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致中國讀者:社會不平等如何損害每個人?

2018-01-12 12:46:35 書問 

  10月25日,遠在英國倫敦的威爾金森先生特意致信中國讀者,進一步闡明他在《公平之怒》中細致論證的觀點,同時增加了最新的研究成果,極為優雅地告知中國讀者:社會不平等所帶來種種危害,令人觸目驚心。

  社會平等,其實是人類文明史上無法消失的議題。該書英文版在英國剛剛出版,便成為全社會的關註焦點。社會各界人士都能通過這部精心之作重新認識自我的焦慮和疾病。而當時正值卡梅倫試圖為英國描繪出嶄新的政治圖景。當他讀到這本書之後,似乎一下子觸碰到了英國的社會主要矛盾,在後來的執政生涯中清晰地呈現出他對於社會平等、公平的思考。《公平之怒》由此成為英語世界中的暢銷書。

  由本書激活的創意在其他好些領域也有體現。比如,由著名電影制片人卡瑟琳·朗德(Katharine Round)執導的記錄片電影《分裂》(The Divide)於2015年攝制,2016年在英國與美國上映。《分裂》用鏡頭刻畫了不平等所造成的社會分裂現象,而它的話題設置全然來自《公平之怒》。

  如今,《公平之怒》已真正飄散到中文世界。它對我們的啟示又將如何?今日與你分享威爾金森先生致中國讀者的一封信。十九大報告中明確這樣寫道:“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不理解矛盾的危害便往往不能推進我們的行動;若要讀懂“不平衡不充分”的危害,那麽,《公平之怒》實在來得及時。

  不平等如何損害每個人?

  ——致中國讀者

  文| 理查德·威爾金森

  譯| 葛暢

  一直以來都有人堅信,不平等會造成一個不和、腐壞的社會。如今,我們可以通過比較不同社會的收入不均衡程度,分析不平等所造成的影響。為何最富裕的社會仍為嚴重的社會問題所累?新的證據表明,過大的貧富差距是最重要的解答。

  當我們衡量社會問題的嚴重程度時,以下幾點總是會被當作重要的參考指標:平均預期壽命、少兒數學和讀寫成績、社會信任度、嬰兒死亡率、社會流動性、兇殺案、入獄監禁、未成年少女懷孕、肥胖率和含吸毒和酗酒在內的精神問題等。圖1表明,越是不平等的國家(例如美國、葡萄牙和英國)受到的健康與社會問題困擾就越嚴重;而更平等的國家,像是斯堪的納維亞國家和日本,在結果上看都要表現得更好。

致中國讀者:社會不平等如何損害每個人?

  健康與社會問題在更不平等的社會中更為嚴重
致中國讀者:社會不平等如何損害每個人?

  在更不平等的國家中兒童福祉指數更低

  資料來源:凱特·皮克特和理查德·威爾金森在《兒科》(Pediatrics)雜誌2015年135 (1): S39-S47的論文

  從圖2的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給出的兒童福祉指數來看,更不平等的社會中,兒童福祉水平同樣更低。造成這個結論的原因頗多,例如:出生體重是否偏低、免疫能力、兒童毒品和酒精使用情況和校園暴力的發生頻率。

  無論是成人還是兒童,無數的健康和社會問題都在貧富收入差距更大的社會中表現得更為嚴重。對於這一點,很多人都表示非常驚訝。但我們確實發現,這一現象不僅存在於最富有的發達國家,也存在於美國的50個州。無論國家之間還是州之間,收入差距更小的社會總是表現得更好。統計學數據表明,這些關聯並非可忽略的偶然情況。我們的第一項研究結果於20世紀70年代發表,證明了在更不平等的社會中人們的健康狀況更差、暴力行為更加普遍。自那時起,大量的事實證據不斷積累,現在已有300或400項相關研究在同領域學術期刊中發表。

  健康與社會問題的普遍情況,在較平等與較不平等的社會中差異巨大。我們發現在較不平等的社會中,精神疾病發病率、嬰兒死亡率和肥胖率都高達較平等社會的兩倍;再看監禁率和少女懷孕率,我們會發現這些指標都近十倍地高於較平等的社會。一項關於美國50個州和加拿大10個省份的研究表明,在更不平等的州和省份中,兇殺案發生率也十倍地增高。在我們收集數據的發達國家中,從本世紀最初的這些年看來,美國、葡萄牙和英國是最不平等的,而斯堪的納維亞國家和日本是最平等的。
致中國讀者:社會不平等如何損害每個人?
***

  這些國家差異如此之大的原因是,不平等不僅僅影響了窮人。在比較了社會不同階層後,我們發現,雖然受不平等影響最大的是社會底層,但收入高、教育程度高、工作好的富裕階層也會受到影響,盡管影響相對而言比較小。這就意味著,在更不平等的社會中,即使身處社會階梯上層的相當富有的人,相較更平等社會中同階級的人們而言,會面臨更多健康狀況不佳、較少融入社區生活,更高的肥胖率和受到暴力侵害的可能性。同樣,他們的孩子也更有可能在校表現不佳,更有可能使用毒品,更有可能成為未成年父母。

