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在大蕭條期 經濟學還能起作用嗎?

2016-11-07 07:57:36 和訊網 

  生活中最大的問題其實很簡單:我們並非無所不能。有時天性會牽制我們。很多小孩子夢想有一天能成為宇航員,但其實即便是非常努力的人也會發現自己的身心能力仍然無法達到NASA(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的要求。有時由於掙得少或錢不夠,有很多東西我們無法得到:我們想買新鮮玩意兒,想要新裝備或者小車,奈何收入微薄,貸款不足;沒有足夠的首付,買房也很艱辛。有些人可能沒這麽多限制,但即便那些最聰明、最健康、最富有的人也有時間的限制。不管出於什麽原因,自然和經濟資源的匱乏都是不可避免的,每個人都會面臨這樣或那樣的不足。

  這些不足意味著,要想盡人事,就必須做出權衡。以教育為例,青少年必須考慮大學學位和大學貸款是否能在未來獲得收益。商業也是一場權衡遊戲:店主在分配每月進賬時,必須在穩定健康的現金流緩衝和建立庫存、聘請新員工(為了招攬顧客)等風險較高的選擇中進行權衡。同樣,家庭管理也要面對一系列平衡抉擇:是花錢還是攢錢,是工作還是休假,是選擇固定利率還是浮動利率抵押貸款。

  經濟學是關於權衡取舍的研究,是一門借鑒了數學、物理等硬科學,以及歷史、心理等軟科學的綜合科目,因此很難界定。本書表明,經濟學主要研究短缺問題、短缺迫使我們做出的權衡,以及當權衡恰當時市場如何能有效地分配稀缺資源。本書文章涉獵廣泛:小到從怎樣玩彩票最賺錢,到為什麽人們喜歡在安靜的車廂交談等日常問題;大到從罰款或坐牢是否是制止犯罪的最佳方式,到為什麽國家無力避免金融危機等問題。二者的相通之處在於:當人們面臨微妙的平衡時,為什麽會做出這種選擇,以及如何能做出更明智的選擇。

  危機中的經濟

  目前全球最緊迫的短缺可能是收入不足。2014年全球產值,即全球GDP(國內生產總值)約為75萬億美元,以全球總人口數70多億人計算,人均產值約為10700美元。但對很多人來說,這一數字像是天方夜譚。全球1/7的人口處於極端貧窮中,生活十分拮據,日均消費不足125美元,折合下來每年不足450美元。因此,資源不足限制了人們的生活條件。低收入國家統計的死亡人數中40%是15歲以下的兒童,而在發達國家這一數據僅為1%。貧窮的人們因為本可以避免的原因而不幸喪命。2012年,在低收入國家因艾滋病、瘧疾、肺結核和腹瀉疾病而死亡的人數達到600萬人。

  其中大多屬於資源分配問題。極端貧窮通常意味著食物的匱乏,2012~2014年全球805億名營養不良的人中有791億人生活在發展中國家。這些人的飲食缺乏卡路裏和蛋白質,從而會消耗精力,損害肌肉,從而更容易感染疾病。與此同時,發達國家的人們每年卻會浪費價值約4000億美元的222億噸食物,比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糧食生產總值還要多。如果這些錢能送給世界上較為貧困的人們,這些人一年就會有400美元,折合為一天約11美元,那麽極端貧困就會被根除。如果世界經濟是一臺分配稀缺資源的機器,那麽食品經濟則反映出這臺機器出現了非常嚴重的問題。

  國家內部也有天壤之別。在過去30年,美國最底層1/10的人的工資因通貨膨脹而下降了5%,而最高層1/10的人的實際收入增加了50%。收入差距擴大不僅存在於發達國家,在印度俄羅斯等新興國家中,不平等現象更加突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這一問題也同樣嚴重。在20世紀80年代,中國最高層1/10的人的工資是最底層1/10的人的65倍,2012年擴大到62倍。在G20(20國集團)大型經濟體中,僅有巴西的收入差距在過去十年內有所縮小。

