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一舉擊斃日本軍官參觀團180余人 情報小組長期埋伏立戰功 假情報引日本軍官團入包圍《亮劍》遭遇戰實為陳賡一手導演

2017-08-11 13:47:00 法制晚報 
蔣介石南昌行宮舊址,蔣對陳賡進行勸降處
蔣介石南昌行宮舊址,蔣對陳賡進行勸降處

李克農(左四)等人與陳賡(左二)在天安門城樓合影
李克農(左四)等人與陳賡(左二)在天安門城樓合影

  撰稿:郝在今

  前八一電影制片廠文學部主任編輯、中國作協會員。主要作品:《中國秘密戰——中共情報保衛工作紀實》、《東方大諜》、《中日秘密戰》,影視劇本《彭真》、《開國前夜》,中央電視臺軍事頻道講武堂《周恩來的密戰藝術》、《延安秘密戰》,策劃《暗戰》、《協商共和》系列電視紀錄片,曾獲建黨八十周年獻禮作品、解放軍文藝獎、全國報告文學獎等。

  獨當一面的陳賡,不但善於帶兵打仗,而且具有戰略意識,能夠創新戰法。若論特點可以說,陳賡是一個擅長作戰和情報的兩棲將軍。火爆熒屏的電視劇《亮劍》展現了一次神奇的戰鬥:386旅獨立團團長李雲龍偶然發現日軍車隊,果斷決定打擊,當即殲滅日軍多名高級軍官。

  在386旅的戰史中,可以找到這段故事的真實背景——韓略村戰鬥。這場戰鬥的背後,還有一個謎團——這是偶然發生的“遭遇戰”嗎?其實,這是一場伏擊戰,八路軍386旅陳賡旅長巧妙運用情報一手導演的伏擊戰。

  陳賡擅打聰明仗的故事很多很多,可是,那韓略村戰鬥背後的秘密,卻長久沒能披露。

  蔣介石聽說抓到陳賡

  從江西發來電報勸降

  古往今來,秘密戰爭總是公開戰爭的重要輔助手段。陳賡,就是特別擅長秘密戰爭的大將之才。

  陳賡是黃埔軍校第一期的優秀學員,在軍隊的發展前程很好。可是,1926年9月,陳賡的身影卻突然從軍中消失了。

  原來,陳賡接受中共中央的秘密指令,去蘇聯接受培訓。這段時間,中共派出許多優秀黨員,到蘇聯學習現代軍事,有的學坦克,有的學海軍,有的學飛行,有的學無線電;陳賡和顧順章、陸留三人,學的是最保密的“特別工作”。在伯力學習偵察審訊,在海參崴學習爆破射擊……

  1927年11月,中央特科成立。這是中共中央直接領導的第一個情報保衛組織。顧順章任特科負責人,陳賡任情報科科長。這樣,中共培養的軍事人才陳賡,又成為黨的情報幹才。陳賡對情報工作的專業程度,並不亞於軍事。最早學習外國專業技術,又熟悉青幫的行規,還派人打入國民黨特務系統;可以說,陳賡既是軍事專才,又是搞秘密活動的行家裏手。

  1927年八一南昌起義,陳賡負責軍隊保衛工作。起義失敗後,又成為中央特科的首任情報科長。1931年9月,陳賡離開上海到大別山根據地工作,任紅四方面軍第十二師師長。1932年秋,陳賡在戰鬥中右腿中彈,不得不回上海養傷。上海是陳賡熟悉的地方,秘密藏身的陳賡還去拜訪了文學家魯迅。魯迅聽了陳賡講述的紅軍故事非常激動,還打算寫一部長篇小說。可惜,陳賡的傷口剛剛愈合就被抓住了——上海的熟人太多,一個特科叛徒認出了老領導陳賡。

  蔣介石聽說抓到陳賡,從江西發來電報勸降。眾多同學紛紛來勸降,陳賡一概不理。蔣介石又把陳賡押到南昌,親自勸降。

  孫中山夫人宋慶齡出面營救陳賡,蔣介石也不好暗害自己救命人。於是,陳賡被放出大牢,在同誌協助下成功脫逃。

  火爆熒屏的電視劇《亮劍》,展現了一次神奇的戰鬥:386旅獨立團團長李雲龍偶然發現日軍車隊,果斷決定打擊,當即殲滅日軍多名高級軍官。

  在386旅的戰史中,可以找到這段故事的真實背景——韓略村戰鬥。此戰一舉擊斃日軍180多人,其中一名少將六名大佐,而八路軍損失很小,堪稱性能價格比極高的漂亮仗。

  只是,這場戰鬥的背後,還有一個謎團——這是偶然發生的“遭遇戰”嗎?

