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在大蕭條期 經濟學還能起作用嗎?

2016-11-07 07:57:36 和訊網 

  生活中最大的問題其實很簡單:我們並非無所不能。有時天性會牽制我們。很多小孩子夢想有一天能成為宇航員,但其實即便是非常努力的人也會發現自己的身心能力仍然無法達到NASA(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的要求。有時由於掙得少或錢不夠,有很多東西我們無法得到:我們想買新鮮玩意兒,想要新裝備或者小車,奈何收入微薄,貸款不足;沒有足夠的首付,買房也很艱辛。有些人可能沒這麽多限制,但即便那些最聰明、最健康、最富有的人也有時間的限制。不管出於什麽原因,自然和經濟資源的匱乏都是不可避免的,每個人都會面臨這樣或那樣的不足。

  這些不足意味著,要想盡人事,就必須做出權衡。以教育為例,青少年必須考慮大學學位和大學貸款是否能在未來獲得收益。商業也是一場權衡遊戲:店主在分配每月進賬時,必須在穩定健康的現金流緩衝和建立庫存、聘請新員工(為了招攬顧客)等風險較高的選擇中進行權衡。同樣,家庭管理也要面對一系列平衡抉擇:是花錢還是攢錢,是工作還是休假,是選擇固定利率還是浮動利率抵押貸款。

  經濟學是關於權衡取舍的研究,是一門借鑒了數學、物理等硬科學,以及歷史、心理等軟科學的綜合科目,因此很難界定。本書表明,經濟學主要研究短缺問題、短缺迫使我們做出的權衡,以及當權衡恰當時市場如何能有效地分配稀缺資源。本書文章涉獵廣泛:小到從怎樣玩彩票最賺錢,到為什麽人們喜歡在安靜的車廂交談等日常問題;大到從罰款或坐牢是否是制止犯罪的最佳方式,到為什麽國家無力避免金融危機等問題。二者的相通之處在於:當人們面臨微妙的平衡時,為什麽會做出這種選擇,以及如何能做出更明智的選擇。

  危機中的經濟

  目前全球最緊迫的短缺可能是收入不足。2014年全球產值,即全球GDP(國內生產總值)約為75萬億美元,以全球總人口數70多億人計算,人均產值約為10700美元。但對很多人來說,這一數字像是天方夜譚。全球1/7的人口處於極端貧窮中,生活十分拮據,日均消費不足125美元,折合下來每年不足450美元。因此,資源不足限制了人們的生活條件。低收入國家統計的死亡人數中40%是15歲以下的兒童,而在發達國家這一數據僅為1%。貧窮的人們因為本可以避免的原因而不幸喪命。2012年,在低收入國家因艾滋病、瘧疾、肺結核和腹瀉疾病而死亡的人數達到600萬人。

  其中大多屬於資源分配問題。極端貧窮通常意味著食物的匱乏,2012~2014年全球805億名營養不良的人中有791億人生活在發展中國家。這些人的飲食缺乏卡路裏和蛋白質,從而會消耗精力,損害肌肉,從而更容易感染疾病。與此同時,發達國家的人們每年卻會浪費價值約4000億美元的222億噸食物,比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糧食生產總值還要多。如果這些錢能送給世界上較為貧困的人們,這些人一年就會有400美元,折合為一天約11美元,那麽極端貧困就會被根除。如果世界經濟是一臺分配稀缺資源的機器,那麽食品經濟則反映出這臺機器出現了非常嚴重的問題。

  國家內部也有天壤之別。在過去30年,美國最底層1/10的人的工資因通貨膨脹而下降了5%,而最高層1/10的人的實際收入增加了50%。收入差距擴大不僅存在於發達國家,在印度俄羅斯等新興國家中,不平等現象更加突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這一問題也同樣嚴重。在20世紀80年代,中國最高層1/10的人的工資是最底層1/10的人的65倍,2012年擴大到62倍。在G20(20國集團)大型經濟體中,僅有巴西的收入差距在過去十年內有所縮小。

  全球財富越來越集中。在美國,20世紀70年代末最富有的01%的家庭擁有全國7%的財富,在2012年則攀升到22%,僅有16萬戶家庭擁有2000萬美元以上的凈資產,合計資產32萬億美元,與德國經濟體量相當。人們在努力、天賦和運氣上的不同會造成不平等,但很多人擔心這種差異會越來越根深蒂固。在美國,家族基金會持有的巨額財富已經形成了新的特權階級,因此將財富與慈善結合,可以確保財產繼承人同樣能進入頂尖大學。

  新的經濟分界線也隨之而來。接下來十年內主要的經濟爭奪可能不會發生在窮人和富人之間,而是發生在老年人和年輕人之間。目前的退休人員數量龐大,對社會經濟構成了極大的挑戰。1946~1965年美國出生的嬰兒數量為7600萬人,比1925~1945年多3000萬人,比1965~1985年多2000萬人。很多發達國家都出現了這樣的情況。嬰兒潮一代現在大多是49~69歲,閑下來的日子還有很多——1940年男性平均壽命不足60歲,如今已接近80歲。很多人坐收養老金的年數會比他們工作的年數還要長。

  這些費用都由50歲以下的人承擔。人們普遍認為,國家養老金是從大家多年辛勞所得的錢罐裏拿出的,但其實這個錢罐根本不存在。在這套 “走人給錢”的體制下,養老保險實際上來自適齡工作人群的稅收。這一賬單會越來越讓人頭疼:2009~2014年因嬰兒潮一代開始退休,英國養老金占政府開支的比例從13%上升至15%。從英國到巴西,這種不可持續的巨額養老金體系改革困難重重:65歲以上的人仍有投票權,削弱他們的福利可能會讓參選人輸掉選舉。除非這種情況發生改變,否則全球養老金支出將會激增。

  這樣的資金支持來之不易。很多工人生活前景不明朗。2014年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中發達國家的失業率為7%,意味著4600萬人處於失業狀態,這一人數比整個英國的勞動力還要多50%。有些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