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美最高法院的追求

2017-01-18 05:03:46 法治周末 
  
美國憲法150周年時美國發行的麥迪遜紀念郵票。

美國憲法150周年時美國發行的麥迪遜紀念郵票。

  陳夏紅

  1789年9月,美國國會通過了《司法法》,時任總統喬治·華盛頓提名約翰·傑伊出任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當時的最高法院豬嫌狗不愛,大法官們每年只能見兩次面,每次見面時間不過兩三周,其他大部分時間,大法官們都是騎馬出行,巡回聽審,把正義寫在美利堅大地的每一寸土地上。而在外出期間,條件極其艱苦簡陋,只能在擁擠汙濁的小旅館裏因陋就簡。

  此時,最高法院的地位在美國憲政體系的最底層,主流的觀念認為國會才是違憲審查的終極機構。傑伊在擔任首席大法官期間,曾短暫地抽身去競選紐約州長,甚至還被華盛頓總統委派去出任英美談判的特使。1795年,傑伊二度競選紐約州長成功,他毫不猶豫地辭去了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職位。

  在這幾年間,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的建設亦如火如荼,氣勢恢宏的總統府、巍峨莊嚴的國會大廈都拔地而起,但沒有人想著給最高法院修建個容身之地。用斯隆和麥基恩的話說,“在1801年1月之前,最高法院的最大奢望僅僅是在尚未完工的國會大廈裏騰出一個坊間,作為大法官們偶爾見面開會之用”。

  1800年12月18日,傑伊紐約州長任滿,時任總統亞當斯致函傑伊,準備邀請傑伊重回最高法院。傑伊溫和但明確地拒絕了亞當斯總統的雅意。傑伊構建美國憲政體系功勞甚高,但連他本人都不待見最高法院,怎麽能苛求其他國民將最高法院奉如明珠呢?

  1801年2月4日,馬歇爾在陰冷微雨的天氣中,正式就任聯邦最高法院大總統。他就任一周後,最高法院終於在國會大廈中覓得一席之地而正式開庭,這個法庭還不得不與哥倫比亞特區法院共用。2月10日首次開庭時,只有馬歇爾和庫欣、華盛頓、蔡斯4位大法官到場,佩特森和摩爾大法官沒有來,而費城的法院書記官達拉斯拒絕移居華盛頓特區。

  然而,包括傑伊在內的很多人萬萬沒想到的是,正是這位約翰·馬歇爾,最終改變了美國最高法院的地位和命運。而且,那僅僅是兩年以後的事情。

  1801年3月4日,約翰·亞當斯總統將屆滿離任。在離任前,他有大量的工作要完成,尤其要簽發數不清的任命狀,確保總統更叠後,美國的政治依然控制在聯邦黨人手中。在這種情況下,唯一能幫上他忙的,便是國務卿兼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馬歇爾。

  囿於當時的政治形勢,亞當斯必須要確保這些任命能夠在卸任前,就得到參議院的批準,否則的話,一旦共和黨總統上臺,聯邦黨人對參議院的控制權亦將不復存在。根據《司法法》,美國新設了6個聯邦巡回法院,並增設16名聯邦巡回法官;而根據國會新通過的《哥倫比亞特區管理法》,亦將產生3位法官和其他數位官職。亞當斯和馬歇爾緊鑼密鼓,馬不停蹄地提交並發布任命。

  1801年3月2日,周一,亞當斯、馬歇爾經過一個艱辛的周末,向參議員提交了42名治安法官、地方公證員、遺囑登記員、遺囑認證法院法官等其他職位。3月2日一整天,參議院都在通宵達旦地審核這些提名,一直到3月3日午夜,參議院才完成所有審核任務。亞當斯熬夜簽署了所有任命狀,並派人送給國務卿馬歇爾,只要馬歇爾附署並送交任命者,這些程序便全部完成。但問題也出在這裏,馬歇爾此時忙於操辦總統就職典禮,就讓他的弟弟詹姆斯代送委任狀。但他這個弟弟沒法一次性全部帶走委任狀,便自作主張退回部分委任狀。這裏面就包括新任命的治安法官威廉·馬伯裏。

  傑弗遜就任後,他的國務卿麥迪遜一同就任。麥迪遜和傑弗遜發現這些未送出的治安法官任命狀後,按理說,他們完全可以完成送達程序,確保這些“午夜法官”順利上臺。然而,他們對亞當斯的突擊任命本就怒不可遏,這下落在他們手裏,當然兇多吉少。傑弗遜稍事思忖,決定扣留部分委任狀。被削減的人中,同樣包括新任命的治安法官威廉·馬伯裏。

  這下馬伯裏不幹了。他為這個職位也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1801年12月16日,亞當斯政府時的檢察總長帶著一個奇怪的訴求來到最高法院,他代理了4位被麥迪遜扣押任命狀的治安法官的訴訟。這便是馬伯裏訴麥迪遜案的由來。1803年2月24日,在馬歇爾首席大法官的主持下,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就馬伯裏訴麥迪遜案作出石破天驚的判決,由此奠定美國最高法院的獨立地位。
(責任編輯: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美最高法院的追求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