  這些健康與社會問題的共同之處在於,它們都在社會階層較低的人們身上更頻繁地發生。像是健康狀況差、孩子學業不佳或是暴力行為都更常發生在最貧窮的地區,而這些反映著“社會梯度”的問題都在更不平等的社會之中更為常見。或許不平等帶來的影響該是意料之中的,因為研究告訴我們的情況簡單明了:我們所知的此類問題與各個社會的社會地位相關聯。當越來越大的收入差異使得社會地位差異更大且更為嚴重,上述所說的各種社會問題也會越來越糟。真正令人的驚訝的是,並不只有窮人受此影響。

  相對收入

  人們常常認為,不平等是通過直接影響窮人的物質生活(例如不良的飲食、空氣汙染、過度擁擠的居住條件或是糟糕的工作環境)傳播的。雖然這些條件很重要,但有一個常常被忽視的重要因素,那就是低社會地位本身。處在社會底層並非是簡單的物質生活水平問題。數據顯示,與別人相比,你的收入在何種水平,社會地位的高低,都很重要。

  大量證據使這個結論更為清晰。且以這個似是而非的論點為例:雖然經濟增長對於貧窮國家來說仍很重要,但是在最富有的20或30個國家當中,在健康或其它指標上表現更好的,往往是那些相對不那麽富裕的國家,而不是最富裕的國家。在並非最富裕的國家,比如希臘,人們的預期壽命要高於美國。在特定的社會中,預期壽命和社會問題也與收入緊密關聯,因此最窮的人總是壽命更短,且承受著更重的生存壓力。為什麽說在富裕社會中的收入很重要,但在富裕社會之間的收入差距並不重要呢?答案是,在特定社會中,我們關註的是相對收入或相對社會地位的影響,即我們在社會中與他人的關系如何。

  因此,美國除了作為最富裕的國家之外,也有著最高的兇殺率、少女懷孕率、肥胖率、監禁率,在世界預期壽命排名中僅占第28位。這些嚴重的結果都是因為,美國有著最高的收入差異。與此相反,像日本、瑞典或挪威等國家,雖然不如美國富裕,但更小的收入差距使它們在這些維度上表現得更好。2006年,一項關於中國不同省份之間收入不均和健康狀況的分析研究發現,更不平等的省份,人民健康程度更差,而這一結果卻並不受人們的家庭收入或各省的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影響。
致中國讀者:社會不平等如何損害每個人?

  社會地位

  對猴子的研究表明,低社會地位是壓力的一個重要來源。這項實驗排除了物質因素的影響,給猴群中高社會地位和低社會地位的個體分發相同的食物,或是把動物從一個群體移動到另一個群體來操控其社會地位。研究結果表明,地位較低導致更高水平的壓力荷爾蒙分泌。地位低的猴子也更易發生冠狀動脈粥樣硬化和肥胖癥,同時也表現出更多的抑郁跡象。

  大量被稱為“抱有成見的” 的心理學研究表明,即使一個微妙的信號提示你屬於社會下層,都會影響你的認知表現。最近的一項研究調查了中國、印度、巴基斯坦、烏幹達、韓國、英國和挪威等國家中窮人的生存體驗。在這些國家,“貧窮”的含義完全不同。在印度,貧窮可能意味著住在一間沒有地板的棚屋裏,沒有供水和衛生設施;而在挪威,它可能意味著居住在一個有中央供暖和純平電視的三居室裏。盡管有這些差異存在,貧窮的生存體驗卻非常相似。研究者們總結他們的研究結果如下:

  受訪者普遍鄙視貧窮,也經常鄙視貧窮的自己。父母經常被孩子鄙視,女人鄙視他們的伴侶,一些男人在伴侶和孩子身上發泄他們的自我厭惡。盡管受訪者普遍認為他們已經在盡力克服困難,他們中的大多數仍然認為自己因貧窮而失敗,其他人也把他們看作失敗者。這種內心的恥辱在家庭、工作場所和與官方打交道時被進一步外化加深。甚至連兒童也不能逃脫這種羞辱。巴基斯坦可能除外,在那裏,學校是一個社會分層的引擎,一個羞辱那些沒有財產以保證社會認同的人的地方。

  沒有父母能夠擺脫無法養育孩子的恥辱,即使孩子們已經不需要父母提供物質上的幫助了——後者本身即是進一步的羞恥感的來源。

  對於男人來說,依靠他人或社會福利被認為是對他們男子氣概的挑戰:一位有兩個孩子的英國父親承認,他感覺“像我這樣處境的人……就像狗屎。我必須做個男人……照顧太太和孩子,但我不能。”

  沃克.R等,《貧困的全球視角》,刊載於《社會政策》2013; 42, 215-233
致中國讀者:社會不平等如何損害每個人?
****

  人類十分敏感,尤其擔心自己是如何被其他人看待和批判的。一系列的實驗表明,涉及心理學家所說的“社會評價威脅”,即自我認同受到威脅,或別人對你社會地位產生負面評價的時候,應激激素水平會明顯增加。我們越來越清晰地看到,通過許多途徑,慢性壓力讓我們更容易受到疾病侵害。壓力會危及免疫和心血管系統,使得我們對多種疾病的易感性增加,壓力甚至可被比作加速衰老。

