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在《驅逐》中尋找美國華人的能量、智慧和創造力

2017-03-28 05:48:31 時代周報  張薇

  時代周報特約記者 張薇 發自廣州

  因為寫了一本敘述美國華工歷史的作品《驅逐:被遺忘的美國排華戰爭》,美國特拉華大學教授瓊·菲爾澤曾被美國亞裔圖書館長授予“年度亞洲英雄”的稱號。如今,這本花費7年時光、走遍加利福尼亞州調查所得寫成的歷史故事,終於來到了書中主人翁的故鄉:2016年8月,該書由花城出版社出版中文版。

  “在法律上,美國華人被排斥的時代已經結束。但是很多人,包括我,還在深深擔憂,隨著唐納德·特朗普的當選,美國將進入一個孤立主義和反移民的新時代。”在談論一百多年前的美國華工歷史時,瓊·菲爾澤憂慮的是當下。

  “特朗普上臺後,美國的亞裔和拉美裔聽到了一些不合適的言論。現在正是時候去好好思考一下當年華工到美國工作、定居的歷史了。美國華人在這些歷史中呈現出的能量、智慧和創造力,就是我在《驅逐》中希望講述的故事。”

  一次穿越時空的旅程

  時代周報:我閱讀過一些關於美國華工的歷史小說,這些小說的作者通常都是華裔,比如暢銷書作家鄺麗莎。他們關註這段歷史,是因為他們本身就有這樣的經歷,但作為一個美國本土學者,你為什麽會對美國華人的歷史感興趣?

  菲爾澤:我在加利福尼亞長大,讀的是公立學校,但我自己本身是移民的孩子。此外,我還曾在某國會從事與移民相關的工作長達兩年。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加利福尼亞的洪堡州立大學,我那時候非常年輕,還在寫論文。但進入教室後我發現,沒有亞洲孩子,這不是我想象中的加利福尼亞。我開始問:“我們的亞洲學生在哪裏?”

  沒有人註意到這一點,我感到困擾。最後一個鄉土詩人告訴我,許多中國移民家庭不願意送自己的兒子和女兒到洪堡州立大學上學,因為100年前,中國人被圍捕並被趕出了尤裏卡(Eureka)鎮。洪堡是舊金山北部地區加利福尼亞州最大的海灣,而尤裏卡位於洪堡的海岸邊。

  多年來,我深愛洪堡,這裏有大片的紅木森林連接著太平洋(601099,股吧)。我覺得我有責任把一百年前發生在尤裏卡的故事講出來。但後來令我沒有想到的是,驅逐在美華人這樣的事情,曾經發生在整個西北太平洋地區,範圍超過200個城鎮。從我閱讀歷史卷軸和早期報紙的舊縮微膠片開始,我就知道,這將是一個非常龐大非常重要的故事。同時,它也反過來關照了我自己家庭的歷史,一個關於遷移、分離並最終回歸的故事。

  時代周報:這本書中有大量的一手素材,包括法庭記錄、日記等。你從什麽時候開始這項研究?大概花了多久的時間?

  菲爾澤:我花了整整七年時間,走遍了整個加利福尼亞尋找故事。事實上,這段歷史一直都在,早期的報紙、法庭記錄、移民文件、照片都有記載。對我來說,這是一次不可思議的探索之旅—無論是進入歷史,還是進入地理上的加利福尼亞、華盛頓、懷俄明—一次穿越時空的旅程。

  開始搜尋的第一天,我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班克羅夫特圖書館坐下來,在朦朧的縮微膠卷閱讀器跟前閱讀《上加利福尼亞日報》(Daily Alta California )。我發現,故事涉及的範圍大得多。我跟隨成千上萬華人的足跡探尋,他們被逐出家園,被暴力驅趕,被塞上火車、輪船、木筏,被迫離開城鎮,甚至被殺害。他們被驅逐,從太平洋海濱被趕到落基山脈,從西雅圖被趕到波特蘭,從克拉馬斯河濱的棚屋被趕進希斯基尤山裏……從1850-1906年,爆發了近200次驅趕華人的事件,其唯一目的是驅逐旅美的所有華人。

  時代周報:在書中,你用了專門的一章寫女性華工在美國的歷史。女性在這段歷史中的經歷、角色,是否長期被忽略了?

  菲爾澤:事實上,早期中國移民在美國,無論男女,都是擁有一段完整的歷史的。男人們在加利福尼亞時發現了金子,成了礦工。後來又通過經紀人被雇用,在第一條橫貫美洲大陸的鐵路上工作。中國婦女則通常是被中國商人綁架,從中國南部港口運到美國,然後被販賣為奴隸。太平洋輪船公司曾運輸了大量中國婦女。

  有兩部法律曾經影響中國婦女進入美國。兩項都是種族排斥法—1875年的佩奇法案和1882年的排華法案。佩奇法案實際上已經禁止大部分華人婦女入境,少數中國商人的妻子例外。這其實是種族清洗,因為沒有女人就沒有孩子,沒有後代。

