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武則天禁屠宰

2017-05-24 02:56:00 證券時報 

  經濟鉤沈

  制度的設立者視制度為無物,只會讓下屬畏手畏腳,無所適從。

  王國華

  武則天當政時做過的事,歷來毀譽不一。但有幾件小事,似乎獲得了一致的好評。

  因為崇佛,武則天下達了禁止屠宰的命令。有一次,禦史婁師德在飯館就餐,廚師上了一道肉菜說,豺狼咬死了羊,不吃白不吃。過了一會,廚師又上了一條魚,說魚也是被豺狼咬死的。婁師德大怒道,豺狼怎麽會潛水?你可以說是水獺咬死的嘛!此事傳到武則天耳朵裏,她並沒怪罪,只是一笑了之。

  另一次,在東都定鼎門處,翻了一輛運草車,露出藏在其中的兩頭被宰殺的羊。禦史彭先覺調查後,認為負責執法的合宮尉劉緬失職,請求杖責劉緬。誰知武則天批示道:不必杖責劉緬,將羊肉賞給劉緬吃掉,算是壓驚。

  大臣張德家生了個男孩,偷偷宰了一只羊招待前來賀喜的同僚。其中有個叫杜肅的,偷偷藏進懷中一塊肉,直奔武則天處告密。第二天上朝,武則天見到張德說,我嚴禁屠宰,但紅白喜事除外;以後請客,要選擇好客人。免得被小人告發!

  多貼心啊!這幾句話感動得張德熱淚橫流,不知說什麽好。

  乍看上去,武則天真的是洞悉人情,寬大仁厚。但細想想,背後問題多多。首先,武則天制定的經濟政策,她自己並沒認真遵守。這種法令是否合情合理且不去評價,但既然制定了,就是用來遵守的。婁師德明明在縱容隨意屠宰,武則天卻不聞不問,這種法令還有意義嗎?專制社會中,制度之興無,多自上而下,絕少自下而上的。上面若身體力行,嚴肅以對,下面小心謹慎;上面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下面樂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直至讓制度徹底淪為擺設。其次,彭先覺彈劾劉緬,不論出於什麽心理,但彈劾程序、彈劾內容都沒問題,就連被彈劾的劉緬,也自覺罪責難逃,特意穿上厚厚的褲子,準備接受杖責。這種情況下,武則天總得給個正式的答復才對。她不但不怪罪,反倒賞給被彈劾者肉吃,這簡直就是拿法律當兒戲,甚至顛倒黑白了。下次碰到官員疏於職守,禦史們是彈劾還是不彈劾?制度的設立者視制度為無物,只會讓下屬畏手畏腳,無所適從。第三,武則天提醒張德“請客要選對人”,這則故事非常迷惑人,顯示她通情達理,反感告密者。但回頭望望,她在公布法令時顯然沒有明確說出“朕禁屠宰,吉兇不預(紅白事不在限制範圍內)”,否則告密者杜肅不會自己往釘子上撞。從道義上講,這樣做決不厚道,但他的舉報是合法的。而武則天之所以拋出“吉兇不預”的說法,應屬臨時起意,欲加杜肅以罪。真正的無賴都是這樣的——不提出具體明確的制度,只是劃出一個大框兒,框兒裏面裝什麽,視具體情況而定。這就像商場中搞促銷活動時,雖然推出很多誘人的“優惠”,但一定標出“最終解釋權歸本店所有”的字樣。今天武則天可以說“吉兇不預”,明天就可以說其他情況下“不預”。這“不預”那“不預”,最後整個規定都土崩瓦解。

  歸根結底,所謂法令,只是統治者手中的猴皮筋,伸縮性極強。它為弱者而準備,為自己不喜歡的人而準備,需要嚴格執行時才嚴格執行,需要拋開時,毫不猶豫地拋開。總有一萬個理由可以拋開。認清這一點,我們才能真正思考應該制定、維護什麽樣的法令。

  (作者系深圳雜文家)

(責任編輯:冉一方 HN058)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武則天禁屠宰》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