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名畫上的蒼蠅

2018-01-12 12:42:11 書問  日 宮下規久朗
  這幅畫還可以看這裏
作者:[日]宮下規久朗
作者:[日]宮下規久朗
譯者:楊明綺
出版時間:2017年8月
出版社:浦睿文化·湖南美術出版社

  蒼蠅Fly

  蒼蠅是世上數一數二令人厭惡的存在,卻也是最常被描繪的昆蟲,畫家們不僅描繪蒼蠅,還會刻意將蒼蠅安排在畫作某處。藝術史上有不少關於蒼蠅的研究,例如東京大學的秋山聰教授就做過詳細的考察,以下內容也參考了他的研究。

  在西方世界,蒼蠅出現在一則關於天才的傳說中。意大利繪畫之父喬托·迪邦多納(GiottodiBondone)還是契馬布耶(Cimabue)的弟子時,曾在師傅的畫上畫過一只蒼蠅,逼真到讓契馬布耶以為是真的蒼蠅,頻頻動手揮趕。同樣的軼事也散見於文藝復興時期的畫家安德烈亞·曼特尼亞(AndreaMantegna)、昆丁·馬西斯(QuentinMatsys)、多梅尼科·貝卡夫米(DomenicoBeccafumi)的傳記中。

  東方也有類似的傳說。根據《歷代名畫記》記載,中國三國時代東吳的畫家曹不興描繪屏風時,一不留神掉了畫筆而弄臟了畫作,只好巧妙地添上幾筆畫成蒼蠅,結果孫權以為是真的蒼蠅,伸手驅趕。這就是“誤點成蠅”的典故。

  15世紀中期到16世紀初興起一股刻意描繪蒼蠅的風潮,最早的代表作是彼得魯斯·克裏斯蒂(PetrusChristus)的《嘉都西會修士肖像》(PortraitofaCarthusian)(圖1),畫面下方的框邊畫了一只蒼蠅的側面。
圖1:彼得魯斯·克裏斯蒂《嘉都西會修士肖像》,1446年,美國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圖1:彼得魯斯·克裏斯蒂《嘉都西會修士肖像》,1446年,美國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意大利畫家卡洛·克裏韋利(CarloCrivelli)也在聖母子像(圖2)的前方欄桿左側畫上蒼蠅。在皮耶羅·迪科西莫(PierodiCosimo)的《維納斯、戰神與丘比特》(Venus,Mars,andCupid)(圖3)中,一只蝴蝶停在維納斯的膝上,畫面右邊戰神的靠枕上則停了一只蒼蠅。拉斐爾的父親喬凡尼·桑蒂(GiovanniSanti)也在死去的基督胸口綴了一只蒼蠅(圖4)。
圖2:卡洛·克裏韋利《聖母子》(MadonnaandChild),1480年前後,美國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圖2:卡洛·克裏韋利《聖母子》(MadonnaandChild),1480年前後,美國紐約大都會美術館。
圖3:皮耶羅·迪科西莫《維納斯、戰神與丘比特》,1490年,德國柏林畫廊。
  圖3:皮耶羅·迪科西莫《維納斯、戰神與丘比特》,1490年,德國柏林畫廊。
圖4:喬凡尼·桑蒂《受兩名天使攙扶的基督》(ChristSupportedbyTwoAngels),1490年前後,匈牙利布達佩斯國立美術館。

  圖4:喬凡尼·桑蒂《受兩名天使攙扶的基督》(ChristSupportedbyTwoAngels),1490年前後,匈牙利布達佩斯國立美術館。

  在德國施瓦本當地畫家描繪的婦人像中,婦人的白色頭巾上也停了一只蒼蠅,這只蒼蠅逼真得就像是停在畫上似的(圖5)。同樣活躍於德國、被稱為“法蘭克福畫家”的不知名畫家為自己和妻子畫的自畫像也有蒼蠅停在前方桌上的水果盤附近,妻子的白色頭巾上也畫了一只蒼蠅。桌上的蒼蠅就像在畫面裏,頭巾上的看起來卻像在畫面外(圖6)。
圖5:施瓦本當地畫家《霍弗家族的婦人肖像》(PortraitofaWomanoftheHoferFamily),1470年前後,英國倫敦國家藝廊。
  圖5:施瓦本當地畫家《霍弗家族的婦人肖像》(PortraitofaWomanoftheHoferFamily),1470年前後,英國倫敦國家藝廊。
圖6:《藝術家與妻子的自畫像》(SelfPortraitoftheArtistwithHisWife),1496年,比利時安特衛普皇家美術館。