  研究快要結束的時候,有一天,我造訪史學家虞容儀芳(Connie YoungYu)。她家住聖何塞附近的洛斯阿爾托斯山。我們未曾謀面。步入她家客廳時,我發現堆放著的散裝的白紙片文件、紙箱和絲袍。康妮讓我穿上她祖先的衣服,以幫助我理解我發現的情感之路。她的祖先曾經在聖何塞經商。我給她帶來一份1891年的訴狀,那是華人居民控告聖何塞市長的起訴書。那個市長雇用歹徒喬裝警官,把華人逐出聖何塞。在這份訴狀裏,康妮發現了她祖父的商號陳鄺和。這家商號是原告之一。

  虞容儀芳的祖父容頌邛(Young Soong Quong)與其他原告的訴狀,是19世紀美國華人發出的聲音之一,這些聲音訴說著他們的那一段歷史。我研究發現屠殺以及大規模的多種多樣的抗爭。華人竭盡全力反抗驅逐他們的暴行,他們的抗爭始於金礦區,蔓延到鄉間小鎮,最後傳到果園和葡萄園。“永興訴尤裏卡案”(Wing Hing v. City of Eureka)(1885)成了華人第一個向美國政府索賠的案子。

  在聖何塞,華人用侵占法訴警察騷擾。“海外華人”迫使中國政府幹預,代表他們與美國的州長、議員和總統交涉。在許多敵對的城鎮裏,華人拒絕向需要新鮮食品的白人家庭和飯店出售蔬菜。1883年,沙斯塔縣的華工宣告大罷工。在特拉基,華人自己組織救火隊。在阿馬多爾縣,他們組織了50人的武裝民兵自衛。他們在美國奴隸船“挪威”號上嘩變。在蒙特裏和聖何塞,他們斷然拒絕離開。在其他地方,他們把客人的衣服送回,折疊得整整齊齊,卻沒有洗。1883年,從加利福尼亞到紐約州,遍布各地墻上、門上和谷倉上的紅紙廣告號召華人抵制佩戴身份證,全國共有11萬華人響應,拒絕佩戴美國政府要求他們證明身份的名牌。他們為大規模的公民不服從抗爭付出了代價:私刑、夜襲和遣返。

  華人英勇而頑強地鬥爭,爭取權利,他們要在美國生活和工作,在中國和美國之間往返,要出庭作證,要擁有自己的財產,要結婚生子,要自己的孩子接受公共教育。

  美國將進入一個孤立主義和反移民時代?

  時代周報:我註意到,你是2012年敦促美國國會就“1882年排華法案”道歉項目的顧問。這麽長的時間裏,美國社會為什麽會對華工曾經的遭遇視若無睹?

  菲爾澤:對2012年通過的“1882年排華法案”道歉項目,美國國會表達的是“遺憾”,這裏面並沒有“道歉”,而且也沒有成立基金做些什麽。但這次道歉項目的積極意義,在於提醒人們那段被隱藏的歷史。這是對基於恐懼和仇恨的移民政策的警告。

  時代周報:《排華法案》是美國通過的第一部針對特定族群的移民法。美國本身就是一個移民社會,而且即便在當時,華人也不是美國社會唯一的移民。為什麽法案會專門針對華工?

  菲爾澤:我也常常在思考這個問題。一方面,我覺得中國人被攻擊是因為他們在外表上顯得不一樣,比如說膚色不一樣,長相不一樣。有一部分白人會認為華人是匆匆過客,他們來到美國社會,賺了錢就回家了。還有一些白人認為華工是苦力或者是奴隸,但事實上,所有到美國的華工都是自主選擇到這裏來的,他們是自由人。還有一種解釋,就是華工跟白人搶工作,但這也不是真的。絕大多數的新移民做的工作都是別人不願意幹的事:挖溝渠,或者花三年多的時間在內華達山脈爆破,修建新鐵軌和隧道。

  我相信,當年華工之所以被攻擊,是因為他們太像早年的白人移民了,那種顯而易見的孤獨、失落,家鄉遠在千裏之外,時常被饑餓困擾。所以,這種攻擊其實是白人移民的虛張聲勢。

  時代周報:今天的美國社會是否還存在嚴重的對華人的偏見?美國總統特朗普先生的一些言論讓世界詫異,比如認為華人(中國人)偷走了美國人的工作機會。

  菲爾澤:1882年法案是美國歷史上第一部針對特定種族的法案,而特朗普總統現在想故伎重演。幸運的是,這些聲明已經早在地方法院的層面就被制止了。

  就跟當年一樣,這些恐懼的想法比如華人偷走了美國人的工作機會,實際上是不真實的。在法律上,華人被排斥的時代已經結束。但是很多人,包括我,還是深深地擔憂,隨著唐納德·特朗普的當選,美國將進入一個孤立主義和反移民的新時代。所以現在正是去好好思考一下的時候,回頭看看當年華工到美國來工作、定居的歷史,看看其中所呈現出的能量、智慧和創造力。這也是我在《驅逐》中希望講述的故事。

(責任編輯:鄧益偉 HN006)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在《驅逐》中尋找美國華人的能量、智慧和創造力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