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重返閱讀,是你2018年該養成的第一個習慣

2018-01-01 09:36:30 和訊名家 
 
  6個月前,我發現自己淹沒在海量的簡單信息中。互聯網上有所有美好的東西,如維基百科、推特、播客、《紐約客》、郵件、TED演講、Facebook、Youtube、BuzzFeed,甚至偶爾有的《哈佛商業評論》,動一動手指,就能得到無限快樂。

  實際上,這種樂趣比比皆是。但它並非總是令人愉快的,也會伴隨著一些痛苦。因為它們,我無法專心工作,與家人和朋友在一起的時候分心,總是覺得疲憊、煩躁,遊泳時總想看到數字信息。我的壓力感覺是數字化的,就好像是由我屏幕上的位與字節所構成的。我累壞了。

  我意識到一件很恐怖的事(而不是驚訝),去年我只讀了四本書。也就是說,一個季度讀一本書,每月才讀三分之一,這一切像一把鋒利的尖刀深深地刺痛了我。我愛讀書。我的激情和生活來自於書籍。我從事圖書出版工作。我是LibriVox的創始人,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免費公共有聲讀物圖書館。同時,我花了大部分時間在經營Pressbooks上,一個在線圖書生產軟件公司。甚至在某個抽屜裏,我可能還有一本未發表的小說。

  我愛書。然而,我沒有閱讀它們。事實上,我不能閱讀。我試過了,但每一次,讀了三四個句子後,我不是去查收郵件,就是睡著了。

  我開始懷疑:在以後的日子裏,我可以通過訓練自己重返紙質閱讀,來抵抗數字信息的壓力嗎? 慢信息可以治療海量信息麽?類似蛇毒可以用來制作能治病的抗毒血清,我想知道,書本這類古老又慢的信息是否能夠成為一種解毒劑,治療不斷更新的數字信息所造成的壓力?我無法集中註意力的問題是否可以尋找到有效途徑來解決?

理解我們的大腦
理解我們的大腦
 
Part1

  多巴胺、快樂和學習壞習慣

  最近的神經學研究開始幫助大眾明白 ,為什麽我們的行為受到現代信息系統的影響。事實證明,人類大腦的構造就是將新信息優先於任何其他事物(包括食物和性)。比如,當你按下郵件刷新的按鈕或者當你收到推特郵件廣告提醒時,你的大腦就會在這類意味著新信息的觸發下釋放出多巴胺。多巴胺讓我們更為敏捷地感知到潛在的快樂,我們的大腦便因此不斷地尋找能夠產生多巴胺的事物。

  整個過程有一個學習循環:新信息+多巴胺=快樂。這就打通了神經通道,“教給”大腦,當你按下郵件刷新鍵時,就會得到一個獎勵(即使獎勵只不過是來自系統的另一個消息)。

  如果你在Facebook上將一段貓的視頻觀看好幾遍,你每看一次,循環就會被鞏固。而且這個循環非常難以打破。就好像耗資數千億美元的工程和產品設計,制造出了個讓我們分心的完美機器。大腦有自己的完美機制去激活固定線路。

  Part2

  註意力不集中所消耗的能量

  新信息上癮是問題的一方面,另一方面則是註意力不集中、來回跳動所帶來的能量消耗問題。

  根據神經學家丹尼爾·列維京所言,通常人類大腦占人體重量的2%左右,但消耗20%的能量。大腦的所為決定了它的能量消耗:當你放松或盯著窗外時,你的大腦處於“休息”狀態,每小時大概消耗11卡路裏。而集中精神閱讀一個小時則消耗42卡路裏。但處理大量新信息每小時需要65卡路裏。從一個話題跳到另一個話題則更消耗能量。

  每次你放下手頭工作去查閱電子郵件時,消耗的不只是你的時間,還有能量。列維京說:“通過安排自己的時間而進入專註狀態的人不僅能完成更多的工作,還不會那麽累,在神經能量方面的消耗也不會那麽大。”

  我們該怎麽做?

