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瞿秋白臨刑的唯一要求:不能屈膝跪著死

2016-11-02 10:47:58 中國青年網 
瞿秋白精通俄文,首譯《國際歌》,將俄國的革命經驗帶到中國,並武裝自己,投入到中國革命的洪流中。插圖/金銳 王金花
  瞿秋白精通俄文,首譯《國際歌》,將俄國的革命經驗帶到中國,並武裝自己,投入到中國革命的洪流中。插圖/金銳 王金花

  瞿秋白 置身“燈塔”譯《國際歌》

  入夜,莫斯科人幾乎傾城出動,城中1500多個教堂的鐘聲響徹夜空,基督教主廟裏,人山人海,至少也有兩三萬人。瞿秋白擠在廟中,觀看夜祭的儀式。

  這是1921年西方的復活節,彼時的瞿秋白,作為中國首批駐俄記者,記錄著十月革命後,俄國的點點滴滴。

  瞿秋白用報道介紹俄國的饑餓與暴動,研究蘇維埃運動經驗。他精通俄文,是我國完整譯配《國際歌》詞曲的第一人,他翻譯《唯物論》,向中國傳播社會主義發源地—俄國的革命理論。

  他把俄國比作全世界無產階級“心海中的燈塔”,他置身於燈火中,燃燒自己,照亮中國革命的征途。

  “謀主”

  1918年冬,北京。

  盡管瞿秋白愛去北大蹭胡適的課,但因無錢考北大,最終讀了不要學費還包工作的俄文專修館。

  彼時,報紙上天天都是軍閥橫行、國家破碎的新聞,瞿秋白苦悶地賦詩,“雪意淒其心惘然,江南舊夢已如煙。天寒沽酒長安市,猶折梅花伴醉眠。”

  歷史並未給瞿秋白太多時間仿徨,五四運動爆發了。

  “少年老成”、“辯才出眾”的瞿秋白被俄文專修館的學生公推為學生代表、作為“謀主”參加了北京學聯,他率領同學參加了當日天安門示威遊行,參與火燒趙家樓。

  北京的學生實行總罷課後,大規模地開展演講,抵制日貨提倡國貨。瞿秋白帶領同學,在北京街頭談“愛國”、講“青島問題”、說“國民自決”,被演講吸引來的市民,把道路擠得水泄不通,聽到氣憤處痛哭流涕。

  北洋政府下令鎮壓學生運動,瞿秋白和學生領袖們只好在夜間開會,開會前悄悄地零散地溜進會場,散會後又分散著悄然離去。

  各個學校附近,都有一些特務偽裝成小販、車夫、鞋匠,夜間埋伏在隱蔽的角落裏,出其不意地喊學生的名字,只要學生下意識地答應,就會被秘密逮捕。

  一次,瞿秋白被一個特務盯梢,他上電動車,特務也上電動車;他坐人力車,特務也坐人力車跟上;最終轉彎抹角繞了好幾圈,才終於把特務甩掉。為了不被特務破壞,此後瞿秋白和同學們出校活動,不得不結伴同行。

  6月初,北京學生演講進入高潮,北洋政府出動大批軍警驅散集會者,瞿秋白和成百上千名學生被捕。直到上海各界罷課、罷市、罷工支持北京學生,北洋政府才被迫釋放全部學生。

  獄中的惡劣環境讓瞿秋白出獄後一病數月,有時吐血,但在給表姐夫的復信中卻說,“幹了這平生痛快事,區區吐血,算什麽一回事!”

  最終,北洋政府代表拒絕在巴黎和會的和約上簽字。

  首譯國際歌

  1920年初,瞿秋白參加了李大釗組織的馬克思學說研究會。

  同年秋,他應北京《晨報》聘請,以記者身份赴蘇俄實地采訪,想“為大家辟一條光明的路”。

  堂兄瞿純白認為其“自驅絕地”,瞿秋白說,“我卻不是為生乃是為死而走,論點根本不同,也就不肯屈從。”

  1920年10月16日,瞿秋白告別送行的親朋好友,登上了火車,經過3個月的艱辛,於1921年1月25日到達莫斯科。為了便於工作,他給自己取了一個俄文名字“維克多爾斯特拉霍夫”(戰勝恐懼、克服困難之意)。

  在蘇俄兩年時間裏,瞿秋白做了大量考察、采訪和寫作,先後撰寫了《共產主義人間化》、《蘇維埃俄羅斯經濟問題》等數十篇通訊和《俄鄉紀程》、《赤都心史》等著作,以自己的親見親聞,客觀介紹俄國十月革命後蘇俄的真實情況,告訴中國人民,十月革命是“二十世紀歷史事業之第一步”,莫斯科已成為全世界無產階級“心海中的燈塔”。

  赴俄考察的革命實踐,大量經典著作的閱讀,使瞿秋白以一個較快的速度實現了向共產主義世界觀的轉變。

  1921年5月,在莫斯科經張太雷介紹,瞿秋白加入聯共(布)黨組織。1922年2月,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

  當年秋天,莫斯科東方大學開辦中國班,瞿秋白作為當時莫斯科僅有的翻譯,進入該校任翻譯和助教,中國班單獨編一班,該班學生有劉少奇、羅亦農、任弼時等,瞿秋白講授俄文、唯物辯證法、政治經濟學,並擔任政治理論課翻譯。

