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這裏支持叛逆寬容失敗卻從不迷信權威——讀吳軍《矽谷之謎》

2016-08-02 04:04:12 上海證券報 

  ⊙程大慶

  在大工業時代,一個地區的發展常靠一個核心產業或一個產業裏一兩家大公司。以美國為例,19世紀末紐約北部的發展開始主要靠國際商業機器公司(IBM)和電工設備制造公司(GE),以後是曼哈頓,匹茲堡主要靠鋼鐵業,代表性公司是卡內基,底特律主要依靠通用、福特、克萊斯勒三大汽車公司,新澤西主要靠電話電信產業,西雅圖主要靠微軟公司,而矽谷依靠半導體起家最後轉變為信息產業獲得全面成功。矽谷的成功,不在於為美國提供了多少GDP,技術有多先進,也不在於是美國經濟的主要動力之一,而在於它不斷創造卓越,引領世界科技發展潮流,這既包括它孕育出了如仙童、英特爾、谷歌、特斯拉等偉大公司,斯坦福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等世界一流名校,催生了一種高效風險投資機制,培育出眾多風投公司,更在於它擁有世界情懷的理想主義,在歷次技術革命中都沒有落後過,這是矽谷獨一無二的奇跡。

  從地理位置說,矽谷屬於美國,但從技術發展、商業流通、移民來源、信息交流、做事方式方法上來看,矽谷更該被看成是世界的。矽谷的發展大致分為三個階段:從誕生到上世紀70年代中期為第一階段,這是世界從工業時代向信息化時代邁進的前夜(以半導體工業為主);從70年代中期到2001年為第二個時期,即信息時代階段(以軟件和互聯網為主);2001年迄今屬於後信息化時代,矽谷的創新覆蓋了許多領域。

  上世紀80年代,矽谷沒有依靠政府對產業的支持而選擇了依靠私營企業自由競爭立足半導體產業作為支柱,仙童公司的諾伊斯發明的集成電路把該公司帶入了黃金時代,此時仙童公司已是世界半導體產業三強之一了,它培育了大量新技術管理人才。在矽谷發展的第一階段,仙童公司給矽谷定下了發展基調:不以政府支持的國防軍工和政府大系統為矽谷的主要產業,而以生產世界上每個人每個產業都要用到的半導體為主要產業,通過派生出來的風險投資,為矽谷的今後轉型做好了資金、人才和制度設計上的準備。仙童後來派生出了英特爾等92家著名公司,其中有30家是上市公司,其總市值高達2.1萬億美元,超過全球任何一家上市公司,而且還超過印度巴西俄羅斯加拿大任何一國當年的GDP。

  矽谷從一開始就跳過工業時代的許多過程,直接按信息時代特征建立起產業中心,以其特殊的人與人之間關系,多元文化,對外來事物的包容,特別是對叛逆和叛逆精神的包容寬大,在原來的公司裏孕育出更具競爭能力新的公司。一直站在產業變革最前沿的矽谷,在很大程度上推動了斯坦福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等強勁的發展。這些世界一流大學雲集在矽谷,借助矽谷的發展取得了一系列令人驕傲的成就:斯坦福大學孕育了很多IT公司和互聯網公司及其代表性人物,如:Google的佩奇和布林、雅虎的楊致遠和費羅等;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早在1951年就研制出第一臺加州大學數字電子計算機,伯克利人成功創辦半導體公司非常多,其中就有蘋果公司創始人沃茲尼克、英特爾公司創始人摩爾等;伯克利人還創造了創新文化(300336,股吧)的基礎:嬉皮士文化;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在醫學生物學領域非常著名,孵化出很多有名的生物化學公司,最著名的是基因泰克,它的五位諾貝爾獎得主全集中在醫學領域,它的UCSF器官移植規則被醫學界認為是器官移植的黃金標準,它發現了維生素E,發明了乙肝疫苗,確診了世界上第一列艾滋病患者,到上世紀80年代矽谷成了世界最大的生物醫藥公司的聚集地。最終矽谷出現了“南IT,北生物”的新型產業結構布局。

