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人類經濟將陷入長期蕭條和衰退嗎

2016-07-09 03:29:09 中國證券報 

  □向松祚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期間,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到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參加一個儀式。活動期間,女王耳邊聽到的盡是人們談論金融危機如何糟糕,經濟衰退將如何嚴重。對經濟學毫無興趣的女王陛下忍不住問身邊的經濟學者和官員:“為什麽沒有人預測到金融危機?”

  女王的問題非常有名。英國《金融時報》首席評論員馬丁·沃爾夫的著作《轉折與衝擊》引用過,德賽教授的新著《自大》同樣引用了這個故事,版本略有不同。德賽先生身為倫敦政治經濟學院資深退休教授和英國上院議員,我不知道他當時是否與女王同臺。但他撰寫新著或許正是受到了女王問題的刺激。是啊,經濟學者能夠告訴我們,金融危機和經濟危機到底是怎麽回事兒嗎?能夠告訴我們經濟周期究竟是怎麽回事兒嗎?經濟學者能夠幫助我們避免金融危機或抹平經濟周期嗎?

  《自大》試圖回答這些富有趣味且極具挑戰的問題。德賽教授心目中傲慢的經濟學家是當今世界所謂的主流經濟學家,主要是那些高居著名學府和政府廟堂激揚文字、指點江山、地位顯赫的經濟學家。為什麽說他們傲慢呢?有兩層意思:一是經濟學者自稱(或曾經自稱)能夠擺平經濟周期、挽救或防止金融危機和經濟衰退。二是經濟學者發明出一套理論模型,幹脆否定了金融危機和經濟衰退發生的可能性。根據他們發明的美妙無比的偉大數理模型,主流經濟學家認為自由市場經濟體系天生具有自動邁向均衡的內在力量,危機、衰退、蕭條、動蕩、周期怎麽可能發生呢?如果真的發生了,那純粹是一個意外,經濟體系的內在力量將很快自動回到均衡。

  傲慢經濟學家的第一陣營通常被稱為凱恩斯主義者。自從聰明絕頂的凱恩斯先生發表震驚學界的《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開啟現代宏觀經濟學革命以來,經濟學很快成為“顯學”,經濟學者“出將入相”,協助政府制訂大政方針,促進就業和通貨穩定,抹平經濟周期,一時間能耐非凡,風光無限,說是自豪也罷,說是傲慢也可以。凱恩斯主義的政策主張是需求管理政策,即政府操控財政政策、輔之以貨幣政策,就能夠穩定經濟,實現經濟持續平穩增長,甚至可以實現無通貨膨脹的永久經濟增長。大名鼎鼎的諾獎得主薩繆爾森托賓莫迪格利安利、索洛、莫裏斯·阿萊等,都是著名的凱恩斯主義者,都曾經擔任總統和政府經濟顧問。德賽教授長期任職的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亦有許多凱恩斯主義者。1960年-1970年的十年時間裏,凱恩斯主義理論從希克斯著名的IS-LM模型演變為著名的菲利普斯曲線—通貨膨脹和失業率之間有一個此消彼長的數量關系,經濟學者運用起來就好像工程師使用牛頓力學那樣簡單順手。然而,好景不長,1970年代肆虐西方世界的“滯漲”困境讓眾多凱恩斯主義者走下神壇,傲慢變成羞愧和慚愧。

