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南昌起義 幾易其時

2017-07-28 13:42:00 法制晚報 
起義前夕,由朱德出面,賀龍以國民革命軍第20軍第1師司令部的名義,將位於南昌市中山路洗馬池的江西大旅社包租下來,作為起義的總指揮部。7月30日,風雲人物會聚此地,圍繞著要不要起義以及起義時間,進行了激烈的爭論。
起義前夕,由朱德出面,賀龍以國民革命軍第20軍第1師司令部的名義,將位於南昌市中山路洗馬池的江西大旅社包租下來,作為起義的總指揮部。7月30日,風雲人物會聚此地,圍繞著要不要起義以及起義時間,進行了激烈的爭論。

  
鐵路工人支持起義軍的修橋工具
鐵路工人支持起義軍的修橋工具

  ·開篇語·

  今年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本報特邀軍事科學院研究員、軍史專家陳宇深入解讀南昌起義的歷史細節,一起回顧那段崢嶸歲月。

  八一南昌起義,是已經固化在常用詞典中的詞組。但人們熟知的“1927年8月1日”並非是一開始就設定好的。90年前的7月24日晚,時在武漢的周恩來在陳賡等陪同下乘船秘密前往九江,並於25日淩晨在九江會議上宣布南昌起義時間為7月28日。若起義按照這計劃如期進行,那麽今日人民軍隊的建軍節或許是7月28日。

  南昌起義的時間,曾歷經多次扣人心弦的緊急變動。

  第一次易時:準備不足,改7月30日晚

  當地傳說,大雨中他們看到了一條火龍舞動在南昌上空

  當時在九江一帶,中國共產黨掌握和影響的國民革命軍,主要有葉挺的第11軍第24師、賀龍的第20軍、蔡廷鍇的第11軍第10師、朱德的第3軍軍官教育團等。

  7月25日至26日,葉挺、賀龍部從九江先後乘南潯路火車南下。

  7月26日抵達塗家埠時,發現塗家埠山下通往南昌的大鐵橋已被破壞了,不得通行,許多馬車、大炮不能過河。當地工人組織聞訊後,立即組織鐵路工人們來搶修大橋。當鐵路工人們聞知這是葉挺、賀龍的部隊,是“鐵軍”要過橋時,大家的積極性特別高,爭先恐後地去修橋面,100多名鐵路工人,從晚上9點鐘到第二天7點鐘左右就把橋面全部修好了。當馱著大炮的馬隊和部隊通過橋南時,大家忘記了疲勞,興奮地高呼:“工人階級萬歲!”“感謝工人同誌的援助!”他們還互相握手擁抱,最後才依依不舍地告別。鐵路工人們一直保存著這些搶修大橋時所用過的工具,後捐獻給南昌八一起義紀念館。

  賀龍抵達南昌是7月26日,這是一個大雨之夜。當地老百姓(603883,股吧)傳說,滂沱大雨中他們看到了一條火龍舞動在南昌上空,那是賀龍的化身。

  賀龍的第20軍指揮部設在子固路95號中華聖公會所開辦的宏道中學(現星火路小學)內。宏道中學內有兩棟樓,前面一棟是學校校舍、禮堂、教職員宿舍等,賀龍司令部的人員如副官、參謀、後勤人員等即住於此;後面一棟小洋樓是校長劉屏庚的住宅,賀龍就借住在劉屏庚住宅一樓的書屋內。

  起義前夕,由朱德出面,賀龍以國民革命軍第20軍第1師司令部的名義,將位於南昌市中山路洗馬池的江西大旅社包租下來,作為起義的總指揮部。

  江西大旅社籌建於1922年,坐南朝北,主體建築共4層,在平臺的北端正中,有一個兩層的小樓和一根旗桿,可憑欄鳥瞰南昌全城。主體的外觀采用水泥浮雕花飾,樓內有一個天井。1924年投入使用,成為了當時南昌最大的旅社。由於名聲在外,當年不少政府官員、外國人都住在江西大旅社。

