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流放中的詩人

2017-03-27 11:42:51 《財經》 

  文 / 景凱旋

  當一個人對生命和歷史達到這樣的認識,他是不會為一時的榮辱得失而悒郁寡歡的。對他來說,生命既然是自然法則的體現,那就不妨作豪邁的放歌

  公元805年8月,憲宗即位,永貞革新失敗,參與者皆貶往南荒之地,其中柳宗元任永州司馬,劉禹錫任朗州司馬。唐王朝前期實行關中本位政策,官場重京官輕外任,安史亂後,這種情形雖有所改變,但對於朝廷來說,官員左遷州郡仍是一項貶謫措施。柳宗元最終病卒於柳州任上,劉禹錫則長期在州郡任外官,他們的政治抱負再也沒有實現。

  憲宗元和九年(815年),兩人曾奉召還京,但很快又被貶往遠州,據史載,劉禹錫再度遭貶,起因是他寫了一首在長安玄都觀看桃花的詩,語涉譏刺:“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觀裏桃千樹,盡是劉郎去後栽。”此詩體現了劉禹錫的豪爽性格,盡管憲宗號稱中興之主,但其登基依靠的是反對永貞革新的官僚,劉禹錫的矛頭看似指向當朝權貴,得罪的其實是憲宗本人。

  自古以來,士人就有被流放的歷史,逐臣往往會自比屈原、賈誼,這已成為一個悠久的文學傳統。然而,柳宗元詩“長於哀怨,得騷之余意”,劉禹錫詩卻罕作悲語,這卻是由於性情使然。中國詩歌的特征在於抒發個人情誌,筆墨皆出自胸襟,所謂境由心造,詩風往往決定於一個人的個性與修養,因而特別適合“風格即人”的詩學觀。正是由於這一點,劉柳二人友情甚篤,際遇相同,詩歌風格卻迥異。

  劉禹錫最初的貶謫地朗州,本屬五溪蠻之地,僻陋無可與言者,但其間所作《秋詞》卻寫道:“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晴空一鶴排雲上,便引詩情到碧霄。”這般開闊的胸次使他每到一處任官,都能不放過對周圍生活的觀察,並且喜歡上當地的蠻俗鼓舞,創作了不少摹仿民歌的詩,如《竹枝詞》其一:“楊柳青青江水平,聞郎江上唱歌聲。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卻有晴。”

  此詩作於劉禹錫在夔州刺史任上,采用了雙關修辭格,利用“晴”與“情”諧音,言此指彼,描寫在楊柳依依的春日江邊,女子與情郎對歌時的微妙心理。一般而言,雙關是民歌和民間俚語最習見的修辭,早在《詩經》中就已出現,尤多見於南朝樂府的《子夜歌》,而文人士大夫往往視比興為高雅,雙關則屬於俚俗,難登大雅之堂。像劉禹錫這樣有意為之的,實不多見。或許正是由於受民歌的影響,他的詩歌中意象疏朗,顯得俊爽流麗。

  寶歷二年(826年),劉禹錫從和州奉調回京,任職於東都尚書省。同一時間,白居易也從蘇州回洛陽,兩人在揚州初逢,白居易在筵席上作詩相贈,感慨劉禹錫仕途多舛:“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劉禹錫遂寫詩作答:“巴山楚水淒涼地,二十三年棄置身。懷舊空吟聞笛賦,到鄉翻似爛柯人。沈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今日聽君歌一曲,暫憑杯酒長精神。”

  楚客淒涼,多年放逐,如今老大歸來,而恍若隔世,但他卻不言以酒澆愁,而言更長精神。以意為主,惆悵中透出豪邁之情,正是劉詩本色。五六句以沈舟、病樹自喻,以千帆、萬木作為對比,表現出新陳代謝的哲理,俞陛雲稱:“造物非厚於千帆萬木,而薄於沈舟病樹,蓋行所不得不行,止所不得不止,造物亦無如之何,深合蒙莊齊物之理矣。”正是對宇宙無情的認識,使得劉禹錫有一種曠達的生命觀。

  白居易稱劉禹錫為“詩豪”,恰恰是由於他詩中開闊的時間感和空間感。在劉禹錫身上,我們能看到中國古代士人對生命的一種認知,即基於自然主義的宇宙觀,並將個體生命匯入到群體生命中,從而獲得不朽的慰藉。這個觀念在宋代士人那裏得到進一步的發展。

  就在返回洛陽的翌年,劉禹錫回到長安,重遊玄都觀,看到昔日桃樹已蕩然無存,於是忍不住又寫下《重遊玄都觀》一詩:“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劉郎今又來。”仍然是著眼於長時段的變遷,表現出一副挑戰的姿態。在他貶謫外官的14年間,已經歷了憲宗、穆宗、敬宗和文宗四個皇帝,當年打擊他的那些權貴已不知所終,而他還好好地活著。

  是的,時間是劉禹錫詩中的主角,這也構成了他那些傑出的懷古詩的特征,“人世幾回傷往事,山形依舊枕寒流”;“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山圍故國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顯然,當一個人對生命和歷史達到這樣的認識,他是不會為一時的榮辱得失而悒郁寡歡的。對他來說,生命既然是自然法則的體現,那就不妨作豪邁的放歌。

  (作者為南京大學教授)

(責任編輯: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流放中的詩人》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