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中國奇跡”下的繁榮如何延續

2016-08-25 08:30:00 和訊網 

“中國奇跡”下的繁榮如何延續

  書名:《真實繁榮》

  作者:潘向東

  出版社: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6年8月

  內容簡介

  為了探討中國經濟持續繁榮之路,本書首先從持續繁榮的路徑進行分析,然後以歷史上各國興衰的經驗為基礎,得出制度僵化是一國衰亡的主要原因。作者通過研究改革開放30多年來的經濟發展經驗,發現是中國的改革周期演繹出了中國的經濟周期。一個經濟體假若缺乏市場秩序,加快市場自由化的過程必然是災難,必然會成為權貴資本的盛宴。資本是實體的“糧草”,金融資源的錯配必然制約經濟的持續發展,因此改革的突破口必然是金融改革。

  作者簡介

  潘向東,經濟學博士、博士後,中國銀河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所所長,中國財政學會第九屆理事會常務理事,“財經改革發展智庫”專家委員會委員,中國證券業協會分析師專業委員會委員,中國首席經濟學家理事會理事。曾任《經濟研究》和《世界經濟》的審稿專家。先後主持或參加國家社科重點項目、國家社科基金、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博士點基金、博士後基金等。

  書摘

  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美國的凡勃倫、康芒斯、米切爾等為代表的制度經濟學派就熱衷於從制度的視角去探討繁榮。他們秉承德國歷史學派的研究方法,主張運用具體的實證的歷史主義方法,強調從歷史實際情況出發,強調經濟生活中的國民性和歷史發展階段的特征。他們當時在美國的影響力遠遠超過其他經濟學派,其原因是“後發追趕”的美國,亟須有別於“日不落帝國”發展的理論支撐,這與當前的中國相似,亟須經濟理論支持以尋求如何實現經濟的“真實繁榮”。重視非市場因素的研究,使他們的研究內容是跨學科的,包括法律、歷史、社會和倫理等各方面。

  率先把制度納入新古典分析框架去探討經濟繁榮發展的是科斯。他通過引入邊際分析方法,分析邊際交易成本,解釋了現實制度的內生化及其對經濟績效的影響,使制度經濟學在方法論上不再與主流經濟學相對立或漸行漸遠,而是呈現出“合流”或“融合”的傾向。諾斯把科斯以後的制度經濟學稱為“新制度經濟學”。

  本書既不準備像制度學派一樣跨學科去研究中國經濟發展問題,因為其他學科我知之甚少,也不準備像“新制度經濟學”一樣在新古典經濟學框架內去探討交易費用的問題,因為實用性會打折扣。本書準備從制度和制度安排的角度去探討“真實繁榮”。

  從實用性的角度去探討“真實繁榮”,這是筆者多年從事投資銀行研究養成的職業習慣。與機構投資者交流經濟與金融形勢時,他們的問題總是直接而務實。

  如何進行大類資產配置,是機構投資者最為關心的問題之一,其實這隱含了一個需要探討的背景問題,就是中國未來能“繁榮”多久,能否實現“真實繁榮”?假若中國未來不能實現繁榮,那麽現在在中國做任何的大類資產配置都意義不大,即便通過做空獲得投資收益,但最後本幣貶值也會導致購買力所剩無幾。假若中國未來還能繁榮十年,那麽需要思考大類資產配置的時間周期也同樣只有十年。假若中國未來能實現“真實繁榮”,那麽未來中國的股神將代代湧現,根本不用去羨慕股神巴菲特

  股神巴菲特說:沒有誰靠做空美國賺過錢。確實,美國自南北戰爭之後,經濟就繁榮到現在,所以巴菲特做多美國股市自然會搭上便車。假若20世紀80年代以來,巴菲特依照他做多的思路,在拉美國家做資產配置,恐怕不是傾家蕩產,也是損失慘重,即便他對公司研究有獨到見解,高人一籌,但在國家系統性風險面前,這些都變得微不足道。做資產配置最為關鍵的是把握方向,就像我們乘坐滾梯,假若電梯往下,我們想往上走,不知道要多努力才能前進一小步,並且稍不註意就被電梯帶下去;假若與電梯的方向一致,即便不走,也能跟著上去,當然跟著電梯方向努力走的,前進得更快。這充分說明,過去半個多世紀以來,為何股神出在美國,而沒有出在其他經濟體。

  中國經濟能繁榮多久?中國經濟能否實現“真實繁榮”?如何實現“真實繁榮”?

