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趙英:她是西安古城上空的雁 一直向著詩歌的方向飛

2017-02-13 13:59:45 和訊網  興安

  ——談趙英的詩集《我從陜北來》

  相比小說,詩歌是近幾年最活躍的一種文學形式。我們從博客微博、微信等新媒體中,看到最多的文學活動也是詩歌。各種筆會、采風、評獎等等,“青海國際詩歌節”“截句詩”“深圳詩歌朗讀季”“詩歌那達慕”,尤其給我印象深刻的是不久前劉禾編的《持燈的使者》(增訂版)舉行的活動,聚集了北島、李陀、芒克、劉禾、歐陽江河、唐曉渡等眾多詩歌圈內外的人士參與,會場被擁擠的水泄不通,詩人與讀者對詩歌的熱情形成了一個感人的文學氣場。在那一刻,我確實感到詩歌也許真是文學類型中最有魅力的一種形式。

  2017年是中國新詩誕生百年的紀念年,有人甚至建議把這一年定為“中國詩歌年”。越來越多的人走向了詩歌的閱讀和寫作,詩歌的出版和傳播也達到了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最繁榮的一個時期。這些此消彼長的變化,讓編輯和研究了30多年小說的我,忽然對詩歌和詩人產生了嫉妒。

  我雖然不大懂詩歌,但這幾年也應約些了幾篇評論和序言,回過頭來看只有《漂泊在漢語視界中的蒙古歌者》《尋求神諭的詞語》這兩篇文字還值得一提。記得我喜歡的敘利亞詩人阿多尼斯說過這樣一句話:“詩歌是一種力量,它能讓讀者回歸自身。”這句話後來幾乎是我閱讀詩歌,甚至是評價詩歌的一個角度和標準。我們的社會乃至世界是向外不斷擴展的,而“全球化”讓這種擴展有了前所未有的加速度,讓我們的生存常常處於不知所措的失重的狀態。文學也是一樣,包括小說、散文、報告文學,乃至戲劇,我們在雜誌、電視、網絡,還有舞臺上,每天看到的都是別人的故事,我們坐在家裏可以看非洲角馬大遷徙的現場直播,也可以在電影院裏觀賞最新的好萊塢大片,卻忽略了我們自己,甚至忘記了存在感。而在這種狀態之外,靜下心來,讀一首詩,或許能讓我們面對自己,回歸內心,讓失重狀態的我,重新認識存在的意義。這或許就是詩歌在今天的價值。

  不久前,我看到一本詩集《我從陜北來》,作者是來自陜北的青年女詩人趙英。她寫作的時間並不長,她的詩也不能說完全達到了我對詩歌的苛求,但是,作為一個普通的沒有得到專門的文學訓練的人,她能夠以文字,將生活中的所感所思和所悟轉換成詩的語言,並由此與讀者、與社會、與世界建立一種新的美好的關系,用自己微弱的詩歌之光照亮自己,獲得心靈的升華,我以為這是值得贊賞的詩歌寫作。我非常喜歡她的這首《左手寫詩,右手種菜》,這該是她寫作狀態的真實寫照:“你想做回古人/五千年或更遠/裸露著黝黑的身體/只兩片葉子遮蓋/你想看走過的腳印/想看月光下自己的影子/深深淺淺用力了就好/群魔亂舞端莊就好/遠方瞪著眼睛/你捂著焦灼匆促趕路/你還想找個適宜的稱呼/三流詩人村婦風兒/罷了!罷了!/撐起船帆/左手寫詩右手種菜。”我一直認為詩人應該是天生的,與身份無關,哪怕他(她)是個種菜的村婦,當內心的詩意萌芽的時候,就會拿起筆,寫下自己的“腳印”和“影子”,哪怕他(她)永遠成不了大詩人,但只要努力就好,端莊就好,正如她的另一首詩《有一個習慣》中寫的:“我不知道詩是什麽/只知道我已愛上了它。”這是絕對是一種難得的單純的對詩歌的景仰。

  詩歌是美好的,但詩人之路卻往往體驗著內心的矛盾與心靈的糾纏。在《說吧》中,她寫道:“我拒絕了烈酒/卻沈醉在蹩腳的詩裏一塌糊塗/不知歸路/陽光普照夜色也正好/我把自己一層一層剝開/要看你就看個明白。”詩確實能讓讀者回歸自身,但詩首先必須面對詩人自己,反觀甚至剖析自我,才能觸碰和感動他人。“在世上/生存著兩個我/一個在角落遐想/一個在煙火中流浪。”“一個沈封雪山/一個追逐著溫暖/這兩個我啊/疼痛在深秋的曠野/將揉碎的心祭奠/問佛:為什麽?為什麽?不賜予我和鄰家女一樣的生活。”  詩人西川在《詩學中的九個問題之我見》中曾批評當代詩歌中的“自我原諒、自我撒嬌、小布爾喬亞情調”,認為“中國詩歌形成了一種新的陳詞濫調:要麽描述石頭、馬車、麥子、小河;要麽描述城堡、宮殿、海倫、玫瑰”“既不提示生活,也不回應歷史,喪失了活力”。讀趙英的詩歌,你會發現她幾乎沒有受到詩歌圈這些“陳詞濫調”的影響。她直抒胸臆,卻不誇大自己的痛苦和憂傷;她寫親情與愛情,卻沒有矯揉造作或無病呻吟。在她的詩裏,既有幻想和渴望,也有懺悔和自責;既有輕聲的訴說,也有憤怒的吶喊。可以說,詩就是她生命的一部分,伴隨著她的心靈與身體,或者說詩是她的另一種存在形式,讓她在庸常的生活中時時產生詩的通感,並由此獲得了真實的生命意義。 (來源:中國詩歌網)

(責任編輯:李瑩 HN016)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趙英:她是西安古城上空的雁 一直向著詩歌的方向飛》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