  圖6:《藝術家與妻子的自畫像》(SelfPortraitoftheArtistwithHisWife),1496年,比利時安特衛普皇家美術館。

  畫家筆下的蒼蠅像這樣分為“畫面裏的蒼蠅”與“畫面上的蒼蠅”,後者畫得和實物一樣大,與畫作裏的空間切割。喬托出於惡作劇所畫的就是這樣的蒼蠅。

  蒼蠅也被視為邪惡和死亡的象征,因為有各式各樣描繪蒼蠅的作品,無法探究出一個統一的意義——可能是出於畫家的惡作劇心態,也或許是為了炫技。

  德國最知名的畫家阿爾布雷特·丟勒(AlbrechtDürer)也在威尼斯教會委托繪制的祭壇畫《玫瑰花冠的祭禮》(FeastoftheRosary)中央畫了只蒼蠅。雖然是一幅描繪皇帝和教皇向聖母子禮拜的畫,但接近畫面中央、掛在聖母膝上的白布上卻停著一只蒼蠅。收藏在布拉格的原畫已經嚴重毀損,重新繪制的痕跡顯著,而收藏在維也納的復制畫中的蒼蠅倒是清晰可見(圖7)。

  丟勒之所以在這幅登入“藝術殿堂”——意大利的巨作上描繪蒼蠅,除了誇示自己寫實逼真的繪畫技巧外,也是為了表現自己非常了解自古以來畫家們描繪蒼蠅的技法與軼事。

  這幅巨作讓描繪蒼蠅的風潮更為盛行,和丟勒同時代的德國巨匠老盧卡斯·克拉納赫(LucasCranachtheElder)及威尼斯畫家洛倫佐·洛托(LorenzoLotto)都留下了以蒼蠅入畫的作品。
圖7:阿爾布雷特·丟勒《玫瑰花冠的祭禮》復制畫,1506年,奧地利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

  圖7:阿爾布雷特·丟勒《玫瑰花冠的祭禮》復制畫,1506年,奧地利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

  【內容簡介】

  日本知名美術史家宮下規久朗藝術鑒賞代表作品《這幅畫原來要看這裏》好評續集。作者從不同時期的不同畫作中提煉出共有的形象,如蒼蠅、蜜蜂、風、雨、雪,等等,通過通俗的講解,告知人們不同事物作為繪畫的主題時分別象征什麽(即使是同一種事物,在東西方文化背景下的寓意也各不相同),以及一些知名畫作中容易被忽略的細節在表達什麽。

  全書包含50個繪畫母題,配有東西方繪畫名作260余幅。

  宮下規久朗對世界名作的解讀,不是全面而宏觀地介紹其創作背景、風格和主題,而是關註其中具有特殊意義的細節和元素,既有知識性又有趣味性,是一本適合大眾的藝術鑒賞入門讀物。

  【作者簡介】

  [日]宮下規久朗

  1963年生於日本名古屋。日本知名美術史家,東京大學文學碩士,神戶大學人文科教授,被稱為“日本卡拉瓦喬研究第一人”。以《卡拉瓦喬:靈性與觀點》獲三得利文藝獎。另著有《欲望的美術史》《飲食西洋美術史》《安迪·沃霍爾的藝術》《巡禮卡爾瓦喬》《了解世界名畫》等多部作品。《這幅畫原來要看這裏》《這幅畫還可以看這裏》是他備受好評的暢銷作品。

  【譯者簡介】

  楊明綺

  東吳大學(中國臺灣)日文系畢業,曾赴日本上智大學新聞學研究所進修,目前專事翻譯。譯有《在世界的中心呼喚愛》《接受不完美的勇氣》《這幅畫原來要看這裏》等多部作品。

(責任編輯:劉暢 )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名畫上的蒼蠅》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