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李毓昌案:查賑官員之死

2018-01-01 13:41:00 法制晚報 

  長隨們心甘情願給官員們做下人、當奴仆,看中的不是合同裏約定的每月那幾兩銀子。他們甘願為奴,看重的是官員權力帶來的額外收益。套用現在的話來說,長隨們是靠灰色收入生活的,這在歷史上有個專有名詞,叫作“陋規”。比如,替主人去征收賦稅的長隨,本來征收一兩銀子的,他征收二兩,自己貪一兩。這些額外的收益相當可觀,遠遠高於長隨們在合同裏約定的收入。一些州縣衙門裏的長隨,每年能得好幾千兩銀子。這些情況,官員們都看在眼裏,也都默認長隨們這麽做。

  山陽知縣從災民口中奪食,編造戶口,貪汙救災銀

  嘉慶皇帝高度重視李毓昌案,下令山東、江蘇官員重新核查此案。山東省開棺驗屍,發現李毓昌先是身中劇毒,然後被人以外力殺死。嘉慶皇帝隨即命令江蘇省緝拿相關人等,把他們押往北京,由刑部嚴刑審訊。江蘇省把上至淮安知府,下至跟差、廚子,都緝拿到案,唯獨李毓昌的三個長隨之一馬連升不知去向。涉案人員到了刑部後,刑部把他們分別關押審訊。

  巧合的是,馬連升當時正在北京跟隨一位官員做長隨。他得知此案已經通天,不得不到刑部自首。恰恰就是這個馬連升,在刑部辦案人員的訊問之下,第一個崩潰,如實招供,說明了案發當天的真相。接著,李毓昌生前的長隨李祥、王伸漢的長隨包祥等人,也在嚴刑拷打之下,對當天的真相供認不諱。根據這幾個下人從不同角度陳述的事實,李毓昌案的真相可還原如下:

  李毓昌生前的第一份工作也是最後一份工作是查賑。在很多官員看來,查賑就是例行公事,是找一些無關痛癢的小問題,寫一份一團和氣的核查報告,這樣,負責賑災的官員,銀子有了,功勞也有了;負責查賑的官員,補貼有了,還能拿地方官員的一份賄賂。總之,沒有人把查賑當一回事。

  但是,李毓昌初出茅廬,根本不知道這回事;他飽讀詩書,充滿理想主義。對於分配給自己的這份工作,他非常認真。他們幾個查賑官員到達淮安府山陽縣後,王伸漢安排他們入住官衙,盛宴相待。李毓昌嫌官衙裏繁文縟節太多,工作起來不太方便,就自己找了善緣庵,搬進去開始埋頭工作。李毓昌幹勁十足,他挽起褲腿,親自跑到四鄉八村,一處處地詢問受災情況,一家家地詢問戶口,核查救災銀的發放情況。每到一個村莊,他都親自制作戶口資料,註明老幼人數,勘驗受災程度,重點檢查有沒有漏賑和冒領的現象。其間,王伸漢多次邀請他赴宴並贈送他禮物,李毓昌都卻而不受。很快,李毓昌就查明王伸漢大發災難財,以救災為名,虛報災情,編造戶口,貪汙救災銀。從李毓昌掌握的不完全數據來看,王伸漢貪汙的銀子數以萬計。

  李毓昌非常氣憤,認為王伸漢簡直就是從災民口中奪食。他把相關數據、情況都如實記錄下來,準備上報省裏。

  看著自己的主人沒日沒夜地工作,長隨們坐不住了

  李毓昌的長隨李祥、顧祥、馬連升三人,跟隨李毓昌,是希望主人能夠步步高(002251,股吧)升,自己跟著主人越來越有出息。所以,李毓昌候補沒幾個月,就得到了查賑的機會,李祥三人非常高興,以為自己可以跟著主子去淮安府吃拿卡要了。想不到,李毓昌公事公辦,天天帶著他們下鄉核查戶口,調查真相,不僅勞累,而且沒有任何油水。李祥他們雖然沒有表現出不滿來,但暗地裏早就嘀咕開了。

  看著自己的主人沒日沒夜地工作,跟隨李毓昌的長隨李祥、顧祥、馬連升坐不住了。

  李毓昌在江蘇省並沒有根基,揭發救災真相,最後吃虧的還是他自己。李祥覺得主人犯不著為了去揭發一件事不關己的問題賭上自己的前途。所以,他多次暗示李毓昌,此舉不智。但是李毓昌沒有領會李祥的暗示,執意要揭發山陽冒賑事件。

  李祥沒有做通李毓昌的工作,轉而想起了自己的一個朋友。之前,我們說過長隨是一個相對成熟的行業,長隨之間經常互通有無,最後形成了長隨圈子。李祥有一個圈中朋友叫包祥,當時正在給山陽縣知縣王伸漢當長隨。李祥就去找包祥商量怎麽辦。

  包祥知道後意識到事情非常嚴重,如果不及時阻止李毓昌揭發真相,自己的主人王伸漢就可能會丟官入獄,自己的利益就會大大受損。於是,包祥匆匆告別李祥,趕緊向王伸漢匯報。主仆二人一致認為,要及時向李毓昌“做工作”,想盡一切辦法不讓他揭發。

