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張獻忠的風流情史 霸占王妃納妻妾300余名,沒有一個女人是真愛

2017-01-19 08:09:29 封面新聞 
忽一聲,鼙鼓揭天來,繁華歇。名播蘭馨妃後裏,暈潮蓮臉君王側。繪圖羅樂
忽一聲,鼙鼓揭天來,繁華歇。名播蘭馨妃後裏,暈潮蓮臉君王側。繪圖羅樂
《錦裏新編》中記載的蜀王嬪妃李麗華吞金自殺。
《錦裏新編》中記載的蜀王嬪妃李麗華吞金自殺。
華陽縣縣令沈荀蔚在《蜀難敘略》中記錄下張獻忠入川後的暴行。

  華陽縣縣令沈荀蔚在《蜀難敘略》中記錄下張獻忠入川後的暴行。

  刀槍在手,美女都有。

  這是大西王張獻忠的至理名言。做不了皇帝,先稱霸一方,後宮佳麗沒三千,至少湊成三百。

  張獻忠一生冊封了4個皇後,擁有300名嬪妃。威猛有余,柔情不多。作家鄭光路和蔣藍的評價不謀而合,“長相不好,人又粗魯,女人都不會喜歡。”總會有個浪漫故事吧?鄭光路搖搖頭,“他少有憐愛之情,是個淡漠的人。”

  強取豪奪、霸占王妃、淫人妻女,張獻忠的生活相當糜爛,所歷女人都對其憤恨有加。多處史料記載,剛剛還在伺寢的女人,他轉身就可以命令人將她殺掉。無論是替夫復仇的蜀王妃,還是被風光迎娶的陳皇後,抑或是假意承歡的歌女曼仙,都在節烈中做了刀下亡魂。

  刀兵齊舉,旌旗擁,長驅入。歌樓舞榭,風卷落花愁。

  迷戀王妃

  席上歡笑

  美人突起發難

  崇禎十七年八月九日(1644年9月9日)下午,成都蜀王府內,一陣“轟隆隆”的爆響聲,打破了往日的寧靜。

  蜀王朱至澍無心舞筆濃墨,神色張皇,蜷縮在承運殿內,由著原配邱妃和一名宮女緊挨身邊。

  不一會,五個妃子和一群宮娥彩女驚惶地跑來。

  “賊入宮城了?你們張惶至此。”年僅十七歲的寵妃許若瓊問道。

  老太監王宣、小太監李娃子一齊奔來,哀叫:“不好了,獻賊兵馬已殺進王府來了,各人快逃命吧!”

  朱至澍慢步挪到王府社稷壇八角井側,邱妃緊挨上前,矮胖的朱至澍閉上眼,跳入井中,邱妃隨後。

  妃子美 手足無措柔情起

  蜀王既死,王府中不少人選擇歸順。老太監王宣率宮中雜役、太監、宮女數千人,來到金水橋側,跪迎張獻忠。

  張獻忠命王宣搜索宮中。片刻,兩個王妃帶到張獻忠面前。

  張獻忠見兩個女人姿色艷麗,背手走近細觀。左邊,蜀王嬪妃李麗華,秀雅絕俗,美目含淚、含辭未吐,說不盡的憐愛可人。再看右邊的蜀王遺妃許若瓊,張獻忠竟感到難以呼吸,她肌膚勝雪,雙目猶似一泓清水,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華麗,讓人為之所懾。

  許若瓊,蜀王生前最愛的寵妃之一。一直以來,過著珠璣美玉的日子,不曾遭遇這等巨變。

  雖然眼前大漢威勢驚人,許若瓊沒有半點恐懼,傲氣站立,冷冷地盯著這個傳說中異常兇悍的大賊。

  多年戎馬生涯,張獻忠睡過的美人成百上千,但這次,面對如此高雅的許若瓊,竟手足無措,心頭柔情起。

  妃子笑 暗裏狠手報夫仇

  愉快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順利攻占下蜀王府,天色已晚。睡前宴飲,張獻忠大醉,舉止愈發乖謬。

  “好好伺候我老張,封你當皇後!”張獻忠喝起來。許若瓊面露難色,與溫情的蜀王比,眼前的張獻忠實在粗暴。她掙紮片刻後,轉而臉現喜色,舉杯,“謝大王,臣妾再敬大王一杯!”

  推杯換盞間,張獻忠沈醉在美人的輕顰淺笑裏,沒了防備。許若瓊快速拿起桌上盛酒銀瓶,朝著他的頭,猛地砸去。

  冷不防被偷襲,張獻忠清醒過來,瞬間,拔刀在手,怒斬若瓊右臂。許若瓊痛叫著,仍以左手亂打,左手再被砍,許若瓊倒在地上,罵聲不絕,“報王仇,恨沒殺賊。”。屋外衛士衝進來,一陣亂刀後,許若瓊慘死在地。

  “蜀中女人如此可惡!來人,把這蜀王府中女人殺光!”張獻忠大罵。於是,宮中老弱女人遭軍士遍殺,年輕漂亮的則被趕到“婆子營”,成為充實隨軍的妓女。

  妃子亡 吞金自殺不歡顏

  一同被獻給張獻忠的蜀王嬪妃李麗華,在許若瓊被帶走後,回到了自己的寢殿。作家鄭光路研究了《明史》《蜀碧》《錦裏新編》,還原了另一個節烈的嬪妃。聰慧的她曾是蜀王對詩作畫的知音,如今,卻要伺候一個粗莽野夫,絕食五天,卻沒死掉。李麗華吞下一塊金幣,皺著眉痛苦死去。

  寧當血刃死,不作衽席完。從今後,斷魂千裏,空留烈女恨。

  歌女剛烈

  我雖賤 豈肯歌酒陪反賊

  張獻忠的軍隊以流竄劫掠為目的,闖入各地。因此,百姓多有不服,罵他們“流賊”。

  崇禎十六年(1643),張獻忠破荊州後,本想來場慶功晚會,不想碰了一鼻子灰。

  召惠府樂戶十多人,一個個妝容精致的歌女入座,撥琴獻唱,張獻忠咧嘴開懷。熱鬧中,一女子卻神色堅決,閉口不唱。

  “停!”張獻忠對女子問道,“你是誰?怎如此大膽?”

