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龍蝦之死

2017-02-27 04:40:29 證券時報  木木
    【緣木求魚】

  與粗枝大葉的古人相比,現代人就細膩得太多了。

  木木

  當年,孟老夫子曾經諄諄告誡過,“君子遠庖廚”。這話的意思挺清楚,即凡是君子或者自認為是君子的,都要離廚房遠點兒。

  為什麽一進廚房,就與“君子”的標準漸行漸遠了呢?其實,當年孟老夫子把自己的意思表達得挺明白,你想啊,在廚房裏泡著,拎了刀,不是殺這個,就是宰那個,整天雙手總是血淋淋的,生生死死看多了,想必心裏就再難有比較軟和的地方,這個樣子的人,怎麽可能成得了君子呢?

  從這個角度看,孟夫子說的還真是有點兒道理。不過,廟堂上的對答,許多時候都禁不住細琢磨,你稍微多個心眼兒,往往就能品出不同的味道來,“君子遠庖廚”,當然也難例外。

  比如,商朝的大賢伊尹,無論如何都應該算個君子吧——這點兒估計孟夫子也反駁不了,據說他就是廚師出身,而且還是給商湯做飯的禦廚。當年他跑去見商湯,為了引起重視,特意烹制了一道鵠羹,商湯吃了,贊不絕口,伊尹馬上趁熱打鐵,又給商湯上了一堂“烹飪課”,什麽“水居者腥,肉玃者臊,草食者膻”之類的分析,把商湯說得連連點頭,於是重用伊尹。

  “鵠羹”是什麽?就是用天鵝肉烹制的羹。“玃”,音jué,指母猴,而且是長得比較肥大的那種。這兩種動物居然也能吃嗎?不但能吃,而且還是伊尹親自動手做。中國有句成語叫“焚琴煮鶴”,意指俗人做蠢事。與鶴相比,天鵝也是同等高貴,猴子就更別說了,屬靈長類動物,人類的近親,而且還是母猴兒,肥肥大大的,不是孕期就是哺乳期(一刀下去可能就是兩條命),這些居然都被伊尹拿來宰了吃,吃完了,還由此引申出一番極形而上的治國高論,這樣的君子,大約當代人絕對受不了。

  但孟夫子想必是不會批判伊尹的,也正因此,他的“君子遠庖廚”的高論就多多少少顯得有點兒看人下菜碟兒,想讓人服?真有點兒難。不過也無所謂,其實,孟老夫子很可能壓根兒就沒打算讓你服,你服與不服,在夫子那裏,似乎真的無所謂,只要齊宣王服了就行。從當時在廟堂之上的談話結果看,好像這個效果是達到了,否則,齊宣王也不會很動感情地慨嘆“於我心有戚戚焉”了。

  要推行自己的主張,許多時候,古人其實都現實得很,只要能達到最終的效果,過程中采取的手段倒往往不計較。與粗枝大葉的古人相比,現代人就細膩得太多了,也是,生產力高了億萬倍,許多人從一生下來,過的就是衣食無憂的溫情日子,自然而然地就這麽一直君子著,倒也大可以理解。現在,別說吃天鵝、吃母猴子了,殺龍蝦的方法不君子了,都不行。就此而言,澳大利亞的君子們顯然做得更到位,絕無中國人那種“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冷漠,不是遠離庖廚,而是走近庖廚,或者走進庖廚,促進廚師們也要有點兒君子的樣兒。

  君子國的君子做派,當然不會僅僅局限於一只小龍蝦身上,而會福澤普被。這不,據報道,澳大利亞計劃今年至少要幹掉100萬只“國寶”——袋鼠,殺“國寶”,當然就要更君子,必須使其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無痛苦地一下就死掉,如此一來,想必“庖丁”們的壓力就山大,不能一槍斃命,沒準兒就要淪落到罪犯的人堆兒裏。

  如此心機費勁,也不知道龍蝦和袋鼠領不領情。想必是不會領的吧,二者如若有思想,沒準兒要更難受。不過,它們領不領情,原本也不是核心,只要君子心裏舒服了,一切就OK!而且,當下的君子,要比孟老夫子那個年代進步得多,思想早就漫卷進廚房裏,讓非君子們躲無可躲。這些自願的或者被迫的非君子們,想必也挺難受。也是,你的地盤你做不了主,擱誰身上都難受,條條框框都給你規定得死死的,你想野蠻,大約也真的野蠻不起來,非要學著文明起來、君子起來不可。

  就此而言,似乎龍蝦之死,還真是多多少少產生了點兒積極的作用。其實,更徹底點兒,大家都吃素,更好;甚或學著餐風飲露,萬物無害,就最好。

  (作者系證券時報記者)

(責任編輯:柳蘇源 HN091)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龍蝦之死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