  其實,這是一場伏擊戰,八路軍386旅陳賡旅長一手導演的伏擊戰。陳賡在日軍中埋伏了一個情報小組,提前偵獲日軍車隊出動的準確情報,命令王近山率16團預先設伏,打了一個漂亮的殲滅戰。

  由於保密的原因,這個情報工作長期沒有披露,以至於一些軍史文章也把這次戰鬥當成了遭遇戰。

  抗日戰爭時期,陳賡任386旅旅長兼太嶽軍區司令員,在山西敵後作戰。這裏的作戰環境非常復雜,敵軍有日軍和偽軍,友軍有中央軍和晉綏軍。日軍不僅軍事實力強,間諜活動的能力也很強,一方面對八路軍嚴加掃蕩,另一方面秘密拉攏閻錫山的晉綏軍。重視情報工作的陳賡,一方面指揮軍事作戰,另一方面抓緊秘密情報部署。

  通常看到的諜戰片,常常是這種情節:敵軍即將實施一次重要軍事行動,對我危害極大,於是,我方派遣一名全能偵探,深入敵營竊取秘密軍事地圖。其實,真正的偵察往往不是那麽簡單。就像其他工作一樣,秘密戰爭,也需要長期準備。

  潛伏在日偽軍內部

  不斷傳遞八路軍內情的假情報

  抗日戰爭初期,陳賡就著手布置情報工作。1940年6月,共產黨員陳濤所在的晉綏軍部隊,被日軍收編成了偽軍。陳濤按照黨組織的指示,就地潛伏。能文能武的陳濤得到日軍器重,居然當上偽軍的少將司令。手握兵權的陳濤,打算率部起義,把部隊拉出臨汾城。

  可是,八路軍太嶽軍區司令陳賡卻不同意陳濤的起義計劃。陳賡告訴陳濤,偵察敵人內部的情報比率領幾百人起義重要得多。要陳濤繼續潛伏,等待時機。

  陳賡又精心設計,圍繞陳濤建立一個情報站,特派朱向離潛入臨汾就地領導。陳濤利用職權,把朱向離安插在晉南紡織廠當經理,這個工廠又掩護了一批秘密情報員。

  臨汾情報站不斷送出情報,日軍出城掃蕩總是找不到八路軍。駐守臨汾的日軍六十九師團,眼看自己的情報工作失靈,打算吸收熟悉當地情況的特務,可是對中國人中的漢奸又不大信任。這時,陳賡出手了。

  偽軍司令陳濤積極靠攏日軍特務,主動提供八路軍的情報。日軍得到陳濤的情報,暗夜出城,突然襲擊,果然發現八路軍的駐地。那八路司令雖然逃脫了,可被窩還是熱的!

  日軍越來越信任陳濤,居然讓陳濤擔任日軍部隊的特務班長。陳濤的特務工作相當出色,日軍的情報文件裏不斷增添八路軍的內情。其實,這些都是陳賡提供的假情報。

  陳賡不僅使用情報員,更愛護情報員。朱向離和陳濤在臨汾城裏搞情報,都有公開的社會身份。陳賡安排,讓朱向離的女兒和陳濤的妹妹也進城,這樣就像個家庭。

  陳濤在臨汾城裏很吃香,又沒有結婚,成了金牌王老五,許多富貴人家都想同陳濤結親,甚至還有漢奸特務上門。為了更好地掩護陳濤,組織上特地為他物色年輕單純的李敏,舉行了隆重的婚禮。

