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歐洲的火藥桶:下一場歐洲戰爭將在哪裏爆發?

2016-11-16 07:30:00 和訊網 

  從1914~1945 年,歐洲約有1億人由於政治原因殞命,其中包括戰爭、種族滅絕、大清洗、人為饑荒等,原因不一而足。這個死亡人數無論是在任何地區和時代,都足以駭人聽聞。在過去400年裏,歐洲各國共同征服了世界上的大部分地區,人類對自身的看法也隨之

  改變。因此對歐洲來說,這一數字格外令人震驚。隨著歐洲在全球開疆辟土,人們的日常生活也發生了翻天覆地 的變化。過去,人們只有親赴演奏會現場才能聆聽音樂;在很長一段 歷史時期內,讀書識字毫無用處,書籍更是難得一見。正是人類的 意誌造就了這段“黑暗時期”。而如今,男人的平均壽命增長了一倍, 婦女也不再屢屢死於分娩。截至1914年,歐洲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 面都大為改觀,世界其他地區也隨之發生巨變,其變化之迅速、影響 之深廣令人難以想象。

  我們不妨設想,1913年,你正在歐洲某個國家的首都參加音樂會。 節目單上有莫紮特和貝多芬的經典曲目。那是一個寒冷的冬夜,而大 廳裏燈火輝煌、暖意融融。淑女們身著霓裳輕裘,個個姿態優雅。在 美輪美奐的大廳裏,嚴冬似乎不復存在。其中一人剛剛向東京發去電 報,安排將絲綢裝船,載著貨物的輪船將於一個月內運抵歐洲。還有 一對夫婦乘坐三個小時的火車,從100英裏外趕來參加這場盛會。然而,在15世紀末歐洲開始探險活動之前,上述任何事情都不可能發生。由歐洲大型交響樂團演奏的莫紮特和貝多芬的曲目可謂舉世無 雙。莫紮特的樂曲令人飄飄欲仙,而貝多芬的每一個音符都與塵世有 著千絲萬縷的聯系。聆聽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時,人們不禁會聯 想起革命、共和、理性,甚至感覺人類竟像上帝那般莊嚴神聖。歐洲 正是以其精彩絕倫的藝術、深邃的哲學思想以及先進的政治制度將人 類引領到了前所未有的境地。對當時的許多人來說,他們宛如站在天 堂的門口。我想,假使我也生在那個年代,必定與他們心有戚戚焉。 然而,誰也不會料到風雲突變,歐洲從此陷入了萬劫不復的深淵。

  在之後的31年裏,歐洲禍起蕭墻、分崩離析。科技、哲學、政治曾 經令歐洲人稱雄世界,如今卻對他們反戈一擊。或者更為準確地說, 歐洲人利用它們同室操戈、自相殘殺。31年後,歐洲變成了一座滿 目瘡痍的荒冢,到處都是頹垣斷塹的城市和流離失所的人群。貝多芬 《第九交響曲》中的《歡樂頌》不再是對歐式生活的贊美,反而成為 對歐洲人自命不凡的莫大(博客,微博)嘲弄。

  歐洲的這種遭遇並非獨一無二,因為其他文明也同樣經歷過動 蕩、戰爭和種種暴行。但其突發性、慘烈和迅疾程度以及對全球造成 的後果卻無可比擬。其中,最異乎尋常之處在於歐洲文明自我毀滅的 能力。對於這一點,我們或許可以從歐洲殘暴的殖民統治、根深蒂固 的社會不平等現象以及四分五裂的狀況中窺知一二。盡管如此,高度 發達的歐洲文明與集中營之間的聯系,仍然令人觸目驚心。

  幾個世紀以來,歐洲人在全球攻城略地的同時,歐洲國家間也 戰火不斷。整個歐洲仿佛建立在流沙之上,統一總是稍縱即逝,這一 點的確令人費解。事實上,歐洲的地形也註定了它們難以同舟共濟, 因為歐洲並非一塊整齊劃一的大陸,而是由形形色色的島嶼、半島以 及橫亙其間的崇山峻嶺組成,此外,還有海洋、海峽、層巒、深谷和 一望無際的平原。與美洲不同的是,歐洲的河流並未百川歸一,而是各自奔流。

  除大洋洲以外,歐洲是世界上面積最小的大洲,但歐洲大陸上的 國家星羅棋布。時至今日,歐洲小國林立、人口眾多,共有50 個獨 立的國家(包括土耳其和高加索地區),人口密度為每平方公裏72.5人,歐盟國家為每平方公裏112 人,而亞洲為每平方公裏86人。很 顯然,歐洲支離破碎、人滿為患。

