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張獻忠沈銀被盜案引謎團:這枚金印主人到底是誰(圖)

2016-10-20 09:20:31 四川在線-華西都市報 

  原標題:“張獻忠沈銀”被盜案引出金印謎團 永昌大元帥印主人是誰

被追回的“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印面為九疊篆文。
被追回的“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印面為九疊篆文。
印臺上陰刻“永昌大元帥印”。

  印臺上陰刻“永昌大元帥印”。

  “張獻忠部隊中,沒有人用過‘大元帥’這個稱號,為何推斷金印是張獻忠所有?”10月18日,中國社科院歷史研究員、清史專家周遠廉,在看過華西都市報江口沈銀系列報道後,發出疑問。

  同樣發出疑問的,還有周遠廉師弟、巴蜀文化專家、《張獻忠傳論》作者袁庭棟。"永昌’不是張獻忠的年號,而是李自成的。這個永昌大元帥到底是誰?”

  專家們提出疑問的金印,正是在本次“張獻忠沈銀”被盜挖倒賣案中,被警方追繳回的國家一級文物“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據犯罪嫌疑人供述,此印確是從彭山江口沈銀遺址附近摸出。同時,參與本次文物鑒定的中國錢幣博物館專家也向記者表示,金印幾經鑒定,推斷應是張獻忠所有,對其加大研究,可填補明史空白。

  

  學界發問

  永昌大元帥到底是誰?

  張獻忠部隊中,沒有人用過“大元帥”這個稱號,為何推斷金印是張獻忠所有?

  “永昌”不是張獻忠的年號,而是李自成的。這個永昌大元帥到底是誰?

  86歲高齡的文史學者周遠廉,就住在張獻忠寶藏所在地彭山。作為彭山女婿,他在這裏已經住了7年。從老人的窗外望去,便是彭山江口。800萬金印轉手賣了上千萬?周遠廉對此並不關心,他只是對金印主人生疑。在他的印象中,張獻忠部隊裏,好像沒有大元帥這個稱號。

  周遠廉在川大歷史系的師弟、50年前就開始研究張獻忠的袁庭棟,也在青城山下呼應:“師兄記憶不錯,張獻忠部隊裏,確實沒有大元帥這個設置。”

  袁庭棟說,看了相關報道後,他也感到很奇怪。他雖堅信張獻忠曾和楊展,在彭山江口有過一場激戰,並以張獻忠大敗收場——“張獻忠不擅長水戰,遭打是必然的,掉了一些寶物在河中,也是符合情理的。”但虎鈕永昌金印,在袁庭棟看來,卻不見得是張獻忠本人的。

  “張獻忠沒有稱過大元帥,他手下全是幹兒子,都稱將軍,也沒有大元帥這個設置。”袁庭棟說,永昌更不是張獻忠的年號,而是李自成的。“李自成和張獻忠,一開始算是共侍一主,但後來各自起家,一南一北,沒有什麽交集。”

  袁庭棟還表示,張獻忠稱帝後,曾有李自成麾下馬科入川北,被張獻忠打敗。“但馬科只是個偏將,不可能持有大元帥印,所以還是無法解釋。”

  不僅學界生疑,網上有關這金印的歸屬,也引發了網友激烈討論,五花八門莫衷一是。有人認為是李自成的、有人認為是張獻忠的。也有網友認為這是張獻忠給義子李定國的,但此言一出,立即有人反駁:“估計是給孫可望,晉王(李定國)那時在大西的地位不如孫可望。”

  

  專家推斷

  據盜掘實物及伴生關系

  推斷金印為張獻忠所有

  九疊篆文說

  “當時張獻忠雖然沒有稱帝,但根據金印材質、篆書等來看,應是張獻忠本人持有”

  彭山江口盜寶大案,被列為2016年全國文物第一案。歷時近3年,警方追回的上千件文物,經4名國家文物專家鑒定,有100件屬於國家珍貴文物。其中,一級文物“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尤為引人註目。

  據彭山警方提供的專家意見顯示: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印面文字為九疊篆陽文“永昌大元帥印”,印臺上陰刻“永昌大元帥印,癸未年仲冬吉日造”。該金印鑄造於1643年農歷十一月,應是張獻忠自封“永昌大元帥”時鑄造。該金印是張獻忠沈船文物中的核心文物,對考證沈船文物性質極為關鍵。

  在彭山區文管所所長吳天文看來,這枚金印應該是張獻忠持有無疑。“根據‘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上所刻的信息顯示,金印鑄造時張獻忠還沒有稱帝,所以刻的是永昌字樣,並不是大西字樣。”

  吳天文說,這枚金印用九疊篆刻有“永昌大元帥印”字樣。九疊篆是一種非常特別的篆書,象征著極高的身份。“當時張獻忠雖然沒有稱帝,但根據金印材質、篆書等來看,地位已經很高,應該是張獻忠本人持有。”