  全球財富越來越集中。在美國,20世紀70年代末最富有的01%的家庭擁有全國7%的財富,在2012年則攀升到22%,僅有16萬戶家庭擁有2000萬美元以上的凈資產,合計資產32萬億美元,與德國經濟體量相當。人們在努力、天賦和運氣上的不同會造成不平等,但很多人擔心這種差異會越來越根深蒂固。在美國,家族基金會持有的巨額財富已經形成了新的特權階級,因此將財富與慈善結合,可以確保財產繼承人同樣能進入頂尖大學。

  新的經濟分界線也隨之而來。接下來十年內主要的經濟爭奪可能不會發生在窮人和富人之間,而是發生在老年人和年輕人之間。目前的退休人員數量龐大,對社會經濟構成了極大的挑戰。1946~1965年美國出生的嬰兒數量為7600萬人,比1925~1945年多3000萬人,比1965~1985年多2000萬人。很多發達國家都出現了這樣的情況。嬰兒潮一代現在大多是49~69歲,閑下來的日子還有很多——1940年男性平均壽命不足60歲,如今已接近80歲。很多人坐收養老金的年數會比他們工作的年數還要長。

  這些費用都由50歲以下的人承擔。人們普遍認為,國家養老金是從大家多年辛勞所得的錢罐裏拿出的,但其實這個錢罐根本不存在。在這套 “走人給錢”的體制下,養老保險實際上來自適齡工作人群的稅收。這一賬單會越來越讓人頭疼:2009~2014年因嬰兒潮一代開始退休,英國養老金占政府開支的比例從13%上升至15%。從英國到巴西,這種不可持續的巨額養老金體系改革困難重重:65歲以上的人仍有投票權,削弱他們的福利可能會讓參選人輸掉選舉。除非這種情況發生改變,否則全球養老金支出將會激增。

  這樣的資金支持來之不易。很多工人生活前景不明朗。2014年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中發達國家的失業率為7%,意味著4600萬人處於失業狀態,這一人數比整個英國的勞動力還要多50%。有些國家的情況更糟糕:西班牙希臘超過20%的人沒有工作。自2007年以來,發達國家的長期失業人數幾乎翻倍。人們越來越焦慮,也越來越消極,即使失業了也不去重新找工作。在美國,這一趨勢表現得更明顯,失業人數從2007年的700萬人上升至2014年的900萬人。

  那些有工作的人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兒去。工資漲幅小,意味著通貨膨脹削弱了人們的購買力。在2009~2013年,經OECD評估的27個發達國家中有21個經通脹調整後的工資下降或保持不變。如果考慮通脹因素,很多發達國家的人均收入距離其巔峰時期還相去甚遠。正處在發展中的國家也遇到了相同的問題:英國的工資在2007~2014年下降了8%,而中等收入工人的購買力經歷了自維多利亞時代以來的最大跌幅;美國中等收入工人經通脹調整後的工資40年來鮮有變化。

  但願這只是一場“宿醉”

  如果有幸,有些困境可以歸結為嚴重的經濟遺留問題。歷史表明,銀行破產後的經濟復蘇比正常衰退後的復蘇要花更長的時間。“宿醉理論”的支持者認為,“宿醉”終會散去,陽光燦爛的日子就在眼前。1992~2007年,發達國家的經濟年均增長3%,15年內超過了55%。大型新興經濟體表現得更強勁,巴西、俄羅斯、印度和南非的經濟增長了90%。有了如此強勁的增長,失業率就會下降,工資也會上漲。

