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教育公平”的現狀

2018-01-04 13:50:13 書問  杜穎 編著

  提到“教育公平”這個概念,大家更多地想到國家對教育資源進行配置時所依據的合理性規範或原則,要符合社會整體的發展和穩定,符合社會成員的個體發展和需要。早在2000 年前,我國古代的大教育家孔子就提出“有教無類”的樸素民主思想。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2014 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要“促進教育事業有限發展,公平發展”“要為下一代提供良好的教育,努力使每一個孩子有公平發展的機會”“啟動教育扶貧工程,實施農村義務教育薄弱學校改造計劃”。

  盡管“教育公平”是我國各級教育部門一直提倡的,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教育資源配置不均衡、等級區分的現象屢見不鮮。學校被分為重點學校、重點班級,高校被劃分為“985”“211”,以及“一本”“二本”“高職”“高專”等。我們都知道“教育公平”不僅僅是一個口號,一個願景,而是應該惠及所有的學生。

  教育不公平的體現,不只是學校的分類,還有教師資源的配備不平等、不均衡,學生被劃分在不同等級的班級,老師對某些學生的偏愛等的“教育不公平的體現”。

  2011 年10 月,《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通過民意中國網和搜狐新聞中心,對1426人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80.2% 的受訪者認為當前教育中“冷暴力”現象普遍存在,72.4% 的受訪者承認自己在上學期間遭受過老師的“冷暴力”。獲選率最高的三種教育“冷暴力”類型:嘲諷挖苦型(70.4%),漠不關心型(69.7%),訓斥型(66.1%),如下圖所示。在學生接受教育的過程中,面臨著各種各樣的教育不公平的問題。我在學習生涯中(雖然在很多同學眼裏我是“學霸”),同樣經歷過“冷暴力”。

“教育公平”的現狀

  我們隨處可見的“教育不公平”——分班教學

  記得我在初一期末考試之前,學校就開始瘋傳“分班”考試,最後班級要選出前50 名學生進“優班”。這個優班會配備全學年最好的、最有經驗的老師。把所有前50 名學生抽出來,組成一個“自然班級”進行正常授課,很顯然,這種配置的結果是進入“優班”的學生考取“重點高中”的是最多的。
“教育公平”的現狀

  “重點高中”就是“重點大學”的敲門磚。當然,我得到了進入優班的資格。上高中的時候,學生和家長對於爭取自身權益的意識要強很多,不過,也可能由於我進入的是一所市屬重點學校(在哈爾濱,高中分為市屬重點高中、省級重點高中和普通高中,每一個區都有自己的“省重點”和“市重點”),雖然在等級方面稍微“差”那麽一點,但是家長對於學生的學習成績、分班情況更加重視了。所以,在高二時期,學校並沒有直接像初中那樣“抽”出一個重點班級,但是,還會在一天的某個時段抽出時間,讓學年前50 名學生進入“優班”進行“特殊補課”。而且,每次考試都是前50 名的學生才可以得到“特殊補課”的資格。每次考試,我都有這個“資格”在優班聽課學習。那個時候,我每天拿著自己的“坐墊”在準點到指定的教室上課,心裏面總有一種莫名的“自豪感”,似乎自己腦袋頂上就寫著“學霸”兩個字。

  當時,身為學生的我,只是想“拼命”保住自己的“資格”,也認為這資格是通過自己多少個日夜“挑燈夜戰”贏得的,當然沒有時間和精力去思考這背後所體現的資源不平等分配的問題。甚至,自私地講,我覺得好學生就應該進入優班學習,這樣同學們才可以相互促進。
“教育公平”的現狀