  要去研究這麽一個宏偉的問題,估計大多數研究者都會選擇回避,因為,首先這問題研究的範圍太廣,很難用數據說清楚,其次研究跨度太大、限制條件太多,很難準確把握。經濟研究者更願意在限定條件下建立數理模型,然後采用計量經濟學方法運用數據對模型進行檢驗;或者,通過案例研究,提出經濟理論及政策建議。前者需要研究的是制約因素的選擇,而後者研究的是制約因素內的選擇。借用楊小凱教授的研究觀點,就是前者探討角點解的問題,而後者探討內點解的問題,復雜程度不是一個數量級。越復雜的問題,越難說清楚,其科學性也可能越差。

  但作為在“前沿陣地”探討“資產配置”的研究者而言,我們又無法回避對這一問題的思考和研究,大的方向判斷不準確,任何後續的研究工作也就缺乏意義。作為經濟研究者而言,對數據分析都會“掘地三尺”,很難被“虛假繁榮”所迷惑,但往往容易迷失在數據揭示的“繁榮幻覺”之中。印度經濟學家帕特爾於1961年發表論文,以無可辯駁的數學計算進行預測:擺脫了英國殖民統治的印度將會在大約30年之內,在人均收入上超過法國,隨後便會趕超美國。當然在50年之後的今天,我們都知道這一預測結果與實際發展大相徑庭。一旦對大的方向出現判斷失誤,不管他當年的數學計算多麽“嚴密”,他的研究也變得黯然失色。假若當年從事全球資產配置的投資者聽信於他,估計即便沒有破產,也應飽受了痛苦煎熬,更別幻想成為“巴菲特”了。

  基於制度的視角去探討“真實繁榮”,那麽什麽樣的制度安排可以實現繁榮?什麽樣的制度可以實現“真實繁榮”?

  糟糕的制度安排,大家都會嗤之以鼻。但一些在西方成熟經濟體成功實施的制度安排,移植到發展中經濟體,就出現了“變異”和“扭曲”,有人說,那是由於“發展中經濟體的人不行”,這些經濟體的人善於鉆營,再好的制度安排到這些經濟體都會“南橘北枳”。其實這是誤解!設計得再精美的制度安排,假若背離經濟體的發展階段和國情,帶來的其實是大家對它的“美好幻覺”,並不“真實”。唯有適合經濟體發展的制度安排才是“真實” 的。

  對任何經濟體而言,沒有好與壞的制度安排,只有適合與不適合的制度安排。一段時間適合經濟發展的制度安排,隨著經濟的進一步發展,可能將演化為不適合經濟發展的制度安排。但人的慣性思維,容易沈溺於過去成功過的制度安排,或者移植其他經濟體取得過成功的制度安排,而忽視了自身經濟發展不斷變化的客觀環境,從而導致制度安排僵化或制度安排移植過程中“水土不服”,制約了自身經濟的“真實繁榮”。

  因此,實現“真實繁榮”的精髓在於建立可以實現“真實繁榮”的制度體系。在此制度體系內,制度安排能更加柔性地根據發展環境的變化實現動態調整,能有效避免利益集團的固化和制度安排的僵化。相比較於人類歷史上制度安排演進的其他兩個發展路徑——“革命”或“改良”而言,這個“第三條”發展之路的衝擊成本更小,可控性更強。由於利益集團沒有固化,社會發展過程中出現的矛盾都能在“常態化”的制度安排調整過程中得到有效化解。

(責任編輯:孔令孜 HB001)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中國奇跡”下的繁榮如何延續》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