  專題撰稿:軍事科學院研究員陳宇

  我國著名軍事歷史學家、紅軍史資深學者,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研究員,大校軍銜。首批中國軍事科學學會會員,《軍事歷史》雜誌主編,多年從事國家大戰略、軍事思想和戰史研究。出版《長征:一部讀不完的書》《孫子兵法破解》等30余部專著。

  周恩來:這份兵力圖繪得好極了,你為南昌暴動立了頭功

  7月27日下午,南昌花園角2號朱德寓所來了一位客人,他獨自一人,提了一個黑色皮包。此人就是5年前介紹朱德入黨的周恩來。朱德見到周恩來,格外親熱,忙叫警衛員劉剛去買煉乳餅幹。這樣的食品,朱德從來沒有買過。劉剛很奇怪,當即問朱德:“來人是什麽尊貴客人?”朱德欣喜地說:“這是周恩來先生,今日才到此地,你要好好招待,留心他叫你做什麽,你就做什麽。”周恩來到達南昌後,便住宿在朱德的寓所,由朱德的警衛人員負責安排好周恩來的生活起居。

  老友相見,分外親熱。朱德焦急等待的這位重要人物周恩來,帶來了在南昌發動起義的中央指示和預案。朱德詳細地向周恩來匯報了南昌軍隊的情況。看到朱德繪制的兵力圖,周恩來滿意地說:“這份兵力圖繪得好極了。你為南昌暴動立了頭功!”這是朱德和周恩來之間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革命事業合作。

  此時,除尚在南昌以北馬回嶺的第4軍第25師第73、第75團外,預定參加起義的部隊已全部抵達南昌。這些部隊有:第2方面軍第11軍第24、第10師,第20軍全部,以及朱德為團長的第5方面軍第3軍軍官教育團一部和南昌市公安局保安隊一部,共2萬余人。

  7月28日,在作為起義總指揮部的江西大旅社,前敵委員會召開第一次會議,詳細研討起義事項。成立了以劉伯承為團長,周恩來、葉挺、賀龍為委員的參謀團,下設起義軍總指揮部,由賀龍任起義軍總指揮,葉挺任前敵總指揮,劉伯承為參謀長。劉伯承曾任第15軍軍長,在瀘州、順慶起義失敗後,轉道陜西後到武漢,再來南昌參加起義。劉伯承只帶了一個參謀同來,起義時有資料說還保留了第15軍的番號,其實沒有兵,起義部隊也無此番號。整個起義中,劉伯承和周恩來在一起的時間較多,劉伯承實際上是周恩來的軍事顧問。

  考慮到預定參加起義的部隊行軍匆忙,剛趕到南昌,如果馬上起義,很多軍事準備工作還來不及展開,會議決定把原定7月28日舉行暴動的時間,推後兩天,改在7月30日晚。然而,這個原定暴動時間因受張國燾的阻撓,後又被延遲兩天,這是第二次易時。

  第二次易時:張國燾作梗,又改8月1日4時

  張國燾到九江後發生了動搖,說應該考慮是否暴動

  中共中央做出舉行南昌起義的決定後,電告共產國際請示。共產國際很快復電,中共中央決定派政治局常委張國燾前往南昌傳達共產國際指示精神。

  當時中共中央得知南昌有的同誌對暴動有動搖傾向,本意是特派張國燾到南昌來督促暴動。可是張國燾到九江後,發生了動搖,說應該考慮是否暴動。張太雷直言張國燾是“假傳聖旨”。張國燾反對南昌暴動,理由是說要到廣州才能暴動,要與張發奎聯合在一塊。主要原因是張國燾對張發奎抱有幻想。汪精衛武漢國民政府計劃東征,把葉挺、賀龍兩部作為中路,企圖就是包圍解決這兩支由中國共產黨控制的軍隊。所以,張國燾對張發奎抱有幻想是極端錯誤的。