  工作後,我有接近兩年的時間在北京一所國際學校擔任高一年級的英語教師。需要特殊說明的是,國際學校的高中畢業生,一般不會努力去考取國內的大學,“211”“985”不是他們努力奮鬥的目標,而普林斯頓、哈佛、牛津這種全球知名的學校才是他們夢寐以求的“象牙塔”。所以對他們來說,高中三年考出優異的托福、SAT 成績才是至關重要的。剛剛進入這所學校的時候,主任就告訴我,學校會在期中考試之後,將學年的前30 名學生抽出,組成一個自然班級成為學年的“拔優班”,讓我擔任“拔優班”的班主任,同時擔任這個班級的“專業英語”授課教師。在這所國際學校,高一年級分為4 個不同檔次:拔優班(全學年的最優班)、精英班(僅次於拔優班,大概有4 個班,還分為兩個不同檔次)、常青藤班(也就是成績普通的班級,占有絕大部分的比例),還有一個讓人最頭疼的班級——普通班。普通班的學生似乎在腦袋上就頂著“差生”兩個字。對我這麽一個剛剛入職的教師來說,我需要同時面對的挑戰是:擔任“拔優班”班主任和專業英語教學;擔任“精英班”的英語精讀教學;擔任“普通班”的英語精讀教學。期中考試之後,我就成了一個不停旋轉的陀螺,每天要備三種不同的課,用三種不同的教材(哪怕是針對同樣的英語精讀課,兩個班級的教材也是不同的),還要對“拔優班”的學生進行日常班主任管理工作。在管理學生的過程中,我發現,很多學生都覺得自己是“最優秀的”,拒絕花費時間在每天的打掃衛生方面。身為班主任,我每次都要在學生放學之後親自盯著他們把衛生做好。如果少盯一次,結果很可能就是衛生成績扣分。“拔優班”的學生不重視衛生等問題,很多優班的班主任都提醒過我,可以說是跟我抱怨過。因為這些“優班”的學生認為他們的任務就是好好學習,學校應該給他們最好的教師資源、最好的管理者、最好的教室等。與此同時,“精英班”的好幾名學生鬥誌昂揚,覺得自己在期末考試後完全有希望進入“拔優班”,沒有了之前“拔優班”學生的競爭,他們變得更加自信;“普通班”就是大家眼裏的“最差班級”的學生,完全處於“不學習,放棄”的狀態。

  然而,到期末的時候,出現這樣一些問題:有的“精英班”的學生在某些統一考試中成績更高,處於“拔優班”成績排名較後的學生每天都在跟我吐露自己的擔憂,覺得期末肯定無法保住“拔優班”的身份,會回到原來的班級。他們展現在我面前的顧慮、自卑和不安,到如今仍讓我歷歷在目。我感同身受,因為學生時段身處“優班”的我,何嘗不是有同樣的心情?

  期末學校還進行了一次托福模擬考試。當然,成績最好的學生一定來自我的“拔優班”,可是,也有一些學生的成績沒有“精英班”的學生成績高。
“教育公平”的現狀

  在高一下學期,出現了一個非常大的問題,“普通班”成了幾乎每個老師都不想踏入的班級。學生出現不做作業、上課不聽課、罵老師、玩遊戲、看手機等非常嚴重的紀律問題,讓每一個任課教師都頭痛。我也不例外,每次進入“普通班”之前,我都需要給自己打氣,告訴自己無論如何都要完成當天給自己定下的教學目標和教學任務。無須多言,這個班的學生成績最差。盡管他們高中三年的主要任務是考出一個還可以的托福成績去美國申請學校,但以普通班的學生這樣的學習狀態,考出一個可以申請美國學校的托福成績幾乎不可能。所以在高一下學期期末,學校主任又做了一個決定,將“普通班”拆散,讓學生進入其他“常青藤班”。

  然而,最終的結果並不是領導所希望看到的。領導期待的結果是:“常青藤班”的學生可以帶動“普通班”的學生,讓他們覺得自己沒有被學校拋棄,進而努力學習。但是這樣操作的結果是:“普通班”的學生把好多“常青藤班”的學生“帶壞”,他們一起玩遊戲,一起不聽課。一個人睡覺就可以把周圍的幾個同學影響到。幾個“常青藤班”被“復制”成了“普通班”。

  這是自從2013 年我進入北京的一所國際學校的高中,直到2015 年1 月期間的親身經歷。同事之間也無數次地討論過是否應該針對學生進行“分班教學”。還有好幾個老師私下提到,學校最初就不應該分出一個“普通班”。如果他們最開始不被如此分類,或許不會“放任”自己到這樣的程度。而之後把這些學生糾正過來所花費的時間和精力,要遠遠大於最初對他們的管理。

  電子書購買

  更多精彩內容關註微信“書問”

  內容來源:書問

  書名VR+教育:可視化學習的未來

  作者杜穎, 編著

  出版清華大學出版社

  定價59元

(責任編輯:杜川疆 )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教育公平”的現狀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