  殊不知,一種新的傲慢取代了舊的傲慢。1970年代,以弗裏德曼為首的貨幣主義取代凱恩斯主義,成為西方經濟學的新主流,很快演變為以盧卡斯理性預期學派為首的新興古典經濟學。弗裏德曼以他漂亮的理論和雄辯的口才將凱恩斯主義的需求管理政策拉下神壇,自由放任的政策哲學成為新主流或新教條。理性預期學派以復雜高深的數理模型證明經濟體系是一個自動邁向均衡的體系,經濟體系沒有內生力量和內在機制導致危機、衰退、蕭條和經濟周期。理性預期學派的一個極端分支是尤金·法瑪的有效市場假說,該假說認為金融市場總是有效的,金融資產(股票)價格總是能夠準確地反映背後的實體經濟狀況,所以金融市場不可能產生內生的危機,如果有危機或波動,那也是某種突然的外部衝擊,市場將很快吸收之,均衡之。好家夥,原來天下本無事,乃是庸人自擾之,就像馬歇爾百年前所說的那樣:“上帝端坐天堂,人間平安無事”,多美好的一幅景象!如此美妙絕倫的假說很快征服西方經濟學術界,成為真正高大上的主流經濟學說,弗裏德曼、盧卡斯、尤金·法瑪皆榮獲諾貝爾經濟學獎。然而,經濟學者高坐象牙塔可以不問世事,現實中的金融危機和經濟衰退卻經常發生。德賽教授說經濟學者傲慢,主要是指他們罔顧事實,自娛自樂罷。

  《自大》一書的大部分內容是經濟思想史,從重商主義開始,經過洛克、休謨、亞當·斯密、李嘉圖、馬克思、瓦爾拉斯、維克賽爾、馬歇爾、熊彼特、凱恩斯、弗裏德曼、薩繆爾森、盧卡斯、直到當代經濟學家群體。正如德賽教授自己所說,他是“一個經歷過甚至是參與經濟學說演變進程的人”,所以他敘述經濟思想史,信手拈來,如數家珍。讀者沿著他的思路和敘述,猶如觀賞西方經濟學說歷史演變的長篇畫卷,能夠理解德賽所批評的“經濟學家的傲慢”是如何演變而來的,理解德賽教授所憂心的經濟學研究範式和思想方法的變化,即“經驗研究被先驗推導所取代,不確定性與質疑被確定性與傲慢取代”。德賽教授自己“竭盡全力抵制這種變化,努力運用經驗研究方法,結合對經濟學傳統理論的深刻認識,試圖通過系列事件來解讀這個世界”。但他承認“這註定是一項未竟事業。”

  傲慢的主流經濟學家自然無法回答這些問題。所以德賽教授希望從主流經濟學者眼中的“地下經濟思想”那裏尋找靈感。所以他特別重視馬克思、熊彼特、維克賽爾、哈耶克和康德拉季耶夫的經濟周期理論。德賽說“我運用馬克思、熊彼特、維克塞爾和哈耶克的觀點,以資本主義動態不均衡的視角提出另外一種解釋。我的方法有一個優點,那就是能夠在政治變化的大背景下,將全球背景和現實金融力量各自扮演的角色和相互影響都考慮在內。”

  他尤其重視熊彼特的經濟周期“長波理論”和康德拉季耶夫計算的著名的“長周期”。德賽教授根據康德拉季耶夫周期的計算結果,對未來全球經濟趨勢非常不樂觀。他的基本結論是:“當前經濟衰退的嚴重程度可能歸因於一個始於上世紀70年代的長周期,如康德拉季耶夫長波周期和一個短的10年周期的重疊。”如果真是如此,我們將看到至少長達10年-15年的經濟下行期,從2009年算起,直到2025年甚至2030年。

  當然,全球經濟前景或許並不像康德拉季耶夫周期理論所預測的那樣糟糕。首先是康德拉季耶夫周期本身並不準確,時間誤差相當大;其次是康德拉季耶夫長周期背後的力量太復雜,人口增長、技術創新、重大政治事件等無所不包,我們可以相當準確地預測人口變化和技術創新趨勢,卻很難準確預知重大政治事件的發生。

  無論未來全球經濟前景如何,《自大》所提出的問題極富挑戰性。德賽教授試圖建立一個新的理論架構以解釋人類經濟的周期性波動。他的思想來源有三個:一是康德拉季耶夫和熊彼特倡導的長波理論;二是馬克思-古德溫根據工資和利潤占總國民收入比例變動所推導的經濟周期理論;三是維克塞爾-哈耶克基於市場利率圍繞自然利率波動而演繹出來的短周期理論。

  書名:《自大——無視危機的經濟學家與經濟周期探尋》

  作者:(英)梅格納德·德賽

  出版社:人民郵電出版社

(責任編輯: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人類經濟將陷入長期蕭條和衰退嗎》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