  7月29日,緊張的起義準備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上午,張國燾以中央代表名義,自九江接連發出兩通密電致前敵委員會,提出:“暴動宜慎重,無論如何,候我到後再決定。”前委並沒有理會這個密電,仍決定絕不能停止暴動,繼續進行一切暴動準備。

  7月30日上午,葉挺部第11軍第24師一部分營長以上的軍官,接到軍長兼師長葉挺的緊急通知:本日下午2時在南昌第11軍指揮部開會。接到通知的中共黨員軍官,都不期而然地猜想到一定是黨中央來了行動的指示。下午2時左右,南昌城裏的天氣悶熱得難熬。40多位青年軍官,有團長、團政治指導員、團參謀長、營長及師部的若幹人,一個個穿著被汗水濕透了的軍裝,騎著汗溜溜的軍馬,急匆匆到達本軍指揮部。他們臉上都很嚴肅,但誰也掩飾不住興奮的神色。軍指揮部的會場是臨時布置的,遠處有衛兵站崗警戒,閑人一個也不許進來,看來會議很機密。

  葉挺用簡捷的語言闡釋中共中央的暴動決定,中共中央的如此斷然決策,正是每個到會軍官長期在右傾機會主義路線的領導下所盼望不到的,現在終於盼到了,當然表示堅決擁護,全場與會人員的臉上顯露出興奮的神色。

  接著,師參謀長作詳細的戰鬥計劃報告。他指著一幅標好紅藍色符號的軍用地圖說:“我們和賀龍同誌率領的第20軍在一起行動,勝利是有絕對把握的。敵人的兵力是朱培德1個警衛團、第3軍2個團、第6軍1個團、第9軍2個團,加上留守機關共約1萬余人;我們的兵力只有2萬余人。敵人還有增援部隊,有的24小時可到,有的2天之後可以到達。如果讓敵增援部隊到達,戰局就復雜了,下一步行動就有困難。因此,我們必須在明天用一個夜晚的時間,全部解決戰鬥。”

  參加會議的其他人都表示不滿,高喊著要把張國燾綁起來

  7月30日,南昌起義工作一切準備就緒。

  江西大旅社,風雲人物會聚。

  這天早晨,張國燾以中共中央代表身份急匆匆趕到南昌,他是趕來傳達中央“宜慎重”意見的,實際上就是阻止起義。因為遠在萬裏外的共產國際有指示,要求中國共產黨延遲這次冒險行動。

  中共前敵委員會立即召開緊急會議,這是繼前三日在九江的爭論之後,就暴動問題在南昌的繼續爭論。在前委會上,張國燾傳達了共產國際代表的指示精神:一、我們的軍事若無十分把握,可將我們的同誌從軍隊中撤出,去組織工農群眾;二、起義要得到張發奎(第2方面軍總指揮兼第4軍軍長)的同意,並且要一致行動。

  張國燾在傳達共產國際和中共中央新的指示後,遭到周恩來、惲代英、李立三、彭湃、譚平山的一致激烈反對和指責。嗓門極大的張國燾動了肝火,吼叫道:根據共產國際的指示精神,必須爭取張發奎參加。否則,不能舉行暴動!

  張國燾的話剛落地,李立三站起來厲聲說道:“什麽都預備好了,哈哈!那為什麽還需要重新討論?”

  葉挺說:“如果能和張發奎一同回師廣東較為合算。將暴動行動推遲一些時間,也許是好的。”葉挺的話雖然說的不溫不火,但他是握有兵權的重要武裝力量指揮者,因此,葉挺的話一出口,就引起了軒然大波,大為焦急的譚平山的語言更為憤怒,現場又吵成了一鍋粥。

  一向溫文爾雅的周恩來見張國燾執意阻止起義,再次拍案而起,他甚至提出:“如果我們現在不行動的話,我只好辭職!”

