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精準預測的秘訣

2016-08-06 03:45:07 上海證券報 

  《超預測》預見未來的藝術和科學 (美)菲利普·泰洛克丹·加德納 著 中信出版社2016年7月出版

  ——讀《超預測》

  ⊙曾靖皓

  人類是否能預測未來?這是個從古至今一直爭論不休的話題。

  自近代自然科學興起以後,數學、物理、化學、生物等學科不斷發現自然物質運行的規律,這大大增強了人類掌控未來的信心。膨脹的自信讓許多學者企圖將社會學科也拉入自然科學的軌道,樹立起自然科學那樣機械式的“鐵律”,以此作為人類行為和社會發展歷史的解釋,並作為預測人類行為和社會發展方向的依據。

  只是這樣的努力顯然是徒勞的,由於社會學科的非實驗性、唯一性和非重復性等特殊性質,無法得出像自然科學那樣精確的規律。正如美國歷史學家麥克尼爾所說的那樣:“在確立被觀察的東西時,觀察者的作用總是妨礙歷史學家、經濟學家和社會科學家努力獲得永恒的、客觀的真理。”沒想到,這一問題如今也同樣困擾著自然科學家,比如著名的“測不準原理”,讓我們看到測量行為不可避免牽涉被測量的東西,自然科學家同樣作為觀察者存在,他們自身的知識、觀念、信仰和現有手段的限制,無疑也在影響他們的研究結果。

  那麽,人類對未來的預測就完全無能為力了麽?當然不是,像自然科學那樣以基本恒定的規律方式去預測未來雖然已被證明行不通,但是設法評估未來顯然還是可行的,而且也是人類生活越來越所依賴的,比如天氣預報,比如市場走勢分析,再比如國際政治關系判斷等等。

  可問題來了,既然人類無法準確地描述未來,又怎麽能去預測呢?美國學者菲利普·泰洛克和丹·加德納在《超預測》中很好地解釋了這一問題,並且總結出了一套預測未來的有效方法。

  賓夕法尼亞大學教授菲利普·泰洛克是著名心理學家,他和妻子芭芭拉·梅勒斯是已開展多年的預測研究項目“精準預測項目”的共同負責人。丹·加德納則是一位屢獲殊榮的新聞記者。無疑,他們對預測的局限性有充分的認識,認為對人類社會和行為進行決定論式的長期預測都是不可行的,那不過是宗教預言的世俗化,把必將到來的“上帝之城”變成了人間的烏托邦而已。在他們看來,預測要行之有效,必須將其與自然科學的規律性預測嚴格區分開來。

  這大致有這麽幾個步驟,一是要認識預測的實質是概率評估,並不是非此即彼的決斷。如果我們預測明天紐約很有可能下雨,而第二天紐約是大晴天,是否我們的預測就失敗了呢?按慣常的理解的確如此。但這是對預測性質的嚴重錯誤認識。“很有可能下雨”只是此次預測的一面,其實它隱含著“有較小的可能性不下雨”。足見,預測只是標示結論發生的可能性大小,以表明預測者對未來事件的傾向性認知,而並非一種決斷性的預判。

  二是要看到預測有較強的時間限制。過去的預測往往在時間上是模糊的,以避免預測錯誤,這也無限延長了預測本身可驗證的時間範圍。這種狡猾的策略,實質上讓預測變成了一種毫無意義的文字遊戲。比如,預測股票走勢,預測者往往會以“短期”、“最近”、“長遠”等模糊字眼來描述預測時間,這實際上將預測結論拋給了投資者,讓他們以自己的理解來替代預測,這就讓預測變得基本沒有價值了。所以,預測必須有明確的時間限制,比如一天,一個月,一年。兩位作者調查發現,三個月到一年的預測準確率通常最高,三年以上的預測,準確率會顯著下降。雖然,預測的時間範圍無法絕對劃分,比如股票的短期走勢預測準確率顯然要低於長期預測。充分認識到預測本身的時間性,是正確判斷和運用預測的關鍵所在。

  三是真正的預測必須是有明確的數字表達,而不是模棱兩可的文字描述。既然預測是一種概率評估,那麽“很有可能”、“可能性小”、“大概”、“也許”這樣的字眼自然就無效。非得將預測的概率以數字方式表示出來不可,諸如70%、40%等等,而好的預測總是可以將數字精確到個位數,比如31%。

  四是預測是可以用一套科學的方法來標準化評價的,以此估算預測者做出判斷的準確率到底如何。這就是布萊爾評分系統,用以計算預測內容與實際情況的差距。

  按上述理解,兩位作者對比和分析了過往的預測理論和實驗,並通過布萊爾評分系統跟蹤研究超過2800名預測的比賽參與者,最終發現有少數人在長時間的預測中都保持了高準確率。照過去的理論,大部分預測內容都是正反兩面,次數越多越接近50%的概率,在長時間預測之後,大部分預測者得分也會在五五開附近。少數人能擺脫這個規律成為超級預測者,並不是他們在智力、學歷、知識水平或掌握的資料上勝人一籌,更不是運氣好,而是他們保持了正確的思考方法。

  比如,充分考慮未來的不確定性。超級預測者都是狐貍而不是刺猬。他們充分認識到世界的運行不是線性模式,而是一種混沌狀態,不可知、不確定的因素始終是主宰未來的力量之一,所以超級預測者的預測內容都會充分保留其他可能性的位置,而不是像刺猬型的預測者那樣以高度自信給出較為絕對的答案。

  又如,采用拆分問題的方式預測。預測的問題往往宏觀而簡潔,基本沒有在問題中去發現線索的可能性,將預測問題拆分將是最佳預測辦法。比如預測芝加哥市年度內鋼琴調音師數量。從題目上基本無從下手,但如充分考慮回答這個問題的必要信息,並將其轉化為新問題,預測路徑就很清晰了。可將這個預測化解為幾個問題:芝加哥的鋼琴數量,每臺鋼琴每年所需調音的平均次數,調音所需時間,調音師年度工作時長等,收集這些信息就可按一定邏輯給出預測。作者通過這個方法得到的數字,非常接近真實數據。

  再如,采取蜻蜓復眼式的思維,也就是多視角觀察事物。一般情況下,預測者都喜歡從內部視角預測,就事論事。比如預測一家有獨棟住宅的中下層意大利移民擁有寵物的可能性有多大。預測者往往會去調查該家庭的收入狀況,子女數量,信仰狀況等等,然而這些內部視角忽略了一個事實:這個社區養寵物的家庭比例為62%,這個比率是預測的基礎概率,對這個家庭的預測必須建立在這個比率之上。拋開事物的具體細節,從多視角思考,很多時候會發現一下子變得豁然開朗。

  還有,堅持“群體智慧”大於個人能力的原則。這並不是說綜合多個人的思考就行了,兩位作者強調的是建立起表達充分自由的預測團隊,並讓隊員提出更多反對意見和其他可能。在充分吸收更多意見的基礎上,超級預測才有可能。

  最後,還要善於推翻和不斷修改自己的預測。預測對象一直在變,未來並未到來,所以不能預測一次就萬事大吉,根據變化不斷地修正思考才可能讓預測更接近真實。

(責任編輯: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精準預測的秘訣》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