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他畫出了“天生犯罪人特征”

2018-01-02 21:59:00 法治周末 

  《棉花收購事務所》,德加作品。 資料圖

  林海

  1834年7月19日,埃德加·德加出生於巴黎的一個富商家庭。他原本姓德·加斯,意味著他們家是來自於加斯的貴族家庭。他的祖父老德·加斯既是金融家,又是畫家。

  在法國大革命中,老德·加斯出逃至意大利,在那兒開設了一家銀行。德加的父親奧古斯特則是那家銀行的法國分行行長;母親出身於一個移民到美國的法國棉花商人家庭。德加的舅舅擁有位於新奧爾良的棉花交易所,還做些棉花期貨交易。

  出身於金融之家,無怪乎德加後來被寄予厚望,並被送進巴黎大學法律系,但最終德加還是選擇了藝術。1855年,德加結束了有名無實的法律學習生涯,考入巴黎美術學院。在這裏,他結識了素來敬重的“祖師爺”安格爾。

  他的父親沒有因為他未能子承父業而生氣,相反不斷鼓勵他在藝術上有所精進。同時,父親還建議德加從身邊的人與事出發,畫些熟悉的面孔和肖像。

  於是,德加畫下了他的爺爺、銀行家老德·加斯。後來又畫下在新奧爾良開棉花交易所的舅舅(《棉花交易》《棉花收購事務所》),畫下金融家歐內斯特·梅和博拉特(《證券所人像》)。這些正是他最為熟悉的人與事。

  在《棉花收購事務所》這幅作品中,坐在畫面近處的,是德加的舅舅米歇爾·妙遜。德加的弟弟雷納在看報紙,另一個弟弟阿西爾則靠在畫面左端的隔窗上。雷納和阿西爾作為葡萄酒進口商在新奧爾良有一定的地位。德加兄弟三人似乎是順便來到舅舅的辦公室,因此,當所有人都在忙於工作、檢查著交易的樣品和倉單時,兄弟三人卻輕松自在。

  這幅作品展現了當時人們較少關註的主題:大洋另一端的大宗交易市場;而且,每個人的肖像,與幹脆利落的集體活動,被巧妙地組合到一起,呈現出奇妙的和諧——因此,這幅作品成為了唯一一幅在德加在世時即被收入博物館的佳作。

  德加的另一幅名畫《證券所人像》,描繪了巴黎證券交易所的一角。金融家歐內斯特·梅戴著高高的禮帽,和他的同事博拉特討論著一份經紀人剛剛遞過來的股市行情單。四周人們來來往往,悄聲討論著股海浮沈。對於這幅畫的解讀很多。人們比較了這幅圖與德加的其他作品(如那些華麗的芭蕾舞女演員),認為這幅畫前所未有的“晦暗、臟兮兮”。

  有人認為,歐內斯特·梅正在進行的,顯然不是能夠公開的交易,而是利用一些未公開信息套取利益的內幕交易。他的神態緊張,動作焦慮,幾乎把頭靠在博拉特的肩膀上,緊張地盯著所謂的“交易信息”。

  不過,也有人認為,本畫是由歐內斯特·梅自己於1923年贈給奧賽博物館的。如果當時他正在進行的,是內幕交易或其他“見不得人的勾當”,那麽他怎麽會願意這個瞬間進入博物館被公示天下呢?

  德加在余生中,還與法律有著奇妙的交集。1881年,德加還曾畫過一幅名為《罪犯的特征》的油畫——實際上,作為一名現實主義畫家,他幾乎可以被視為一個記錄時代的人。1880年8月27日,德加前往法庭,旁聽一樁殺人案的判決。這樁殺人案轟動一時,因為首犯埃米爾·阿貝迪才年僅20歲。而且,他曾經有過謀殺前科,只不過因為年幼而被寬宥。德加去旁聽了庭審,並畫下了這些罪犯的“天生犯罪人特征”。

  在這幅畫上,德加突出了兩名罪犯的共同特征:額頭扁平,眉骨隆起,眼窩深陷,頜骨巨大,齒列不齊,呈現出“返祖”的形態。當畫作公開發表後,一些媒體批評德加將罪犯畫得像小醜。而《自然》等學術期刊卻對此產生了興趣。他們將這兩名罪犯的形象,與猿人及原始人的形象進行比較,得出了“二者似乎有些相似”的結論,並且佐證了不久前龍勃羅梭醫生在意大利提出的理論:具有某些體征的人,似乎犯罪本能與生俱來。

  1906年,德加的視力出現了嚴重的下滑。這一年,他創作的《舞臺上的五名芭蕾演員》的色塊已越來越多地溢出於線條。不久,德加的視力差到了再也不能夠作畫,他就用手摸索著創造蠟塑和粘土作品。當他去世時,人們發現他創作了至少150座塑像。只是,這些塑像大部分已不完整。盡管不完整,它們仍然成為了藝術史上的奇跡——就好像那個出身於金融世家、出走法律名門,雖然老來孤僻乖張,幾乎和所有朋友絕交,又瞎又病,卻仍然值得為藝術史所永遠記住的名字:埃德加·德加。

  責任編輯:孟偉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他畫出了“天生犯罪人特征”》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