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中國經濟的“黃石公園”之困

2016-07-05 02:35:51 上海證券報 

中國經濟的“黃石公園”之困

   《危機、挑戰與變革》未來十年中國經濟的風險張 明 著東方出版社2016年4月出版

  ——評張明新著《危機、挑戰與變革:未來十年中國經濟的風險》

  ⊙徐 瑾

  對自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持續高速增長的中國經濟而言,減速不可避免。現在的問題在於,這場減速的終點在哪裏?是類似日本那樣柔軟而漫長的二十余年探底,還是類似韓國那樣劇烈清算後的觸底回升?對於金融危機,我們總是猜得到開始,卻猜不到結尾,甚至在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之前,多數主流學者對危機到來還毫無預測。可以說,金融危機毀滅了世界經濟一次,也成全了危機之後的一代學人。畢竟,這一次金融危機的衝擊,對經濟學也不啻於一次理念大洗禮。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際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張明的新著《危機、挑戰與變革:未來十年中國經濟的風險》也可視作金融危機衝擊下的產物,全書一方面分析了全球金融危機的成因與影響,另一方面即分析了中國經濟的當下癥結,一一梳理危機可能爆發的路徑。更寶貴的是,給出了不少應對危機的政策提議。對中國風險的梳理及應對思考,對去杠桿與防範金融危機的沙盤推演及歷史類比,可說是給人啟發最大的一部分。

  在一次訪談中談及治學之路時,張明曾表示,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給全球國際金融研究造成了很大衝擊,危機後系統性金融風險、宏觀審慎監管、全球金融周期、政策溢出效應等問題的研究都明顯加強。與之對應,他認為國內存在學術研究與政策研究有所脫節的問題,高校研究離政策、現實較為遙遠,很多政策研究又缺乏嚴謹的學術研究支撐,而他的目標是“做接地氣的、簡潔但有說服力的研究,做有理論基礎與實證分析支撐的政策研究。”

  對此,我也有較深感觸:我們之所以對於金融危機爆發表現出如此之多的錯誤以及無知,原因在於金融與經濟之間的隔閡。或者說,我們對金融的理解始終存在隔閡,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在於我們對貨幣理解不夠,經濟學家尤其如此。經濟學往往把貨幣供給當做外生的產物,僅僅由央行決定,其作用僅僅是經濟的面紗。再如對金融關系中最重要的利率,經濟學將其視為由貨幣需求均衡所決定的價格,也往往被簡單化地用凱恩斯的三種動機(交易、預防和投機)來解析——但從金融來理解利率,某種程度上利率應看成違約風險的估值,甚至可以說債務杠桿率的期權定價。

  作為“七五後”經濟學家代表人物,張明早幾年在關於人民幣外匯儲備的爭論中即嶄露頭角,而其學術訓練及理論體系的特點之一,即在於對於金融以及經濟的全面把握。《危機、挑戰與變革:未來十年中國經濟的風險》正是將中國經濟與全球金融結合起來,使以往有所隔閡的金融問題在國際背景下聚首。因此,我以為,在眾說紛紜的當下,張明在國際金融危機演進的回顧、國際貨幣體系改革、金融監管與金融自由化、人民幣匯率、中國經濟去杠桿等問題上的意見很值得聆聽。

  關於中國經濟,除了批判問題之外,國人比較關心如何解決,張明書中有不少篇幅在談解決思路。我個人認為,唯有全面理解危機成因,我們才能正確明白應對危機之道。這一點張明新著給予不少啟發。他回憶在20世紀90年代中國壞賬周期的過程中,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例如通過發行特別國債、成立不良資產管理公司來處理不良貸款。在這個過程中,政府主要關註銀行部門資產負債表的修復,而相對忽視了借款人的資產負債表修復。這一觀察非常敏銳。我們今天很多金融系統存在的諸多問題,原因其實都在金融系統之外。從發放貸款的一端來看,銀行等機構已受到諸多監管,固然可以做到更為審慎,可是如果整體環境不改變,那麽銀行的激勵與理性還是會使信貸流向國有企業與僵屍企業,這也導致目前經濟積重難返的局面。也正因此,未來可能要更為註意從貸款人一端去處理。也正因此,張明強調在下一輪壞賬周期到來時,如何通過重振經濟、提高企業利潤率來提高企業的償還債務能力,是與如何解決銀行壞賬同等重要的問題,他尤其提到日本的教訓在於危機後通過各種措施,不讓事實上喪失了競爭力的企業與銀行倒閉,從而造就了一大批僵屍企業與僵屍銀行,他認為這顯著阻礙了日本全要素生產率的增長,他為此呼籲中國政府不要努力去挽救那些本該倒閉的非系統重要性機構,當然同時應註意控制這些機構倒閉可能帶來的連鎖反應。

  美國的黃石公園廣為人知,作為世界第一大國家公園,這樣的地方最擔心就是爆發火災,因此對於火災分外關心。但是有學者做了研究,結論卻是如果爆發火災頻率加大,那麽其實很少出現大的火災,如果火災爆發的頻率減少,那麽很可能會爆發不可收拾的火災。這種情況,堪稱黃石公園效應。問題在於,我國或許正走到了這樣一個路口,陷入了某種黃石公園效應。正如張明所分析的那樣,鑒於中國政府對宏觀經濟的強大掌控能力以及在實施擴張性財政貨幣政策方面的巨大空間,再加上3萬多億美元的外匯儲備,造成中國政府有能力避免小型局部危機的爆發,結果就是,要麽不爆發危機,要麽就是一次系統性危機。

  張明的這一思路值得重視,尤其對比過去積極控制經濟與遏制危機的思路。從歷史來看,或許正是因為中國政府對於危機的零容忍態度,因此不太容易接受經濟體一些稍微出格的事件,這才導致經濟體各種剛性兌付以及債務堆積,致使我國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