  為了減除潛伏同誌的後顧之憂,陳賡又把朱向離的女兒和兒子接到延安,就讀十八集團軍子弟學校。每到周末,總是把這兩個孩子接到陳賡在延安的家,陳賡和夫人傅涯就是孩子的爸媽!朱曄麗長大了,陳賡又從部隊優秀幹部中給她挑選夫婿。這位曾任臨汾旅政委和60軍政委的彭勃,年近百歲時回憶起這段往事,還感念陳賡。

  陳賡對臨汾情報站的精心維護,終於有了大用處。

  1943年夏收季節,閻錫山的兩個騎兵師下山搶收麥子,被日軍包圍投降了。日軍乘勝追擊,又對八路軍太嶽區發起“鐵滾大掃蕩”。臨汾情報站接到緊急任務,千方百計偵察敵軍的掃蕩計劃。

  關門打狗消滅日軍幾十個軍官

  這天,陳濤又接到陳賡托交通員送來的假情報,立即親自送往日軍司令部。原來,陳賡得到臨汾情報,已經提前把部隊調出日軍的包圍圈,現在又想通過假情報將日軍引入我軍的埋伏。陳濤進入日軍參謀部,在情報室的墻上看到那幅“龍虎地圖”,上面標明的兩軍部署又有了新的變化。陳濤要找的加藤大尉不在,路上碰到個日本軍官丸山,那人隨口對陳濤說:北平來了個士官學校參觀團,一百多人後天去前線參觀,你要找的加藤大尉正忙著接待這個參觀團。陳濤乘機打聽這個參觀團,得知這些學員都是從部隊選拔出來準備提拔的士官,東京大本營非常重視,特別派來高級軍官現場教學。

  朱向離和陳濤等人聚會研究,認為這個情報非常重要,說明敵人已經上了我們假情報的當,準備拿一場重大勝利來現場教學邀功請賞。這時加藤找上門來,要求陳濤派人出城偵察,保證參觀團的出行安全。於是,八路軍臨汾情報站的交通員,拿著日軍情報官開具的通行證,出城給八路軍送信了。

  陳賡接到這份重要情報,立即電令第二分區司令王近山布置16團伏擊,要求“速戰、速決、速離”。王近山查看地形,選擇在韓略村伏擊。這裏雖然離敵人據點很近,但溝深坡陡便於伏擊。

  日軍對這個參觀團十分重視,警戒很嚴,可是沒有想到八路軍會在據點近處設伏。10月24日,參觀團進入伏擊地域,16團先敵開火,打掉頭尾兩輛汽車,堵住車隊前進後退的道路,形成關門打狗之勢。日軍參觀團盡管戰鬥力很強,但堵在溝裏無法施展,半個小時戰鬥就結束了。打掃戰場發現,屍體中只有幾十個士官,多數是現役軍官,為首的是服部直臣少將,這原來是日軍的軍官觀戰團。

  一仗擊斃這麽多日軍的高級軍官,這在全國的抗戰中都是首創戰績!

  陳賡設計的韓略村伏擊戰,就是情報運用於作戰的傑出戰例。中央情報部特別致電太嶽軍區司令陳賡等人,表彰臨汾情報站。

  讓八路軍頭疼的圍困戰法 被陳賡反用給日軍

  陳賡任司令員的太嶽軍區,在抗戰中始終是八路軍的重要根據地。這太嶽地區崇山峻嶺,敵人屢次發動掃蕩,又每次都被趕出去。

  日本華北派遣軍司令官崗村寧次大將,也是個頗有智謀的中國通。決心搞個“山地剿共實驗區”,在共產黨的地盤裏安個釘子。一旦成功,就可以中心開花,逐步蠶食,把八路軍根據地連根拔除。

  太嶽根據地的中心在沁源,只有沁源這一個完整的縣在八路軍手中。就是在這般狹小的地盤裏,陳賡還打了巧妙的臨屯公路韓略村伏擊戰。1942年的鐵滾掃蕩再次失敗,日軍大部隊撤回太原等城市。

  收復失地的抗日軍民卻發現,沁源縣城的日軍沒走!