  這種地形意味著,歐洲很難通過征戰取得統一,且蕞爾小邦也 能長期生存。公元1000年與公元2000年的歐洲地圖相差無幾,這便 是明證。歐洲國家鱗次櫛比,長期以來毗鄰而居,深仇宿怨使他們很 難信任和寬宥彼此,導致其一再重燃戰火。與此前的衝突相比,20世紀的兩場戰爭大同小異,唯一的區別在於,這一次導致天下大亂的 是科學技術的優劣和意識形態的差異。

  歐洲四分五裂、邊地眾多,不同國家的宗教和文化在這裏相互 碰撞、融合。雖然各國的政治邊界往往就在其中,但邊地的範圍要相 對廣闊。從許多方面來講,邊地的作用甚至比邊界更為重要。我們不 妨設想一下墨西哥美國的邊境,其分界線雖然一清二楚,但墨西哥 的影響、語言和人口早已越過這一界限,還在不斷向邊界以北延伸。 同樣,美國的文化和商業往來也一直在向邊界以南蔓延。住在兩國邊 境地區的墨西哥人由於吸收了美國文化,與其他墨西哥人顯得格格不 入。而邊境以北的盎格魯文化也發生了嬗變,逐漸轉變為一種奇特的混合體,邊地居民甚至創造了一種屬於自己的語言“Spanglish”,即“混有西班牙文的英語”。這些人非常獨特,彼此的共性有時甚至超出了他們與國人之間的相同之處。

  我住在得克薩斯州的奧斯汀南部,那裏的地名多為英語或德語,因為德國人也曾在奧斯汀以西定居。當我沿著I-35州際高速公路南下時,看到的都是諸如“新布勞恩費爾斯”之類的德語地名。但隨著距離聖安東尼奧市越來越近,路旁的地名變成了西班牙語,讓我常常錯以為自己身處墨西哥,盡管美墨邊界尚在100多英裏以南。這一點足以說明許多問題。

  這種邊地在歐洲不勝枚舉,其中最重要的一塊邊地(俄羅斯以西地區)將俄羅斯與歐洲大陸分隔開來。這一邊境地區面積遼闊,包含烏克蘭、白俄羅斯和立陶宛等數個國家。在過去100年裏,我們看到,由於俄羅斯不斷蠶食鯨吞,雙方的政治邊界大幅西移,而邊界東部出現了一些新興獨立國家。無論當時雙方的邊界究竟位於何處,該地區居民彼此之間的共性,超出了與俄羅斯或者西方之間的共性。實際上,“烏克蘭”一詞在俄語中意為“邊區”,也即邊地。

  雖然這一邊地對歐洲歷史產生了決定性影響,但歐洲意義重大的邊地遠不止於此。法語區與德語區之間的分野從北海一直延伸到阿爾卑斯山;巴爾幹地區橫亙於中歐和土耳其之間;比利牛斯山位於伊比利亞半島和其他歐洲國家的交界地帶;匈牙利四周有一些面積較小的邊地,那裏的匈牙利人處於羅馬尼亞和斯洛伐克的統治之下。此外,英吉利海峽這處海上邊地將英國與歐洲大陸阻隔開來。歐洲面積雖小,但人煙稠密、宿怨不斷,因此邊地永遠不可能消失。歐洲的歷史無疑為此提供了明證。

  在邊境地區,多元文化相互融合,走私往往是一種正當生意;同時,這裏也是各國兵戎相見之地,即一觸即發的危險地帶。如今,萊茵河地區雖然太平無事,但歷史上並非如此。從1871年起,萊茵河地區和法語區之間一共爆發了3場戰爭。當時,由於法德之間存在深固而嚴重的分歧,該區域就像一個火藥桶。一旦擦槍走火,勢必烽煙四起。現在看來,俄羅斯以西的邊境地區也已危機四伏,那裏雖然風雷激蕩,但火勢只是剛剛開始蔓延,還未形成燎原之勢,因此尚未來滅頂之災。

  “一戰”和“二戰”期間,歐洲的所有邊地都火藥味彌漫。它們迸發的火星燎起熊熊烈火,並迅速向四周擴散。1914年,歐洲全境掀起了疾風暴雨。戰火短暫平息後,1939年戰爭再次爆發,其劇烈程度在世界史上都堪稱罕見,甚至絕無僅有。人們充滿了恐懼之情與可怕的回憶,而這種情緒一旦被觸發,邊境地區很快就為烈焰所吞噬,並匯聚成一場空前的浩劫。