  張獻忠特大盜掘倒賣文物案主辦偵查員羅陽說,金印確系在江口沈銀遺址被盜挖,警方通過一年多的調查,掌握的各項證據,顯示金印最終被西北某商人買走。“羅陽說,“金印第一次出手,就賣了800萬,文物商人都很把細,這麽大的生意,都是經過反復鑒定,肯定是張獻忠的文物,才賣得到這麽高的價。”

  年號互用說

  “張獻忠和李自成,歷史上就曾有過互用年號的情況。”

  一位曾參與鑒定的中國錢幣博物館專家,向華西都市報記者表示,2015年6月,他和另外3名國內文物專家,開始著手鑒定彭山所繳獲的千余件文物。由於涉案文物十分珍貴、數量較大,歷經五次鑒定,才完成最終鑒定工作。

  “這其中的100件珍貴文物,都是經過專家反復鑒定,才確定下來。特別是其中的8件一級文物,更是慎之又慎,鑒定結論要經得起歷史檢驗。”該專家說,“彭山江口出土的文物,數量大,珍稀度高,在全國都實屬罕見,可以說,相當於第二個三星堆。”

  這名專家說,在給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下結論時,還專門查閱《明末農民戰爭史》等相關史料和著作。該專家說,從歷史文獻資料來看,確實沒有查到張獻忠與“永昌”、“大元帥”之間,有聯系的記載。但根據盜掘實物及其伴生關系,推斷其為張獻忠所有,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張獻忠和李自成同為農民起義軍領袖,兩人分分合合,歷史上就曾有過互用年號的情況。比如張獻忠曾鑄‘大順通寶’,而‘大順’,恰恰就是李自成政權稱號。所以,張獻忠用李自成的年號自封,也是可能的。”該專家說,“我們用熒光檢測儀器進行無損鑒定顯示,金印符合那個時期(1643年)金銀鑄造成分。加上其他文物反映出的伴生關系,因此我們判斷,這是張獻忠在稱帝之前所鑄造持有。”

  “雖然明史上沒有這些內容,但實物可以還原部分歷史。從這個意義上來講,這枚金印的研究,還可以填補明史空白。”該專家說,“也希望彭山方面能夠組織有關專家,對張獻忠有關文物加以研究,以還原更多歷史信息。”

  對此,袁庭棟也認為,在進一步研究之前,不好下定論。“我本人非常同意,對江口沈銀進行搶救性發掘。張獻忠對四川而言,有著特別的意義,他到底是好人還是壞蛋,光靠史料還不夠。”袁庭棟說,看清歷史人物,關鍵在於文獻和出土實物,彭山江口出土的每個實物,都是研究張獻忠和四川歷史的珍貴文物,值得大加研究。

  

  嫌犯供述

  虎鈕金印均從江口摸出

  華西都市報記者多方證實,虎鈕金印出自一個4人盜掘團夥。犯罪嫌疑人宋某在陸續摸出金老虎、金印後,瞞著團夥兩名成員,夥同王某,以800萬高價賣出。

  宋某今年34歲,有著11年的潛水經驗。2013年清明節晚,彭山區江口鎮對面的岷江河畔,在夜色的掩護下,宋某身著潛水服下水了。他自己都沒有想到,這一次下潛水下不到三米處,居然摸到一個“金坨坨”。“拿在手上分量很重,當時感覺就是個金屬。”出水一看,宋某嚇了一跳:一只金老虎栩栩如生!

  宋某沒有向所有同夥報告這一讓人激動的消息,而是只告訴了其中一人老王。80萬!文物商人袁某,在看過金老虎後,給宋某、王某開出80萬元的收購價格。但宋某想再等等,看還有沒有更高的價格。

  3天後,在同一位置,借著夜色,宋某再次下水。他特意選了離發現金老虎不遠的地方再碰碰運氣。果然,在發現金老虎10多米的地方,不到3米的水下,摸出了一方金印!後經了解,上書“永昌大元帥印”!

  更讓宋某興奮的是,這枚金印上有四個凹陷,剛好和之前摸到的金老虎四足契合。這是一枚虎鈕金印!80萬的金老虎,配上金印,袁某開價800萬,收下這枚金老虎帥印。

  袁某交代,經他介紹,這枚“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和金冊、銀錠等珍貴文物一起打包,以1360萬元的天價,賣給了西北某省商人範某。

  參與辦案的民警介紹,宋某和袁某在買賣過程中,也都認為“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等寶物,系張獻忠所有。“買賣過程中,大家對此也沒有什麽異議。”

  華西都市報

(責任編輯:李瑩 HN016)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張獻忠沈銀被盜案引謎團:這枚金印主人到底是誰(圖)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