  沁源城頭高掛“山地剿共實驗區”的牌子,城外修碉堡,城頭修工事,敵人做長期打算了。

  圍困!一個新的打法萌生了,敵人采用了新的戰法,我們也應該在戰法上創新。

  這種戰法,在中日戰爭中並不新奇,但是,過去那圍困總是日軍圍困八路軍。現在,讓八路軍頭疼的圍困戰法,被陳賡反用給日軍了!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陳賡居然能夠想出這般奇特的戰法。

  沁源圍困戰,386旅只出動了蔡愛卿的38團一個團,主要靠地方民兵圍困縣城,靠當地老百姓(603883,股吧)同心支持。

  陳賡趕到沁源,現地指導作戰。組織成立“圍困沁源指揮部”,38團參謀長李懋之任總指揮,縣委書記劉開基任政治委員。針對敵人的陰謀,陳賡還提出了具體的對策。

  沁源軍民同心對敵,讓日軍占領的沁源城“有鬼無人”——只有日本鬼子,沒有一個中國人。

  無人區周圍三百裏劃分為18個戰鬥區,每個區域有一個輪戰隊。不能有一個人當漢奸,不能有一個村建立維持會,不能有一個人一頭牛一車糧讓敵人搶走。

  冬天到了,山裏的百姓生活艱難。太嶽區黨委積極設法,首先解決難民的吃住問題。部隊每人每天節約二兩口糧,群眾互相借糧,政府調來公糧……沁源居民郭秀蘭提著一把菜刀,黑夜摸回城裏,把自家埋藏的糧食挖出來帶出城。這個辦法好,部隊偵察兵出動,掩護群眾進城背糧。

  糧食困難解決了,群眾又把鬥爭發展到“劫敵運動”。把敵人抓走的百姓救出來,把敵人搶走的牲口奪回來,甚至把敵人的生活物資也搶出來。

  平民百姓能夠對抗強兵悍將!陳賡趕到沁源前線鼓勵:“誰是最後的頑強者,誰就是最後的勝利者。”

  圍城指揮部根據陳賡的指示調整部署,堅決切斷敵人的對外交通線。

  沁源城外的公路都被挖斷,埋上各種地雷,公路的坡道潑水成冰,敵人的汽車一轉彎就滑下山。敵軍出城抓人,部隊就打伏擊。敵軍縮回城裏,遊擊隊就進城襲擾。過去是鬼子欺負中國人,現在中國人也能讓鬼子難受。

  敵人不得不收縮陣地,把沁源城以外的據點都取消,所有兵力都撤到縣城。

  城裏的日軍度日如年。隨軍記者寫道:“交口到沁源間,為共匪區域,為共產軍三十八團集中地,另外還有民兵組織,勢力相當龐大。他們有一種頑強的力量。自1942年10月日軍占領沁源後,城內尚無維持會組織,由此可見一斑。城內人煙稀少,暗無天日,遠遠望去,就是一座死城。”

  空城變死城,沁源周邊1600平方裏是“沒有人民的世界”。

  駐守沁源城的敵軍熬不住,日軍不得不換防。沁源軍民又擺起百裏長蛇陣,日軍走一路挨打一路,新進沁源城的日軍部隊已是斷胳膊斷腿。

  圍困沁源的民兵卻越戰越勇,縣大隊也升格為獨立團。沁源圍困戰持續兩年半,大小戰鬥3500多次,斃傷日偽軍4200余人。

  1945年3月,太嶽區黨委和軍區發出號令:黨政軍民總動員,向沁源城關發動總圍攻!

  白天搖旗吶喊,黑夜鑼鼓齊鳴,城內的日軍不堪其擾。城墻上的崗哨總是被冷槍打掉,晚上不得不鉆進地道睡覺,城中糧食奇缺,騾馬都殺光了。彈盡糧絕,4月11日日軍逃出沁源城。

  延安《解放日報》發表社論《向沁源人民致敬》,稱贊這是“太嶽抗日民主根據地的一面旗幟”,“敵後抗戰中模範典型之一”。中共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延安召開,唯一的縣委書記代表,就是圍困沁源指揮部政委劉開基。

  在抗日戰爭中,有許多攻城的戰例,但是,讓日軍主動撤離的戰例,卻十分罕見。沁源圍困戰1945年4月勝利結束,5個月後日本投降。

  這場歷時兩年半的圍困戰,也是一種戰法的創新。

  親力親為 晝夜偵聽敵軍通話

  抗日戰爭即將結束的時候,陳賡的386旅已是兵強馬壯。臨汾城裏,走了日軍,來了國民黨軍統的晉南情報站,閻錫山的晉綏特務、戴笠的軍統特務,都來拉攏陳濤。陳賡又對臨汾情報站下達新的指令:“相機轉入國特”。