  利用計算機開拓全新領域的應用,風險投資的成功運用,特殊的生產關系勞資關系(從過去的雇傭關系轉變為契約合作關系)的改革,在資金制度創新思維的幫助下,完全依靠商業的力量,依靠每個人在最大化自身利益的同時,給整個社會帶來正向效應,這一偉大的轉變過程,讓風險投資人,創業人真正得益,這就是矽谷軟件業迅速崛起的主要原因之一。 上世紀80年代,計算機軟件這一新興市場的出現主要得益於眾多大型軟件公司的問世,如做遊戲的藝電(Electronic)、做圖像處理和排版軟件的(Adobe)、做財務軟件的(Intuit)、做安全門軟件的賽門鐵克(Symantec)、做電路設計的(Synopsis),ISM公司的Almaden開始轉向數據庫軟件DS2開發並從事相關IT服務工作等等,矽谷就這樣悄悄地由半導體行業轉向軟件行業。目前,在全球最大的10家軟件公司中,除了德國SPA和瑞典愛立信,剩下的8家公司全都在美國,在全球100家大型軟件公司,中有80%以上是美國的公司,而其中有一半在矽谷。

  正如說到投資,人們就會想到華爾街一樣,說到風險投資,就得說到矽谷一條不長的大街——門羅帕克的沙丘路,那裏集中了世界上最大、最多的風險投資公司,是矽谷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矽谷的風險投資歷史悠久,數量大,回報高,占據了全美國風險投資金額的 40%左右。矽谷風險投資的傳奇,首先來源於人物傳奇。矽谷風險投資的教父洛克,投資的第一家公司是仙童,第二家英特爾,第三家蘋果,此後矽谷風險投資最著名的投資人基本上都是來自“仙童系”人馬,而且類似仙童系掌管的凱鵬華盈、紅杉資本都獲得了很大成功。通過這樣的風險投資,矽谷最終找到了一種讓風險投資盈利常態化並能不斷孕育出新的偉大公司的方法。當矽谷風險投資從個人隨意性投資行為變成規範化產業時,風險投資的成功將不再是彩票中大獎那樣的個案,而成為有規律可循的常態了。

  矽谷有種與眾不同的特質:叛逆精神和對叛逆的寬容與支持,特殊的多元文化,堅持不懈地追求卓越而拒絕平庸。矽谷獨特的政治和文化,是在追求各族群平等機會的同時更強調個人奮鬥並獲得進步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當遇到困難時,矽谷人力求依靠自己的努力走出困境,凡事強調自己動手。矽谷獨特的文化與肖克利等八個叛徒聯系在一起,而“叛徒”這個詞在矽谷文化中早已含有褒義了,它代表一種創業精神和創新思維。

  談矽谷的文化因素,不能不提車庫文化、多元文化、寬容失敗文化、工程師文化。Google曾有過多次失敗,曾花掉太多錢,曾耗費了多個項目仍然不成功,但始終沒有要求任何人承擔決策或運作失敗的責任,更沒有處罰過任何人,一直在堅持研究堅持投入,直到Google+正式成功。寬容失敗可讓創新者走通其他人不敢走的路,“成功的關鍵在於善於失敗”(托謝姆之語)。矽谷的工程師文化有兩層含義:其一,類似生產資料、股權資本、儀器設備等不像原來那樣的重要,人的創造力成為商業成功第一因素;其二,擁有專業知識的工程師本身被當作基層管理者,實際掌握知識和技能的人才是財富的真正擁有者。工程師文化強調的自己動手解決問題(Do it yourself),將策略性解決問題的過程應用於產品、系統、服務,及體驗的創新。

  在矽谷有上百名世界頂級科學家(包括60多位諾貝爾獎獲得者),但矽谷從不迷信權威,堅信自己比他人幹得更好,這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不受專業約束、看重實際能力、敢為天下先。真正弄科學的人都知道,科學是一種方法一個過程而不是一個結論,結論究竟正確與否,不能看由誰說出來,而是要看是如何得到的。

  著名風投公司凱鵬華盈的投資人多爾,其實對金融與財務一竅不通,但他常用一種很奇怪的思維方式判定一個公司或項目的價值,他的標準與華爾街投資人完全不同。在他看來,如果創業者能證明這是件可以改變世界的事,他就投資。這種思想指導,讓他收獲了24億美元財富。在過去50多年,沒有任何金融財務背景的凱鵬華盈在風險投資領域中的回報始終是最高的。2013年獲富蘭克林生物獎的薩爾茲伯格,大學本科是英文專業,後來成了計算機科學教授、生物學研究者,並因此獲獎。這些令人吃驚的結局,外行顛覆內行專家的結果,見證了矽谷文化的非凡與魔力。

(責任編輯: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這裏支持叛逆寬容失敗卻從不迷信權威——讀吳軍《矽谷之謎》》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