  有些人擔心黃金時代一去不復返。2014年發達國家中僅有美國、英國和加拿大的經濟增長率與危機發生前接近,另外20個發達國家的平均增長率不足15%。經濟形勢惡劣,持續時間長,很多人現在擔心發達國家的債務殘留已演變成更糟糕的“長期停滯”,會帶來低速增長、極低利率和投資乏力等問題。新興市場也失去了活力,BRICS(金磚五國)除印度外都已失去了往日的生氣。中國經濟增速放緩,人們對地產泡沫和影子銀行的恐慌有增無減。巴西和南非因管理不善,發生了惡性通貨膨脹,債臺高築。俄羅斯已遭孤立,被西方制裁排除在世界金融之外,而其出於報復心理又將自身關在了世界貿易的門外,想要重振雄風似乎遙不可及。

  盡管如此,還是有很多人篤定未來會更美好。政府花費仍然比稅收利潤要高,並且還在發行債券以填補資金缺口。公司盡管利潤下降,但仍在進行分紅,有些還以發行債券來填補缺口。工人盡管掙得很少,但仍在花錢購物。2008年危機的傷痛未過,世界各國還在四處舉債:自2007年以來世界債務已增長了570億美元。全球債務對GDP比率上升了17個百分點,80%國家的家庭債務也在上升。即便經濟增長能恢復到危機前的水平,付清這些債務也會很困難;如果無法恢復,政府花費、公司紅利、工人工資和每周消費都會大幅縮減。在一個入不敷出的世界,未來不會比過去更好,而只會更糟糕。

  從廢墟中崛起的經濟學

  那麽,經濟學能起到作用嗎?很多人說不能。自從托馬斯•卡萊爾(Thomas Carlyle)稱經濟學為“憂郁的科學”後,經濟學就招致很多非議。卡萊爾對經濟學的反對意見主要有兩點:首先,他不喜歡經濟學家思考的方式,認為他們對供需問題的執著實際上是一種狹窄的人生觀;其次,他認為經濟學家的預測都偏沈悶。卡萊爾的這種觀點,即認為經濟學錯誤地看待生活問題且經濟學的預測不準確——在當今很受歡迎。

  本書中的文章將證明為什麽卡萊爾是錯誤的。大多文章寫於2012~2015年,可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探討貨幣經濟及銀行在現代經濟中扮演的好的和壞的角色;第二部分探討工作的變化,涵蓋了大公司的崛起、低薪和不平等問題;第三部分探討未來的經濟挑戰,並質疑機器人和創新能否抑制不得人心的醫療和教育費用的上漲。

  讀完本書,讀者應會重拾信心。本書指明,經濟學前沿比以往更懂世界,更多的人會開始吸取教訓,世界會湧現一大批新的經濟學家。2013年在美國有36540位新經濟學家畢業,比2008年增長了15%。在英國,據政府數據顯示,盡管同期大學生人數下降了2%,經濟學專業學生卻增加了25%。在中國,約有100萬名學生正在接受經濟學專業的教育。

  這些學經濟的人也在呼籲改革。從英國到印度,學生們都在呼籲改革,要求重新設計經濟學課程以更適應現代生活。經濟學是一門有著改革和變化歷史的學科,這意味著這些改革者可能會帶來一定的影響。這一混合學科可能將更少地借鑒數學學科,而更多地借鑒歷史和哲學學科。

  經濟的發展和進步十分重要。盡管經濟形勢不容樂觀,經濟學家在過去20年中卻變得越來越強大。中央銀行打頭陣,想要不受全球政治的控制。經濟學家已經開始監管企業界,除銀行外,還開始監管水、能源和電信市場。財政政策經常是政治和經濟的混合體,但更傾向於經濟學家,很多國家甚至設立專門機構來監管自身的預算以避免大選前的揮霍。技術經濟學家人數悄然增多,且毫無放緩的跡象。

  經濟學還延伸到了新的領域,例如慈善經濟學。慈善機構在爭奪有限的捐贈資金時,需要解釋自身工作帶來的影響,因而經常向經濟學家求助。經濟學還走進了醫療行業,例如英國國家臨床醫學技術研究院為獨立機構,能決定國民健康服務是否需要為新研制的藥品付費,該機構在是否該花更多的錢和病人能存活的天數間進行權衡,進行定量分析後才做出決定。盡管很多政策並不是典型的經濟學問題,但在經濟學家介入後,了解經濟學家在幹什麽及他們是否優秀就非常重要。