  參加前委會的絕大多數人對張國燾的言論表示反對和嚴詞拒絕,據理強爭,表示:“中國共產黨現在必須站在領導者的地位,再也不能依賴張發奎。中國共產黨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才有可能實現自己的政治主張。”“起義部署已經開始。箭在弦上,怎能不發?”

  李立三、鄧中夏、譚平山、彭湃、葉挺、朱德、劉伯承、林伯渠、周逸群等人,都加入爭吵之中,一致表示反對張國燾停止起義的所謂指令。

  態度十分傲慢的張國燾接連說,這並不是他張國燾反對暴動,而是共產國際不主張幹,他是在傳達中央的指示,你們說破天,他也要堅持原則,就是不能同意。並說:“這個行動,關系我們幾千同誌的生命,我們應當謹慎。”

  見張國燾如此堅決不可理喻地阻止起義,這讓參加會議的其他人都表示不滿,氣憤至極,高喊著要把張國燾綁起來。

  南昌起義最早的發起人之一、當時擔任對外聯絡的最高行政負責人、幾天後成立的革命委員會主席團實際主席譚平山性格暴烈,氣憤之下,破口大罵張國燾“混蛋”,並在情急之下提出:“把張國燾拉出去,立即槍斃!”這些過激言行被周恩來阻止了。

  如此激烈爭論數小時,因張國燾代表中央意見,不能以多數票決。

  7月30日的會議由於爭論未果,第二天,7月31日上午,周恩來主持的中共中央前敵委員會緊急會議,再次開會進行辯論,激烈的爭論又繼續了幾個小時。這時,距原定起義時間已近,爭執還在繼續。就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傳來了張發奎已參加廬山反共會議的消息,汪精衛、張發奎即將於8月1日趕到南昌。汪、張聯手反共已成定局,限令葉挺、賀龍撤回九江的命令已發,緝捕共產黨員的手令也已經下達,第2方面軍中實行“清共”已公開化。不起義,那就是敵人的網中之魚。只有起義才是生路,再討論是否起義,已無必要。

  對於此時在南昌的中國共產黨人來說,不是要不要在南昌起義,而是一定要在汪精衛和張發奎趕到南昌之前舉行起義。

  在這種危機情況下,特別是譚平山的極力主張,張國燾見已無轉圜余地,不得已,最後表示服從多數人的意見,由他承擔違抗共產國際指示之責任。暴動決議得以通過。如此這樣,不可否認的是張國燾在決定放棄他原來的意見後,他與眾領導人一起共同指揮了南昌起義。

  炎熱的南昌城素有“火爐”之稱,夏季氣溫高達35℃至40℃。7月31日、8月1日正值盛夏時節,上半夜人們普遍睡得很晚,因氣溫灼人,很多人都在房外露天睡覺,上半夜開始行動容易被敵人發現;下半夜天氣涼爽,淩晨4時正是人們酣睡最熟、最沈的時候,這時行動不易被敵人察覺。

  歷史終於把“八一”兩字定格在了軍旗上。

  第三次易時:叛徒告密,再改8月1日2時

  把“客人”請到後,朱德先是請他們打麻將娛樂

  在大多數人的堅持下,起義得以按計劃舉行。葉挺起草了起義命令,由周恩來簽發、葉挺簽署、用賀龍的名義,發出了絕密的作戰命令:“我軍為達到解決南昌敵軍的目的,決定於明日(8月1日)4時開始向城內外所駐敵軍進攻,一舉而殲滅之!”

