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奧地利憲法法院的起源

2017-03-01 04:52:25 法治周末 
  
1989年奧地利發行的憲法法院設置70周年紀念郵票。 資料圖

1989年奧地利發行的憲法法院設置70周年紀念郵票。 資料圖

  陳夏紅

  在之前的“方寸正義”專欄中,筆者曾經寫過一篇《凱爾森對憲法法院的貢獻》。這篇文章以凱爾森與奧地利憲法法院的互動為經緯,言簡意賅地描述了凱爾森擔任奧地利憲法法院法官的完整經歷。後來,筆者看到了胡駿的《奧地利憲法法院研究》一書,從而對奧地利憲法法院的起源又產生了探索的好奇心。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終於結束,之前歐羅巴大地上龐然大物奧匈帝國,作為戰敗國而宣告解體。1918年的10月16日,原奧匈帝國內萊塔尼亞地區(即今奧地利)的各民族代表,宣告組建新的國民議會,社民黨領袖卡爾·倫納出面組建奧地利政府。11月12日,奧地利正式宣告成立。而在這之前的整個10月份,大事層出不窮,甚至可以稱為奧地利史上的“十月革命”。

  倫納受命起草奧地利臨時憲法草案,也正是在這“十月革命”期間。原有的奧匈帝國一夜之間即宣告解體,而新的國家建設又百廢待興,這就直接形成了奧地利式的“法律與革命”難題。在這種舊邦新命之際,長期且深入地討論未來的國家憲制,顯然不太現實。務實的倫納和他的同事們,通過特殊立法的方式,宣布原奧匈帝國的大部分國家機構和法律暫時予以保留,而極小部分違反民主與共和原則的舊機構、舊法律,則通過特殊立法予以調整。這種溫和的法律“革命”,使得原奧匈帝國的解體與奧地利的誕生都潤物無聲,避免了腥風血雨,也避免了生靈塗炭。

  在這之前,倫納對奧地利憲制的構建已有一定的想法。早在1902年,倫納就寫出了《為奧地利成為聯邦制國家而奮鬥:國家的憲法和行政問題》,提出在君主立憲政體下設立奧地利憲法法院的設想。當然,倫納的這種想法並非空穴來風。早在1885年就有一個叫耶利內克的法學家寫下《奧地利設置憲法法院論》,先見性地提出了構建憲法法院的設想。倫納的方案則在前人的基礎上,有所進步。

  1918年,倫納將其專著更名為《民族自決權在奧地利的獨特適用》,進一步修正自己的觀點:應由民族而非君主來決定民族(國家)未來的發展方向。倫納就此告別君主立憲制,而重新按照現代共和國的方向來發展自己的思想。

  奧地利百廢待興,倫納趕上了天時地利人和的好時機,他的思想有了付諸實踐的機會。當時在司法部供職的魯道夫·赫爾曼,受命起草一部新的帝國法院改革方案。這個赫爾曼也是雄心萬丈。他原來打算為奧地利的最高法院、行政法院、帝國法院分別起草一部法律。然而,時勢沒有給赫爾曼“慢工出細活”的從容。最終,他的改革偉業中,只有3個修正案被提交給倫納。赫爾曼的方案很簡單,直接通過對1918年10月30日臨時憲法的解釋,追認1867年《奧匈帝國基本法》中有關帝國法院的條文和1869年建立的帝國法院都已經成為新法律體系的一部分。

  1918年11月13日,國務委員會討論赫爾曼方案的第三天,時任國會議員及帝國法院候補法官朱利斯·奧夫納站了出來,他提出應該新設立憲法法院取代帝國法院,進而使得憲法法院和行政法院並行不悖。他的想法受到了倫納的高度重視。最終,國務委員會委托倫納起草憲法法院相關的憲法草案,時任維也納大學教授漢斯·凱爾森則被委托來具體執筆。這也是凱爾森在教學之外,首次介入憲法法院的構建。

  稍晚些時候,凱爾森完成了他的報告,他在報告中直接否決了原司法部提出的有關帝國法院的過渡方案。凱爾森認為,隨著1867年《奧匈帝國基本法》的失效,所有基於該基本法的法律都應廢止,“帝國法院”這一名稱也就此進入歷史的垃圾堆。倫納對此基本支持,他授權凱爾森進一步起草方案:第一,原有帝國法院的名稱予以廢除,但相關功能繼續保留;第二,新機構名稱為憲法法院,就此強調其在司法體系中的超然地位;第三,司法部的具體起草工作盡管過去以細節而著稱,但應避免感性。依據這些指示,凱爾森最終完成了《憲法法院法草案》。

  1919年1月8日,倫納向國務委員會提交了具體由凱爾森執筆起草的《憲法法院法》草案。據說由於大選臨近,且國民對該法期盼甚熾,該法律在審議中並未遭遇太大的障礙,即於1月25日被正式通過。

  1919年3月,奧地利國民大會召開,通過憲法,對憲法法院也有微調,而也正是在這之後的法官增補中,凱爾森則被任命稱為奧地利憲法法院的一名正式法官,並成為三個終身常務報告人法官之一。

  話說回來。倫納、凱爾森等諸多先賢,對奧地利憲法法院構建的貢獻當然功勛卓著。但究竟是誰居功至偉呢?凱爾森後來名滿天下,不管是他自己有意無意,還是別人張冠李戴,總將凱爾森視為奧地利憲法法院第一人。但這在學界內部常有爭議,維也納大學教授在1992年的一篇書評中就指出,“憲法法院這一機構的雛形最早來源於卡爾·倫納的制憲籌備工作,而漢斯·凱爾森僅僅是把卡爾·倫納的想法賦予法律的形式”。這算不算是一種持平之論?
(責任編輯: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奧地利憲法法院的起源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