家,將婢女配與男仆者不少,而他們的子孫亦為主家的奴婢。《明律》規定:奴婢不能控告主人,奴婢不能隨意結婚。因此明代奴隸現象復活,基本上是繼承了元代的政治遺產。

  君臣關系的嚴重倒退

  從漢代到宋代,中國專制政治制度一直在進行著自我調整,逐漸形成了皇帝與高級官員共治天下的觀念。

  漢代就已經有了與文臣共治天下的思想萌芽。“漢宣有言,與我共治者,惟良二千石”。魏晉時代,強大的士族力量更是對皇權形成巨大的約束。唐代的封駁制度正是在門閥傳統下形成的。唐制規定,皇帝下發詔敕,必須首先經過門下省審核,門下省如果認為有失宜之處,可以封還不發,有錯誤者則由給事中駁正。

  宋代是君主集權制發展的高峰。但是與此同時,文臣對君權的制衡也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史學家姚大力認為,唐宋兩朝皇帝制度中,存在著“專制君權持續強化”和“限制君權的制衡程序同樣在增強”兩種趨勢,彼此構成一種“張力”,保證了宋代政治文明向前發展。

  而到了元代,這種“張力”卻遭到破壞,元代君臣關系出現了重大倒退。

  元朝建立之前,蒙古社會基本上還處於“奴隸制時代”。草原貴族無論地位多高,功勞多大,在黃金家族面前,地位都是奴隸而已。

  成吉思汗把手下功績最著的幾名戰將稱為 “四馬”和“四狗”,說他們“是我的能幹的、盡心竭力的奴仆,是我的神箭手,我的快馬,我手上的伶俐的鳥兒,我拴到馬鞍上的獵狗”。元朝建立之後,這種草原上的森嚴的主奴關系,自然就轉化為朝廷上的君臣關系。

  我們甚至可以在文獻中看到,南宋降將範文虎在至元十七年廷奏中自稱奴婢:

  “伯安歹、李占哥招收已前做罪過、私投亡宋蒙古、回回、漢兒諸色人等。聖旨有來。如今出來底也有,不出來底多有。乞降聖旨,委付奴婢並李拔都兒再行招收,盡數出來底一般”。

  在君臣地位如此懸殊的情況下,元王朝對以前中原王朝已經發展出來的那些制構君權的有效制度,自然不可能加以采用,元代沒有恢復具有封駁權的門下省,不設諫官,重要政策多用蒙古文直接發出,不必經由中書省,因此元代成為一個皇權單方面膨脹的朝代。

  這一趨勢被明代繼承下來,並且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朱元璋不但沒有恢復唐宋制度中那些對君權的約束因素,甚至還進一步直接廢掉宰相和相權,僅保留“內朝”禦用秘書班子,這與元朝“家臣治國”的習俗出自一體。明代皇帝多恣意妄為,非常任性,處處流露著“我家天下任我為之”的蠻橫心理,也與元朝“家產制國家”的皇權觀念一脈相承。

  (作者系清華大學博士後)

(責任編輯: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為什麽明代遠比宋代落後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