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子見南子

2017-05-24 02:56:00 證券時報 

  緣木求魚

  在這次“粉絲”與偶像的見面過程中,雙方彬彬有禮,說的都是“官話”,這讓人圍觀起來,就索然無味。

  木木

  當年,衛靈公的夫人南子是孔夫子的“粉絲”,趁著夫子“遊”到衛國的機會,很想見一見心中的偶像,於是派人傳話,“四方之君子不辱欲與寡君為兄弟者,必見寡小君。寡小君願見。”話說得真是既直白又婉轉,既派頭十足又充分表達了內心的真實想法。能這樣說話,可見南子夫人不是一般人。

  不過,夫子居然很爽快地拒絕了。為什麽呢?因為南子的名聲實在不太好,天下人都在傳說她“美而淫”、“妖而媚”。也是,在老夫子那個年代,一個深居宮闈的國君夫人,如果貌美之名在外,就已經有點兒不正常了,如果再把國君迷得整日五迷三道的,就更不得了,再幹政,還“追星”,那只能是妖孽了。身負如此名聲,難怪連夫子都要退避三舍了。

  但是,大約傳話的人挺堅持,外加旁邊又有人“敲鑼邊兒”:要想在衛國有所作為,恐怕不能如此拒絕南子夫人,還是見一見的好。於是,夫子也只能老大不情願地跑去見南子了。歷史書上記載的雙方會見的過程還是挺正常的,南子夫人著盛服在珠簾之後接見了循禮而入、規規矩矩的夫子,終於了了一樁心願。

  有意思的事情在後面。孔子見完“粉絲”出來後,子路等在旁邊,滿臉不高興的樣子,大約實在是不高興得太厲害,搞得夫子必須要說點兒什麽才行。於是用手拍著胸脯大聲說,“予所否者,天厭之!天厭之!”老夫子這樣隨便說說不要緊,問題就來了,對於這段話的解釋,就很容易讓人浮想聯翩。許多古人對這句話的解釋是這樣的,說孔夫子對自己的學生賭了咒、發了誓:我如果做了對不起人的事情,天也會厭棄我!天也會厭棄我!

  也是,這樣的解釋,還真是很容易讓人神馳萬裏:沒做虧心事,用得著這麽大的反應嗎?而且,這樣的解釋,還頗有重新定義夫子形象的味道,如果以今天的眼光看,這樣的“再觀察”似乎倒顯得夫子挺有人情味呢。另外,這樣的解釋,也又一次坐實了南子的惡劣品行:連夫子這樣的正人君子都勾引,這樣的女人……哎呀呀,真是……

  如此解釋,顯然很有戲劇性,但結合老夫子的言行以及與弟子尤其是與子路之間的關系來看,這樣的解釋還真是有問題。想當年,孔子感慨“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從我者,其由與!”的時候,子路高興得不得了。由此可見,師徒二人的關系真心不一般。現在,老師只是見了南子一面,子路絕不至於懷疑老師做了見不得人的事。

  那麽子路為什麽不高興呢?也只能是這種見面本身就足以讓他異常不高興了。也是,心中景仰萬分的老師居然跑去見了個“害人精”,這就足以讓人氣憤了。結合子路的這種狀態,孔子接下來的“賭咒發誓”就合情合理得多,“我所不認同的,是連老天爺都厭棄的那種人!是連老天爺都厭棄的那種人!”夫子明顯是對子路的愚鈍發了火,同時,也間接為南子夫人作了證明。因此,南子見孔子的時候,最起碼是沒有做出什麽出格的事情,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還改變了夫子先前的成見。

  這樣的解釋,顯然比較合乎情理,也合乎邏輯,也足以為現有多方面的資料所證實,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故事性差了許多。在這次“粉絲”與偶像的見面過程中,波瀾不驚,沒激情,沒驚喜,雙方彬彬有禮,說的都是“官話”,這讓人圍觀起來,就索然無味。所以,從滿足俗人偷窺欲望的角度看,前一個解釋無疑更有吸引力;有吸引力了,當然也就能為人廣為傳播並傳之彌久了。至於真實的南子到底是個什麽樣子,那倒很不重要了——大眾認為應該的樣子才最重要。

  有了這樣的認知模式,受委屈的,在中國歷史上當然就不會是一個南子女士了。大約因為這樣的認知模式終歸是比較有趣的緣故吧,直到今天仍有很大的市場。因此,對於那些愛較真兒、總是欲求真相的特別人士,就要特別小心,別人說什麽、怎麽說,當然是他們的自由,你信不信當然也是你的自由,尤其碰到那些誇誇其談,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走哪段山路唱哪段歌,動不動就“千年”、“萬年”地賭咒發誓的,更要加小心。

  (作者系證券時報記者)

(責任編輯:冉一方 HN058)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子見南子》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