我的工作日是與快速更新的數字信息聯系在一起的,如有個鍵盤、有個大屏幕、上網、輸入與輸出數據、處理緊急事件。雖然我可以改變處理工作的方式,但不管是對我,還是對於大多數人來說,要想在工作時間內擺脫川流不息的數字化信息幾乎是不可能的。就我而言,在工作之余,不接觸數字信息更為有效。
  我的工作日是與快速更新的數字信息聯系在一起的,如有個鍵盤、有個大屏幕、上網、輸入與輸出數據、處理緊急事件。雖然我可以改變處理工作的方式,但不管是對我,還是對於大多數人來說,要想在工作時間內擺脫川流不息的數字化信息幾乎是不可能的。就我而言,在工作之余,不接觸數字信息更為有效。

  我將“重返紙質閱讀”作為努力的重點,從數字信息流中脫離,重新鏈接那些較慢的信息,我曾從中獲得如此多的樂趣。

  我選定了三個硬性規則,實現了兩件事:重返紙質閱讀,將我的大腦從超負荷的數字信息中解脫出來。

  以下是我“重返紙質閱讀”三個規則:

  1. 下班回家後,就收起我的筆記本電腦(還有手機)

  這可能是最可怕的變化——有一種期望,我們總是在工作,或者總是與工作相連。但是,對我來說,很少會在上午10:15(或在晚上8:15)收到需要立馬回復的郵件。緊急的時候,我需要在晚上工作。但一般來說,當我早上開始工作時,清醒的、充分休息的大腦,會遠遠比由於前一晚電子郵件過多所導致的不堪重負、精神疲憊的大腦要更有價值。

  2. 這周內,每天晚飯後,我不再看網飛或電視,也不在互聯網上浪費時間。

  這可能是影響最大的變化。對我來說,餐後一兩個小時是一天中唯一真正自由的時間。所以,一旦孩子們上床,清洗完盤子後,我甚至不再問這個問題。我直接拿出書,開始閱讀,經常是在床上進行閱讀。有時會殘忍地提前一小時。我認為這種變化是最困難的,但這是最簡單的。騰出時間重返紙質閱讀讓我得到了真正的快樂。(我喜歡電視,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喜歡看。)

  3. 臥室裏沒有發光的屏幕(Kindle是可以的)

  這是我第一次遠離數字負荷,即使偶爾會違背其他的規則,但從未違背過這一規則。我再也沒將iPhone或者iPad放在床邊,這意味著我不會在我醒來太早時,如淩晨3點半查收郵件,或者在淩晨5點訪問推特。相反,在那些失眠或早醒的時刻,我會拿起我的書本(通常馬上又進入夢鄉)。

  遵守這三大規則對我的生活產生巨大影響。由於我不再不斷追逐下一個數字信息,我有更多的時間。重返紙質閱讀給了我更多的時間來反省和思考,提高了我的專註力,拓寬了創新精神空間,以解決工作上的問題。我的壓力變小了,精力增加了。

  在工作場所和個人生活中管理不斷更新的數字信息,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這將是未來歲月裏一個持續挑戰。數字信息的流動會越發迅速,更為海量。要知道,互聯網只有幾十年的歷史,我們使用智能手機也不到10年。

  在這個信息生態系統裏,我們仍在學習如何生活,如何為人類而不是信息構建生態系統。作為人類,作為技術的建造者,我們會做得更好。在這段時間,重返紙質閱讀也會對我們有所幫助。

  休· 麥奎爾|文

  休· 麥奎爾是一名文學家。他是 LibriVox、Pressbooks的創始人,與他人合編了《未來主義的宣言》一書。

  譯言網網友Sjfyyw、徒寧|譯

  王婷|編校

  《哈佛商業評論·自管理》

  王婷tingwang@hbrchina.org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哈佛商業評論。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重返閱讀,是你2018年該養成的第一個習慣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