  重金賄賂、找人求情,知縣能想到的辦法,全行不通

  王伸漢想到的第一個辦法就是賄賂李毓昌。他通過包祥,先拉攏了李毓昌的三個長隨。他向李祥等三人許以重賞,要他們向李毓昌轉達,希望能用銀子交換調查材料。王伸漢放出話來,他願意把貪汙的救災銀子和李毓昌“五五分成”。李毓昌聽了三個長隨轉達的意思,沈默了一會兒,然後對李祥等人說:“本年,我在參加殿試的時候,皇上給我們出的考試題目是《德本錢末》。我怎麽能辜負皇上,做出貪汙納賄的事情呢?”他斷然拒絕和王伸漢同流合汙。李祥三人碰了一鼻子灰。

  一計不成,王伸漢又想出一個辦法:謀取李毓昌的調查材料。他又通過包祥,買通李祥等人,讓他們去謀竊李毓查的調查名冊。想不到,李毓昌把辛苦得來的調查材料隨身攜帶,即便是睡覺,也帶在身邊。李祥等人根本沒有機會下手。第二個方法也行不通。

  王伸漢無計可施了,只好去找淮安知府王轂商量,請求王轂代為疏通,向李毓昌求情。這個王轂,其實也不幹凈。救災的銀子雖然是王伸漢貪汙的,但是王伸漢拿出了很大一部分贓銀,上下打點。其中王轂就拿了王伸漢兩千兩銀子。所以,在阻止李毓昌揭發真相這件事情上,王轂和王伸漢是同一個戰壕裏的戰友。他很願意幫王伸漢這個忙,於是邀請李毓昌到知府衙門來。但是,李毓昌在調查中隱隱約約發現了王轂和王伸漢貪汙有莫大(博客,微博)的關系。他知道王轂在這個時候找自己,肯定是替王伸漢求情來了。所以,李毓昌婉拒了王轂的邀請。

  就這樣,王伸漢能夠想到的辦法,全部行不通。他和包祥主仆二人湊在一起商量後生出一條毒計。

  包祥給了李祥、顧祥、馬連升三個人一大筆銀子,和他們密謀毒殺李毓昌。嘉慶十三年十一月初六,也就是案發的當天夜裏。王伸漢出面宴請前來查賑的所有官員。李毓昌赴宴後,被王伸漢灌醉。

  回到住處後,到了深夜,李毓昌感覺嘴裏又苦又渴,非常難受,就醒了過來。他喊了一聲:“來人啊,拿醒酒湯來!”很快,李祥就端著一碗湯進了房間,他扶著李毓昌,伺候他喝下去。喝完湯,李毓昌又迷迷糊糊睡了起來。

  他們到了案發現場,先一把火銷毀了搜出來的紙稿

  沒一會兒,李毓昌的肚子翻江倒海般劇烈疼痛起來,痛得他根本睡不著了,他在床上左右翻滾,大聲呼叫。

  在劇烈疼痛、意識模糊之間,李毓昌看到李祥等長隨聞聲而來,跑到床前圍觀,他們你看我,我看你,什麽都不做。突然,跟過來看情況的包祥從李祥的身後跳出來,用雙手從後面掐住了李毓昌的脖子。這時,李毓昌用盡力氣,瞪目斥問他們:“你們要幹什麽?”一旁的李祥非但沒有制止,還冷笑著說:“仆等不能事君矣。”李毓昌知道大事不好,可惜很快就失去了意識,昏死過去。李祥唯恐李毓昌不死,和包祥一人抱住李毓昌一條胳膊,馬連升解下自己的腰帶,把李毓昌吊在房梁上。殺死李毓昌後,他們幾個人又偽造了李毓昌上吊自殺的現場。

  初七一大早,李祥、顧祥和馬連升跑到山陽縣衙報案,聲稱主人李毓昌在夜間自縊身亡了。接到報案後,王伸漢趕往善緣庵查勘。到了案發現場後,他趕緊命令隨從先搜索李毓昌的文稿,將搜出來的紙稿一把火銷毀了。然後,王伸漢才草草看了現場,就下結論說:“可憐啊,李大人自縊身亡了。”

  淮安府的仵作李標看到李毓昌面色青紫,口鼻出血,呈現中毒癥狀,就如實報告:“屍口有血。”想不到王轂聽到後勃然大怒,下令:“來呀,把李標推出去,杖責二十!”差役們把李標推到外面,劈裏啪啦打了二十大板後架了回來。王轂對他大聲喝道:“你再給我好好查驗!”這一回,李標學乖了,在“屍格”上填寫了“李毓昌上吊自殺”字樣。在王伸漢、王轂兩級官員的配合下,李毓昌之死被當作“自縊身亡”逐級上報。

  李毓昌案至此大白於天下。嘉慶皇帝接到刑部報告後,第一感覺是:“江南竟有此奇案,可見吏治敗壞已極。”一場狂風暴雨般的反腐問責運動即將在江蘇省展開。嘉慶皇帝會如何處理李毓昌案的善後問題?他又會掀起怎麽樣的反腐風暴?

  《沈冤錄》

  作者:張程

  定價:26.8元

  出版:鳳凰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譯林出版社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李毓昌案:查賑官員之死》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