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荷蘭黑皮特怎麽個“黑”法

2017-10-17 22:52:00 法治周末 

  近年來,荷蘭社會就“黑皮特形象是否象征種族歧視”的爭論愈演愈烈,流傳多年的習俗在社會變遷過程中正經受現代視角的審視與挑戰

  呂田

  在荷蘭,每年12月6日的聖尼古拉斯節絕對是盛事。遊行、慶典不斷,隆重程度可與聖誕節比肩。在12月5日的禮物之夜,重視過節的荷蘭人會沿襲傳統,與親朋好友歡聚一堂,互贈“驚喜與小詩”——所謂“驚喜”,意為親手制作的廉價創意小禮物,從中可一窺荷蘭人“花小錢辦大事”的節儉基因;“小詩”往往為受贈人量身定制,佐以耿直到近乎粗魯的荷式幽默,回味獨特。

  孩童們無疑是聖尼古拉斯老爺爺最大的粉絲團,盼了一整年,終於等到他老人家帶著幫手“黑皮特”乘汽船由西班牙來到荷蘭,給表現良好的乖小孩兒送上糖果、禮物;淘氣包則沒有獎賞,甚至會被黑皮特塞進麻袋,帶回西班牙做苦工——這看似只是眾多家長們喜聞樂見的騙小孩兒經典設定之一,實用、虛假而無害。但近年來,荷蘭社會就“黑皮特形象是否象征種族歧視”的爭論愈演愈烈,流傳多年的習俗在社會變遷過程中正經受現代視角的審視與挑戰。

  黑皮特形象本身極具特色。他皮膚黝黑,鬈發濃密,厚嘴唇塗滿紮眼的口紅,戴金箍耳環(公認的奴隸制標誌之一),著俗艷的文藝復興風格短上衣,搭配燈籠褲,活潑好動,又愛惡作劇。當黑皮特們簇擁在身騎白馬,手持金色權杖,紅色華袍加身,鶴發慈顏的聖尼古拉斯老人周圍,不免顯得粗鄙與滑稽。

  反對者認為,黑皮特形象明顯指向非洲黑奴,有強烈的種族歧視色彩,與航海時代荷蘭帝國擴張,大肆經營奴隸貿易的歷史有密切聯系。他們指出,黑皮特在荷蘭初次亮相於1850年出版的兒童書籍《聖尼古拉斯與他的幫手》,而彼時荷蘭距離官方廢奴,尚有13年的路要走。且其海外殖民地如印尼松巴哇地區,至1910年才真正結束奴隸制。支持者則認為,書的作者揚·申克曼,身為一名教師,兼一個反奴隸制組織的活躍成員,絕不會宣揚奴隸制,黑皮特在書裏是作為“勤勉的幫手”出現,而非地位低下的黑奴。

  筆者發現,在揚的書中插畫裏,黑皮特看起來確實穿得比較體面,而且挺開心。但結合相關史料及大批寫實畫作中的細致刻畫,給有些奴隸穿上異域華服,佩戴珠寶,只是當時富裕階層間的流行時尚,並未改變主奴關系的本質。而作者著書的重點顯然不在奴隸制,更談不上頌揚。他筆下的黑皮特,只是一定程度上對社會現狀的反映而已。

  這不由得讓人想起在2008年斬獲多項大獎的荷蘭兒童繪本《聖尼古拉斯》中的描繪:插著荷蘭國旗的汽船張燈結彩,伴著煤煙,在海上航行;甲板下,龐大的船艙內,幾十個黑皮特有的鏟煤,有的運貨,忙個不停——表面上雖是一派喜慶。但試問有相關知識儲備的人,又怎能不聯想到18世紀前後,黑人奴隸在大西洋(600558,股吧)上被密集“存放”在荷蘭船甲板下的慘狀?

  2014年,荷蘭制片人桑尼伯格曼扮成黑皮特在倫敦某公園拍攝紀錄片,英國民眾紛紛指責這是對深色人種明目張膽的冒犯和歧視。當展示到汽船繪本頁,受訪民眾的震驚達到頂峰,並稱這種“傳統”的本質是“殖民主義的遺毒”。聯合國亦表示關切,其人權機構發出警告稱,黑皮特是個“種族主義的刻板印象”。

  不少荷蘭人覺得委屈:黑皮特不是黑人,他的臉是從煙囪裏爬進屋的時候蹭黑的。反對者:蹭黑了為什麽這麽多年一直不洗臉?衣帽蹭不黑是因為自帶超強去汙力嗎?

  支持者:黑皮特已是延續了數世紀的傳統,應當被保護。反對者:存在久不代表就正確。傳統亦在不斷演變中。1850年之前沒有黑皮特,既然能從無到有,就也能從有到無。

  支持者:黑皮特給了我的童年許多美好回憶,你們不能剝奪我的孩子享有同樣幸福的權利。反對者:小朋友們喜歡的是皮特這個活潑逗趣的形象,而不必要是“黑臉”這個元素。他的膚色、裝扮,並不重要,完全可以以全新形象示人;而且,那些因膚色而在學校裏被嘲笑作“黑皮特”的孩童,他們的快樂難道不重要?

  2014年,阿姆斯特丹地區法院裁定,黑皮特形象侵犯了《歐洲人權公約》,是“針對黑人的負面刻板印象”,並要求市長在6周內取消市內黑皮特的相關慶典活動。但在幾個月後,荷蘭最高行政法院否決了這一裁定。

  有趣的是,黑皮特這項傳統,自19世紀誕生以來,從未遭受如近年來的激烈討論,甚至在“政治正確壓倒一切”的上世紀90年代亦未引起特殊註意。剝繭抽絲不難發現,民粹主義擡頭是一大誘因,荷蘭自由黨PVV等團體有意將“保留黑皮特”與“荷蘭人身份認同”掛鉤,強調“不留不是荷蘭人”,有意回避有效溝通,一味求異。

  雖有少數極端聲音,荷蘭社會其實還是非常的開放與包容,在保護言論自由等核心社會價值觀的同時,荷蘭人也在逐步地調整、適應,接納多元性,讓更多來自不同社群的人共享節日的歡樂:小學的聖尼古拉斯慶典中,已取消塗黑臉、戴金耳環等元素;荷蘭最大的高端百貨女王店在節日櫥窗中將黑皮特的臉塗成金色;越來越多的荷蘭人在節日這天只將臉部分塗黑,以證明臉確實是蹭黑的,不是天然黑;不少地方已開始廢除“黑皮特”的叫法,改稱“煙囪皮特”。

  喜歡黑皮特的人都是種族主義者嗎?當然不。但傳統本身確實可能有種族主義色彩,比如這個產生於特定歷史時期,把深色人種降為劣等,並使傷痛長久深植在他們心中的所謂“傳統”。傳統亦是動態的,可變的:在與社會環境的互動中,皮特已然是轉型進行式了。只是在全球化及多元社會背景下,為了避開各方的禁忌與敏感,會不會最終轉型成“無色皮特”“七彩皮特”,或者幹脆“無色無名氏”?讓我們拭目以待。

  責任編輯:王碩

(責任編輯:李佳佳 )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荷蘭黑皮特怎麽個“黑”法》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