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哈佛大學格蘭特幸福公式的研究 如何遇到更好的自己

2016-11-03 07:52:44 新華網 

  [推薦序]

  期待美好生活

  心理治療一直有著兩方面的期待,一方面是試圖去理解人的心靈,將每個人當作一個獨特的個體,去理解人性的細微之處、探索人性的深度和可能性,另一方面則試圖進入科學的殿堂,得到科學共同體的承認。這二者往往有著很強的張力,20世紀50年代,英國人斯諾(C. P. Snow)就在《兩種文化》中提到科技與人文正被割裂為兩種文化,科技和人文知識分子正在分化為兩個言語不通、社會關懷和價值判斷迥異的群體。2009年,卡甘(J. Kagan)論述的是“三種文化”,對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和人文三大學術領域進行了更加深入、細致的區分,其中,他給心理學家的定位是社會科學家。這大概是個既要兩頭都要討好,卻兩頭都不討好的尷尬位置。

  在更早的時候,雅斯貝爾斯也提出了“解釋的心理學”和“理解的心理學”的區分,在現代心理治療的一百多年歷史裏,這種張力一直存在,推動著臨床理論家和實踐家不斷反思其固有位置。

  心理治療有著科學根據,21世紀被稱為腦科學的世紀,神經科學和腦研究近年的很多研究為心理治療的很多理論假設和操作技術提供了支持,也有很多高等級的循證醫學證據表明心理治療的有效性。但心理治療的臨床操作又是非常的藝術,是一種基於科學的藝術。心理治療不是匠人的活,不是喜劇演員的表演,也不是巫師的超自然儀式,是綜合利用病人帶來的信息及動力,讓他發生積極的改變。它必須因人而異。看每一個病人,都是投其所好,投桃報李,使用個別化的原則,量體裁衣。

  本書有著很好的科學性基礎,同時以幾十個真實的人生故事來佐證這種科學性。作者範倫特(George Eman Vaillant)是美國著名的精神病學家和心理治療學家,他是哈佛項目——成人發展研究(the Study of Adult Development)的主要領導者。這個項目是一個持續的前瞻性研究,也是本書的科學性基石。我們同濟大學團隊翻譯了範倫特的繼任者瓦爾丁格(Robert Waldinger)的一個TED-X演講(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