  右翼政黨:新歐洲戰爭的“癌細胞”

  “二戰”後,歐洲進行了艱難的重建,並在外援下恢復了獨立。 人們從一片焦土之上總結出這樣一句話:“永不重演。”從這句話可 以看出,猶太人已經發誓,決不允許大屠殺再次發生。一般情況下, 歐洲人不會時常提起這句話,但這種堅決的態度影響了他們的一舉一 動。那些在31 年烽煙中幸免於難的人們,緊接著又迎來了冷戰。這 場戰爭關系著歐洲的生死存亡,但決定權卻掌握在莫斯科與華盛頓手 中。最終歐洲並沒有爆發戰爭,這一點筆者會在下文詳談。威脅解除 後,歐洲人的目標仍是不再重蹈31 年的覆轍,他們絕不會讓昔日可 怕的遭遇重演,或者像冷戰時期那樣將自己置身險境。為了這一信念, 歐洲人犧牲了龐大的帝國和手中的權力,甚至在某些方面放棄了自己 在世界格局中舉足輕重的地位。

  為了結束戰爭的噩夢,歐盟應運而生。這一機構的宗旨是促使 歐洲國家緊密團結,共同走向繁榮昌盛,從而使任何一個國家都沒 有理由破壞和平或者相互傾軋。極具諷刺意味的是,幾個世紀以來, 歐洲一直致力於擺脫異族壓迫、爭取國家主權和民族自決權的鬥爭。 雖然他們曾經親眼目睹違反這一原則所造成的惡果,但他們仍不願為 此放棄自己的道義及職責,他們為之奮鬥的目標是確保所有國家均保 留各自的主權,且任何人都不得將其剝奪。貝多芬的《歡樂頌》被定 為歐盟的盟歌,但早先的嘲諷意味如今已經消失殆盡。

  當今世界最重要的問題在於,我們是否已經真正摒棄衝突與戰 爭,抑或這只不過是一次短暫的間奏、誘人的假象?歐洲無疑是全球 最富庶的地區之一,GD之和超過了美國。歐洲與亞洲、中東和非 洲接壤,因此,一旦爆發新一輪戰爭,不僅歐洲會改天換地,整個世 界都會發生劇變。至於歐洲是否走出了31年戰亂的痛苦以及此前漫 長千年的陰影,其答案乃是考慮未來任何問題的關鍵所在。

  這也是筆者創作本書的意圖,而且這個論題從許多方面對我的 人生產生了重要影響。1949 年,我出生在匈牙利,而我的父母分別生於1912年和1914年。我的家庭正是在這31年間及隨後一段時間組建的,當時歐洲正處於驚恐萬狀之中。而我們之所以離開歐洲,是 因為我父母深信,歐洲精神已經深受腐蝕,這種狀態雖然可以在短時 間內隱介藏形,但最終還是會暴露無遺。作為一個美國人,在我生活 的世界裏,所有事情都源自於個體的決斷;作為歐洲人,在面對盤根 錯節、令人茫然的歷史時,任何決定都顯得毫無意義。作為美國人,我學會了直面這個世界;作為歐洲人,我學會了逃避現實。我之所以 要探索這一歐洲之謎,究其原因,是源於父母在餐桌旁的交談以及夜 深人靜時的夢魘。因為歐洲人的生活態度迥異於美國人,我產生了 “認同危機”,僅從這一詞語便可以推斷,我已經深受美國文化的影響。 既然兩者兼而有之,那我究竟是何許人也?歸根結底,只有一個問題:歐洲是否真的已經改弦易轍,還是註定要時常為《歡樂頌》所嘲弄?

  青年時代,我選擇對政治哲學進行研究,因為我希望盡可能從 最高層面正視這一問題。在我看來,人類社會最根本的問題必然歸結 為政治問題。政治關乎社會及其賦予民眾的義務、權利和敵友關系。而哲學對最普遍的事物進行剖析,迫使人們重新審視那些看似熟稔實 則陌生的東西。對我來說,這才是獲得真知灼見的不二法門。

  人生當然不會如此簡單。在研究所裏,我開始專攻德國哲學。作為一名猶太人,我想要知道,那些蓄意屠殺兒童並將其奉為國策的人究竟作何感想。當時正值冷戰時期,所以我清楚,所謂“歐洲問題”實質上是蘇聯問題,因為蘇聯人對我生活的影響並不亞於德國人。卡爾•馬克思可以說是剖析這一問題的理想切入點。時值仇視斯大林的 “新左派”方興未艾,因此我選擇對這個派別進行研究。