  1922年12月5日,共產國際“四大”結束後,由於國內革命鬥爭的需要,陳獨秀請他回國工作,瞿秋白自己也覺得:在這兒“研究社會哲學的理論如此之久,而現實的社會生活只有俄國歷史及現今的環境。”於是決定回國,直接參加國內的革命實踐。

  為了更好地傳播共產主義,1923年2月,瞿秋白翻譯了斯大林著作《論列寧主義基礎》中的《列寧主義概述》部分,在《新青年》上發表。

  1923年,在北京家中,瞿秋白坐在風琴前,對著一首曲譜一邊彈唱,一邊斟酌著修改歌詞,直至順口易唱到自己滿意為止。6月15日,《新青年》刊載了這首歌的歌詞配曲譜,這就是沿用至今的《國際歌》中文歌詞。

  法文單詞“國際”如果譯成中文,只有兩個字,而音節有八拍,不易唱好。瞿秋白再三斟酌,采用音譯“英德納雄納爾”,他在譯辭附言中解釋,“各國都有譯本,而歌時則聲調相同,真是‘異語同聲’,—世界大同的兆象。”

  執筆引路

  瞿秋白回國後不久,1923年7月,中國共產黨召開第三次全國代表大會,討論要不要和國民黨合作的問題。瞿秋白堅持國共合作,為大會起草了黨的綱領草案,並被大會選為中央候補委員,負責宣傳工作。1924年1月,國民黨“一大”在廣州召開,瞿秋白又被選為國民黨候補中央執行委員。

  從1923年1月回國到1927年7月這段時間裏,瞿秋白負責主編黨的理論刊物《新青年》季刊,又負責編輯《向導》、《前鋒》兩個刊物,還承擔了國民黨機關報《民國日報》的編輯和撰稿工作,1925年五卅運動中,瞿秋白又創辦並編輯《熱血日報》,一共撰寫了200多篇文章,100多萬字。他在這些文章中宣傳黨的民主革命綱領和黨在各個時期的政治主張,揭露帝國主義的血腥罪行和北洋政府的黑暗統治,給工農群眾指引鬥爭方向。

  瞿秋白是共產黨內最早指出武裝鬥爭的必要性的人。他說,中國革命要將武裝革命和群眾運動同時進行,互為促進。五卅慘案發生後,他從帝國主義對工人群眾的血腥鎮壓中發現,要完成反帝反封建的革命任務,必須著手建立工農自己的武裝,要用革命武裝反對武裝的反革命。他說,“有平民之軍隊而後有平民之政權,然後可以雪恥,可以立國,可以求得我四萬萬人夢想中之自由與獨立。”

  他還強調革命軍隊必須在革命政黨的領導下,才能取得革命戰爭的勝利。

  1927年8月,在大革命失敗後,瞿秋白主持召開了中共中央緊急會議—八七會議,確立了土地革命和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總方針,會後,他代替陳獨秀,主持黨中央工作。

  1930年9月底,中共召開六屆三中全會,批判李立三冒險主義路線,但由於瞿秋白對立三路線的批判不夠徹底,1931年1月7日,瞿秋白被解除中央領導職務。

  會後,瞿秋白被提議繼續從事政治工作,但他拒絕了。他在遺作《多余的話》中說,“我自己忖度著,像我這樣性格、才能、學識,當中國共產黨的領袖確實是一個‘歷史的誤會’,我本是一個半吊子的‘文人’而已……對於政治……實在是違反我的興趣和性情的結果,這真是十幾年的一場誤會。”

  血灑羅漢嶺

  1933年底,瞿秋白被派往中央蘇區任執委會委員。

  1934年10月初,中央蘇區第五次反圍剿失敗,中央紅軍決定戰略轉移,瞿秋白本以為會隨大家一同轉移,但最終被留在了蘇區。

  臨別前,他將自己的馬送給了徐特立,又將自己的長衫披在了馮雪峰的身上。

  1935年2月24日,瞿秋白向香港轉移途中,在福建長汀被捕。後因叛徒出賣身份暴露,被關押在蔣介石嫡系、宋希濂的36師師部。

  6月2日,蔣介石密令槍決瞿秋白。軍統、中統輪番派人勸降,刑期一推再推,最後,國民黨失去了耐性。

  6月17日中午,一名勤務兵把一大盤酒菜放在桌上,瞿秋白問,“要送我上路?我早就準備這一天了!”

  他在遺書中寫道,“如果人有靈魂的話,何必要這個軀殼!但是,如果沒有的話,這個軀殼又有什麽用處?!這世界對於我仍然是非常美麗的。一切新的、鬥爭的、勇敢的都在前進。那麽好的花朵、果子、那麽清秀的山和水,那麽雄偉的工廠和煙囪,月亮的光似乎也比從前更光明了。但是,永別了,美麗的世界!一生的精力已經用盡,剩下一個軀殼。”

  瞿秋白自斟自飲完,前往刑場的路上,放聲用俄語高唱《國際歌》。

  行至羅漢嶺一處綠地,瞿秋白笑著點頭,“此地甚好!”臨刑前他要求,不能屈膝跪著死。

  記者 吳偉 江蘇常州、北京報道

(責任編輯:李瑩 HN016)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瞿秋白臨刑的唯一要求:不能屈膝跪著死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