  1946年9月,胡宗南部整編第一旅從陜西東渡,進駐山西臨汾。潛伏在臨汾軍統晉南站的情報員立即報告陳賡。

  胡宗南準備以臨汾為中心,集中五倍優勢兵力,向北突進,壓迫陳賡所部。陳賡則計劃了掏心戰術,準備從敵軍11個旅中挖出一兩個旅予以殲滅。

  陳賡再次運用假情報,讓潛伏在軍統晉南情報站的情報員向敵人報告:共軍正在臨汾以東的官雀地區集結。胡宗南以為找到了突襲陳賡的機會,大軍立即出城向東。

  戰場變化快,來不及等待人力情報,陳賡又動用無線電偵察手段。

  司令員親自守在無線電報話機旁,陳賡晝夜偵聽敵軍通話。敵軍也註意保密,通話時采用暗語和代號。可國軍將領沒有想到,共軍這邊有個十分熟悉國軍的陳賡。

  國軍通話中,不時出現個奇怪的“介梅部”。這是哪個部隊的代號?報務員聽不懂,可陳賡一下就明白了。

  國軍整編第一軍的軍長,名董釗,字介生。整編第一師的師長,名羅列,字冷梅。這“介梅部”,取了軍長和師長名頭各一個字,就是整編第一師啊。

  按照這個規律,陳賡很快摸到敵軍編制密語的規律。

  部隊代號,常取上級長官和本級長官姓名各一個字,組合而成。

  部隊兵力,用人組代稱,3人組是連,4人組是營,5人組是團。

  軍事行動,則用日常生活來代稱,柴、米、油、鹽、醬、醋、茶,“買醬”,就是去那裏執行警戒任務。

  陳賡熟悉對手的特長,在作戰中也用上了。

  1946年9月21日,守在報話機旁的陳賡聽到一段對話,整編第一師的師長羅列,對部下一六七旅的旅長李昆崗喊話:“你們明天到浮山賣柴,臨汾的人和你姐夫也去。”

  李昆崗又問那個“姐夫”:“你們去幾個5人組?”

  “姐夫”回答:“4個。”

  這段常人難解的通話,當即被陳賡破解。“姐夫”就是二十七旅,將出動4個團。綜合判斷,敵人將出動3個旅攻占浮山縣城,還要把補給線路改到臨汾至浮山的公路上來。

  陳賡決心,利用敵軍移動之機,打掉其中的第一旅。

  這整編第一旅是中央軍嫡系中的嫡系,王牌中的王牌。第一旅整編前就是第一師,首任師長胡宗南。這個旅的軍銜都比其他部隊高一級,旅長黃正誠是中將,團長都是少將。

  整編第一旅號稱天下第一旅,非常強悍。要打掉它,必須迅速調集優勢兵力;而先敵調動,又必須及時掌握敵軍動向。陳賡沒日沒夜地守在報話機旁,終於聽到第二團的團長向旅長報告:“我們到了官雀村。”

  陳賡立即調動部隊,李成芳十一旅攻擊官雀村,陳康十三旅阻擊浮山援軍,周希漢十旅圍殲黃正誠帶領的第一團。

  敵我兩方都是三個旅,陳賡以一阻二,以二打一,居然取得完勝。而且,打掉的是國民黨軍天下第一旅。

  殲滅第一旅這一仗,陳賡五天五夜沒有合眼,一直守在電臺旁,既是指揮員,又是偵聽員。陳賡向來反對紙上談兵,指揮情報作戰總是親力親為。

  陳賡用兵大膽冒險,用陳賡自己的話來說:“有的險冒不得,有的險卻非冒不可。”

  冒險還是不冒險,還要看情報。孫子兵法雲:“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毛澤東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這“知己”,是帶兵之道;這知彼,就要搞情報。

(責任編輯:李佳佳 )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一舉擊斃日本軍官參觀團180余人 情報小組長期埋伏立戰功 假...》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