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孫中山在日本的房東後人 印象最深的是孫中山與宋慶齡的愛情故事

2016-11-01 09:37:03 中國新聞網 

  

圖為東京文京區的白山神社內留存的“孫文先生座石”。 中新社記者 王健 攝

圖為東京文京區的白山神社內留存的“孫文先生座石”。 中新社記者 王健 攝

  中新社東京10月27日電 題:在日本東京追尋孫中山的“世紀腳印”

  中新社記者 王健

  步入東京文京區的白山神社,隨即可見左側一條古舊石階,其側碑石刻有“孫文先生座石”幾個大字。

  孫中山當年摯友宮崎滔天的孫女宮崎蕗苳女士,至今記得其祖輩講述的歷史細節:1910年5月的一天晚上,孫中山便是坐在這塊石階上與她的先人交談,斷言“中國革命定然成功”。

  在距此不遠的宮崎家老宅客廳內,依然懸掛著孫中山當年留下的“推心置腹”“明道”等手書墨跡。年屆九旬的蕗苳老人告訴記者,她從小就常聽祖母講述當年孫中山在這裏的故事,感覺那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中國“爺爺”。

  在蕗苳女士看來,其祖父當年之所以傾力支持孫中山的革命活動,是認定若無中國的成功,就很難有整個亞洲的未來。

  坐落在東京市中心的歷史名樓“松本樓”則見證了孫中山當年與其另一位東瀛摯友梅屋莊吉的交往。梅屋莊吉後人、現“樓主”小阪文乃女士,向記者一一展示其精心保存的當年孫中山留下的書信、照片、墨跡和相關史料。她說,從小就聽長輩講當年種種事情,其中印象最深的,當屬孫中山與宋慶齡的婚戀往事。而今依然擺放在松本樓內的那架當年宋慶齡彈奏的老鋼琴,印證著百年傳奇往事。

  在長年留學歐洲後,小阪女士真正與這段史實產生交集,則緣於其母親十年前去世之際將手頭這批珍貴文物鄭重托付給她。

  小阪文乃感嘆,盡管孫中山去世後,不少曾與之交往的日本人倒向對華侵略一派,但梅屋莊吉矢誌如初。這不僅因為他是孫中山結識的第一位日本人,同時他之所以傾力支持孫中山,也是出於對其理念的共鳴,並折服於其人格。

  因家族“宿命”而開始關註孫中山的小阪女士,在多年整理接觸相關文物史料後認為,孫中山不僅是中國的偉人,也是世界偉人,其仍有許多今人了解未深之處,比如在經濟方面的一些考量,其實很值得關註。

  日本無疑是孫中山當年在海外從事革命活動的重要“根據地”。有研究者統計,其前後16次進出日本,在日滯留時間合計達9年之久,占其整個革命活動生涯的三分之一,更占到其海外流亡生涯的一半時光。

  正因為如此,在日本的東京、橫濱、神戶、長崎、熊本和歌山等許多地方都留下了孫中山的足跡,並至今留存大量文物史料和遺跡。僅在東京,與孫中山相關聯的重要“歷史發生地”便不勝枚舉。

  東京目黑區名園“八芳園”,早年為實業家宅邸,曾是孫中山在海外期間的藏身點之一。園內歷史建築“壺中庵”客廳內,至今保存著當年供其應急脫身的暗道機關。管理人員特地打開壁板介紹說,暗道可隨時直通遠處地面,可見當時孫中山處境之險。

  東京新宿區的平民老街神樂阪,人流熙攘如舊。當年孫中山經人介紹在此與黃興初識,拉開了畢生共進的序幕。兩人在此首度相聚暢談的小飯館“鳳樂園”,而今已難覓蹤跡。

  東京港區的歷史老街“靈南阪”,也是孫中山留下重要足跡之地。與戒備森嚴的美國駐日使館圍墻隔街相望的,是正在翻建的大倉飯店主樓工地。據史料記載,這裏被拆的老樓,見證了當年“同盟會”的成立。

  還有孫中山首次來東京時下榻的“對鶴館”,而今樓名如故,樓身已改。  

   日本研究中國近代史及孫中山的權威學者藤井昇三教授在其寓所接受采訪時認為,孫中山當年在日活動,恰逢日本從對中國的尊敬急轉為蔑視的特殊時期。但他仍能說服不少日本人加入或幫助自己的革命活動,可見其所持理念及人格的力量。但同時必須承認,當時日本支持辛亥革命的,仍局限於部分民間人士。真正締造革命的,是中國的革命家們。在日華僑華人的鼎力支持,同樣不可忽視。從臺灣來日定居已有數十載的陳福坡老先生,長年熱心於孫中山在日足跡的探訪和梳理。其間令他深感“太有價值”的精神遺產,是有關國家統一的概念。他介紹說,孫中山當年在日本進行的最後一次演講結束後,在現場與記者交流時強調,中國一定要統一。能夠統一,全國人民便享福;不能統一,便要受害。

(責任編輯:李瑩 HN016)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孫中山在日本的房東後人 印象最深的是孫中山與宋慶齡的愛情故事...》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