  經濟學的崛起也延伸到了公共政策以外的地方。有了智能手機,各種各樣的新型公司有了更多的發展機會,其中大部分都遵循了經濟原則。全球最知名的搜索引擎谷歌(Google)每天的搜索量達到35億次,每次搜索都運用了由首席經濟師設計的閃電競拍機制來售賣廣告。通過競拍廣告,谷歌才能保證自己制定合適的價格。一些初創公司,例如改變出租車市場的優步(Uber),也有專門的定價人員。優步正是通過靈活、迅速地調整自身價格,才能在用車高峰期(周五晚上)吸引更多的司機。信息科技時代的事實證明,經濟學家在對供需問題的執著上收獲頗豐。

  智能手機的出現還賦予了用戶新的經濟角色。易貝(eBay)用戶一夜之間就能成為網上店家;空中食宿(Airbnb)房東突然就成了迷你旅館的老板。和以前不同的是,現在的交易考慮怎樣制定競拍中的最佳保留價,怎樣制定房屋出租價格來平衡利潤和房屋占用率。初次面臨這些選擇的人都會有些茫然,這些新型公司通常都在經濟學家的引導下指引其用戶做出最佳選擇。在世界主要經濟學家的推動下,人們可以輕松地進入新市場,新型市場的效率也不斷提高,就憑這一點,讀者也應該看好未來的經濟形勢。

  讓我們滿懷希望的不僅是新型市場。GDP衡量標準的優化意味著藝術、研究和開發等重要活動在經濟增長中的地位能更準確地被人們認識。更好地了解經濟才能制定更好的政策。如果從經濟學的視角來處理犯罪,則認為罰款優於監禁,因此就能減少犯罪,同時降低監禁開支。港口等國有基礎設施的私有化大大提升了效率。若能正確地運用網絡搜索數據,那麽我們在官方數據發布之前就能確定具有高失業率風險的城市,以幫助政策制定者及時應對。生產業中機器人的使用會大幅提高生產力。

  但不要高興得太早。全球資源緊張,我們對很多自然條件的限制也無可奈何。但最大的阻礙不在於土地、水源或時間的匱乏,而在於人為因素。日本對大米進口征收780%的關稅,這不僅削弱了貿易,也庇護了低效生產者。歐盟對食品進口征收的關稅則更過分,發達的歐盟國家處罰水果罐頭、精制咖啡、巧克力等加工食品,確保非洲國家只能向其出口附加值極低的原材料。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美國奉行保護主義和公共部門一體化,將外國人和局外人排除在領地之外。未來的經濟巨人中國為重工業提供補貼,扭曲其匯率以換取利潤。

  上述都意味著全球面臨的問題不是純粹的經濟學問題,而是與政治經濟學緊密相關。經濟學自身發展得不錯,從2008年的經濟危機開始,不斷地浴火重生,為那些走在前沿的人帶來了巨額收益。但問題在於,人們並沒有吸取教訓。全球經濟不是經濟學家所想的那樣,而是一套由既得利益、強大的遊說團體和扭曲的市場構成的系統,所以經常會出現價格過高、供給不足的問題。換言之,很多產品還供不應求。如果經濟學是有關權衡取舍的研究,那麽理解現代經濟就意味著人們承認了一個醜陋的事實,即最艱難的權衡都是人為造成的。

在大蕭條期 經濟學還能起作用嗎?

  基本信息

  書名:《新經濟學:解讀現代經濟》

  外文書名:Economics:Making Sense of the Modern Economy

  書號:ISBN 978-7-5086-6525-2

  作者:[英]理查德•戴維斯(Richard Davies) 主編

  張慧玉 印家甜 楊梅 譯

  出版時間:2016-9

  定價:58.00

  

(責任編輯:李瑩 HN016)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在大蕭條期 經濟學還能起作用嗎?》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