  為此,我曾多次返回歐洲,結識了不少歐洲新左派的朋友,因為我希望了解該派思想家如阿圖塞、葛蘭西和馬爾庫塞等人的觀點,所以不能只在圖書館中閉門造車。外界局勢雲譎波詭、瞬息萬變。對多數人來說,新左派只不過是一種泡妞的手段、一場時髦的社會運動。對少數人來說,他們試圖籍此認識世界,尋找匡時濟世的良方。只有屈指可數的一小撮人,把它視為己任以及使用暴力的借口。

  人們常常忘記,20 世紀七八十年代在“基地”組織出現之前, 歐洲暴力活動就有愈演愈烈之勢。恐怖分子在許多歐洲國家實施暗 殺、綁架,並炸毀建築物。美國同樣存在提倡暴力的左派,只是其影 響微乎其微。這些組織雖然數量有限,但引起了我的極大關註。政治 暴力在歐洲卷土重來,在這場運動中,人們偶然會提到階級鬥爭,但 並沒有信以為真。

  當時出現了一種用槍射穿敵人膝蓋骨或腿部的報復行為。我永 遠無法確定,比起奪人性命,令其受傷致殘究竟是更仁慈還是更殘忍。在我看來,這些人最值得警惕,因為他們正在重蹈31 年的覆轍。他 們對所謂的道義責任信以為真,並拒斥社會價值,妄圖擺脫束縛,作 出可怕的行徑。在與其中一些人交往時,我註意到,他們並非真的希 望改變任何事情。他們之所以會采取暴力,完全是出自對他們生於斯 長於斯的這個世界的憤怒,以及對任何庸庸碌碌之輩的蔑視。他們視 後者如寇讎,並自詡為“復仇者”。

  與這些人相處越久,我就愈加對歐洲人的看法表示懷疑。因為 歐洲人普遍認為,他們已將過去拋諸腦後,而這種自信正在與日俱增。然而,在我看來,這就像醫生在癌癥手術中漏掉了幾個細胞,一旦遇 到合適的環境,病癥就會死灰復燃。20世紀90年代,歐洲爆發了兩 場區域戰爭,即巴爾幹半島的波黑戰爭以及高加索地區的車臣戰爭,但歐洲人對此不予理會,認為這兩場戰爭不具代表性。他們對左翼極端分子也不甚關心,稱他們也不具代表性。今天,他們同樣對右翼暴 徒熟視無睹,稱他們不具代表性。這種觀點反映了歐洲人的倨傲自信,它或許有一定的合理性,但並非不證自明。

  歐洲正經受著嚴峻的考驗。就像人類社會的所有其他機構都會 遭遇艱難一樣,歐盟也正面臨著一系列棘手的問題,其中大多數是經 濟問題。歐盟的宗旨是促進“和平與繁榮”,假使繁榮不復存在,或 者在某些國家消失不見,和平是否也會難以為繼?我註意到,目前一 些南歐國家的失業率已經與美國大蕭條時期的失業率持平,甚至超出 這一水平,這究竟意味著什麽?

  以上就是本書將要探討的問題。其中部分涉及“歐洲卓異論”,即認為歐洲已經解決了世界上其他國家尚未解決的和平與繁榮問題。 這或許是事實,但仍需加以討論。假如歐洲並非天賦異稟,而是陷入 了困境,那麽接下來將會如何?

  這個問題包含以下三個方面:首先,歐洲為什麽會成為人類世界自我發現和自我轉變之地?此事是如何發生的?其次,既然歐洲文明如此璀璨,那麽歐洲是否存在自身缺陷,從而引發了31 年的烽煙?如果這些缺陷確實存在,那產生的原因何在?最後,上述問題一旦澄清,我們就可以預知歐洲的未來及其潛在的危險地帶。如果歐洲已經翻過了血雨腥風的歷史殘篇,這無疑是一條重要的信息。反之,如果歐洲尚未超越這段歷史,其暗含的信息將更加重要。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來審視過去500 年中歐洲人的境況。

歐洲的火藥桶:下一場歐洲戰爭將在哪裏爆發?

    原書名:《歐洲新燃點》一觸即發的地緣戰爭與危機 Flashpoints: The Emerging Crisis in Europe

    交替書名:燃點:新興歐洲危機歐洲新興危機之燃點

    作者:喬治•弗裏德曼(George Friedman)譯者:王祖寧

  出版社:廣東人民出版社  

(責任編輯:李瑩 HN016)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歐洲的火藥桶:下一場歐洲戰爭將在哪裏爆發?》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