  “小女瓊枝。”

  “何故不樂?”

  “我雖賤,豈肯歌酒陪反賊!”瓊枝把琴重重地砸在地上。

  “你敢不陪老子?”張獻忠拔出了劍。

  瓊枝冷笑:“你不過就會殺人罷了,我不怕死!”

  張獻忠怒極,令人刀剮瓊枝。

  另一歌女曼仙卻刻意逢迎,張獻忠大喜,寵幸無比。

  一天,張獻忠像往日那樣,睡前豪飲,曼仙趁他不備,悄悄在酒中下了毒。

  “你先飲!”不知情的張獻忠,想要調情,便手挽其頸,強灌曼仙。

  曼仙立飲而斃,張獻忠恍然大悟。

  蔣藍說,張獻忠失敗逃離的過程中,又反感起女人,認為她們減慢了行軍速度。命令營士殺掉自己的妻女,最後,連自己的妃子們也不放過。據記載,張獻忠遍殺後妃,幸存者只有幾十個。

  張獻忠如此帶頭,下面將官、兵卒更亂來,別出心裁地“創造”了殘暴的方式:“婦人奸淫後即以試刀”,稱為“礪石”;“剖孕婦之腹”叫作“接寶”……

  春風玉露,玉樓金闕。心冷君王側,淚盈襟血,憑誰說?

  強娶皇後

  十天冷淡

  張獻忠殺機畢現

  在成都建立大西政權後,張獻忠的荒淫夢越發膨脹。他學起明朝後宮設置,禮冊妃嬪。據傳教士記載,張獻忠耽酒好色,共納妃嬪三百名。

  剛進入成都時,張獻忠本已有皇後“劉氏”,但他不滿足,前後又迎娶了4名新皇後。皇後丁氏、白氏、劉氏出身較為低微,遠不如陳氏尊貴。

  “陳演的女兒”,是作家蔣藍對陳氏高貴身份的概括。

  奪女為後 哪管禮儀為何

  陳演是四川井研縣人,崇禎十三年(1640年),由禮部左侍郎兼東閣大學士入相,次年,晉升為吏部尚書。十六年,代周延儒為明朝首輔。

  蔣藍說,陳演的地位就相當於宰相,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正是因此,張獻忠娶他女兒,會有一種格外的成就感。

  張獻忠入川後,右丞相嚴錫命見許多前明降臣丟了命,害怕了。他揣摩起來,這個張獻忠既好色,又喜歡耍帝王排場。腦殼滴溜一轉,來到張獻忠面前獻媚,“微臣恨不披肝瀝膽,為老萬歲效犬馬之勞!微臣已上條陳甚多,微臣今又想:老萬歲繼嗣不廣、龍子不多,皆由民間所掠女子不足以配聖德。今有前明首相陳演之女,老萬歲可娶之為皇後!”

  張獻忠果然很高興,“嚴先生,應當怎樣行策封皇後之禮呢?”

  見張獻忠和顏悅色了,嚴錫命膽子大起來,引經據典,大談策封皇後之禮儀。

  半個時辰過去了,嚴錫命還在滔滔不絕。張獻忠聽膩了,拍桌而起,勃然大怒,“皇後何必儀註!只要咱……便是一塊皇後矣!要許多儀註何用?”(《明季南略》原文記載)。

  鄭光路認為,張獻忠言語粗鄙,這段記載生動再現了他粗俗特質。

  金屋藏嬌 美人不識王趣

  很快,大西軍攻取井研縣,奪走陳演之女。

  想起金屋藏嬌等動人故事,張獻忠也想逗女人樂一回,他命令道:“咱老子討皇後,要風光!架彩橋、鋪彩路,直到老子的皇宮!”

  《蜀碧》等史料記載這天繁華情景,十數丈高的彩橋從成都南門五裏外架起直達蜀王府皇宮,大道的左右欄檻上,上結綿棚、絡以明珠,象征著星辰;首尾,懸著水晶燈籠,象征日月。一眼望去,如長虹亙天,迷離奪目。

  走進這五彩繽紛的夢幻婚禮場景中,張獻忠仰面大笑,“老天爺讓老子討皇後,哪能不熱鬧熱鬧!封皇後之兄為國舅、翰林學士!陳娘娘要齋僧,大和尚賞銀十兩、小和尚賞銀六兩!”

  太監們以黃紙封銀,用櫃子擡入寺中,諸僧皆喜。有窮光蛋去求和尚,“願割發暫當個小沙彌,得六兩銀子後,以一半謝你!”

  令張獻忠失望的是,他滿心期待的陳皇後卻待他冷淡,不願逢迎。父親被李自成殺害,自己又落到這個草頭皇帝手裏,她怨恨。

  十天後,張獻忠不耐煩了,“擺啥首輔千金臭樣?來人哪,拖出去勒死,把封翰林學士的國舅一家,通通殺光!”

  一代名門閨秀,就此香消玉殞。

  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記者毛玉婷

(責任編輯:柳蘇源 HN091)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張獻忠的風流情史 霸占王妃納妻妾300余名,沒有一個女人是真...》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