  此時南昌城裏駐的敵軍是第3、第6、第9軍部隊,還有些省政府保安團一類的警衛部隊。說是“敵軍”,其實是當時因政治觀點、主義不同而同屬於國民革命軍序列的“友軍”部隊。

  7月31日下午,前委指揮部(參謀團)在一個小學校的教室裏召開軍事會議。參加這次會議的有周恩來、葉挺、賀龍、朱德等10余位起義領導人,其他與會者都是身份為中共黨員、時在南昌的各部隊中軍政主官。

  就在這天下午,朱德在城內西北角城墻下的西街口大士院32號嘉賓樓設宴款待朱培德手下的軍官,邀請的主要是留駐南昌的第3軍第23團團長盧況民(又名盧澤明)和第24團團長蕭日文等人。蕭日文綽號“蕭胡子”,他是駐守城東門外新營房的團長,盧況民是駐守城內老貢院的團長。駐守江西的敵軍許多都是滇軍部隊,滇軍出身的朱德在他們中有很高的聲望。朱德的宴請對這些滇軍將領來說是不能不給的“面子”。憑借朱德在滇軍的威望,兩個團長不僅親自出席,還帶來了副官和參謀人員。

  朱德的請客是在另外一個戰場上執行起義作戰計劃,特意請他們吃飯,以利於起義軍解決敵人。這件事是換個人根本不可能辦到的事情。可見,當時前委指揮部善於發揮朱德的特長和社會關系來做起義準備工作。

  把“客人”請到後,朱德先是請他們“竹戰”(打麻將)娛樂,他自己悄悄地到聖公會賀龍處去了一次,通報了信息。僅10多分鐘後,朱德再回到大士院,朱德也加入打麻將的“戰鬥”中。在由賀龍指揮部回來的路上,朱德告訴警衛員劉剛:“黃昏以後,制止一切外來客人進入大士院32號,只說明天再會,特別是來找盧、蕭二團長的人,你就推說他們已回去了。”朱德還給了劉剛一點兒錢,由劉剛支走了盧、蕭兩個團長的衛士。為了不讓這兩個衛士引起懷疑,朱德另外一名衛士陳玉昆也同那兩個衛士一起回去了,只留下劉剛一人在大士院。朱德叫劉剛暗囑陳玉昆9時前再來大士院,並且叫劉剛見機行事拿走盧、蕭兩人的自衛武器。

  晚9時,有人送來了一份口令,上寫“河山統一”4個字。朱德看後,叫劉剛保存好。

  朱德的晚宴在觥籌交錯中持續了兩個多小時,喝完酒之後又攤開了麻將牌局。朱德直待起義的槍聲打響。

  因叛徒告密,起義再次被迫提前舉行兩個小時

  就在這時,情況突然發生了變化。賀龍部第20軍第1師第1團3營副營長趙福生偷偷潛入敵軍第5路軍總指揮部告密。賀龍指揮部獲悉後立即向前敵委員會報告。

  晚12時10分,大士院32號外面闖進來了10多名軍人,低聲向那兩個團長和其他幾位副官耳語,他們的神情都很驚駭。

  正在朱德飯桌上的第3軍第23團團長盧況民和第24團團長蕭日文在得知告密的消息後,立即離席告辭。大事不好!朱德立即將此消息報告周恩來。

  因叛徒告密,前敵委員會當即決定,起義再次被迫提前舉行,將起義時間改為8月1日淩晨2時,起義又在原定時間上提前了兩個小時。那位告密的趙副營長成為再次改變起義時間的關鍵人物,這已經是起義第三次易時。

  這天晚上,賀龍還特別派出第20軍第2師第4團的1個連警衛南潯鐵路,攔截可能來的增援敵軍。當時江西省主席、第5路軍總指揮朱培德已離開南昌去廬山開會,如果他貿然回來,起義部隊就可以活捉他。入夜,賀龍命令負責封鎖道路、斷絕交通的部隊進入戰鬥狀態。

  山雨欲來風滿城。箭在弦上已久,更已經是不能不發。

  臨戰前的起義指揮部在嘈雜喧囂之後,突然間安靜下來。大家都在悄聲等待那聲“第一槍”,那是一聲必將撼動中國千百年歷史的驚天動地的霹靂。

  然而,多次變更的起義時間在臨門一腳時,又出了意外。

  這就是那個給歷史留下頗多爭論的“第一槍”,讓原定起義時間再次變化。

(責任編輯:李佳佳 )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南昌起義 幾易其時》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