  巨大的收入差距導致社會的垂直分化更加嚴重,懸殊的收入差距可能會增加社會差距。似乎人們的物質差異決定了基礎框架,方便人們貼上標明地位的文化標簽。無論從社會上還是地理上,不平等導致更少的社會流動,促使了富人和窮人的居住隔離。不管我們是評判彼此,還是孩子們改變生活的機會,階級和地位都變得更加重要。這使得以外部財富作為衡量內在個人價值的指標傾向變得更強了。

  研究表明,越不平等的社會,所有收入群體對於身份的焦慮都在增加。這就解釋了為什麽不平等在社會量表中影響甚廣:每個人,不僅僅是窮人,都越發地對社會地位感到憂慮和不安;即使上層社會人士也並不能免於焦慮。多個國際分析研究發現,不平等會降低代際社會流動性。父母收入和社會階層的流動性減少成為孩子成長的決定性因素。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當不平等為人們前進道路造成的障礙越發嚴重時,人們並非會選擇付出更多努力去追求成功,反而還可能減少努力。

  由世界銀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分別開展的調查為何會得出同一個結論,即不平等不利於經濟增長,這些就是其中一部分原因,毫無疑問。
致中國讀者:社會不平等如何損害每個人?

  社會關系與階層

  不平等對社會造成影響的核心在於其對社會關系的影響,它摧毀了社區生活和社會凝聚力。在收入差距更大的地方,人們會更不情願參與當地團體和活動,同時也更加覺得難以信任他人。在我們的研究中,在更平等的國家,有60—65%的人同意“大多數人是可以信任的”這一觀點,而在更不平等的國家,這一比例降至15—20%。這個差異可能會影響人們,尤其是女性,在大城市獨自走夜路回家時的安全感。

  研究還顯示,在更不平等的社會中,人們幫助他人的意願較低,不管對方是否鄰居、老人或殘疾人,因為人與人之間的聯結減少,互惠程度也降低了。與此同時,以兇殺案比率來衡量,暴力行為也增多了。若是把目光投向世界最不平等的一些社會,例如墨西哥南非,你會發現這一現象已十分嚴重,人們會對生命與財產安全倍加關註。他們在住宅周圍建起藩籬,頂部常常加上鐵絲網和高壓電,還在門窗裝上柵欄。在這種不平等程度下的人們也開始相互恐懼。

  一系列復雜的數據揭示了不平等對社會關系造成的嚴重損害。兩位美國經濟學家發現,國際和美國50個州的數據都表明,不平等度越高,包括安保人員、警察和獄警在內的被稱為“保護者”的人口占比越高,這一行業正是人們用於保護自己免受他人侵害的。

  不平等造成的影響還包括進化心理學。幾乎所有動物都存在很高的爆發衝突的可能性。同一物種間的成員有同樣的需求,也存在著為各種資源相互競爭的可能性,這些資源可能是食物、領地、築巢處所、性伴侶,或者僅僅是一片可供休息的樹蔭。 這種競爭催生了統治階層:頭狼或者狒狒首領總是最強壯的那個,而最下級群體成員總是最弱小的,若地位尚未確定則以角力來解決。統治階層僅僅是當存在資源競爭時的一種對力量差異的識別,居於下級的動物為避免衝突受傷,會選擇承認頭領的強大力量。
致中國讀者:社會不平等如何損害每個人?
***

  雖然證據表明史前人類祖先可能生活在統治階層的支配下,最強壯的個體首先進食,但是超越了其它所有動物的人類也存在著互相幫助的可能性。他們能夠為互相合作與協助提供有利資源,在史前狩獵和聚居社會中,人們以分享食物和禮物交換為基礎,結為極其平等的群組。人類學和考古學發現表明,史前人類有著與現代人相似的腦容量,而平等主義影響了“解剖學上的現代人” 90%或95%的行為準則。

  其結果是,我們的社交策略不僅包括支配與從屬關系,還包括平等的友情和共享關系。我們在生活的不同領域同時使用這兩個策略,但兩個策略間的平衡卻對不平等程度和社會關系質量相當敏感。

  禮物交換自然也是友誼的標誌。美國人類學家馬歇爾·薩林思說:“送禮造就朋友,朋友互相送禮。”這一行為體現了人們互相了解對方的需求,以及並不互相攀比。一些心理學家認為,這種可能促使你回禮的接受恩惠的感覺是人類普遍共有的,正是它造就了人與人之間的契約與聯結。

  人類分享食物和共同進餐是一個標誌,表明在基本需求之上不再進行競爭的重要性。同樣的事實在一些宗教與語言上也有跡可循。在一些歐洲語種中,“同伴(companion)”一詞是由表示“一起”的“com”和表示“面包”的“pan”組成的,你的同伴就是和你分享食物的人。不平等所帶來的影響雖然根植於我們心中,卻並不代表我們的行為習性是固定不變的,只能說明我們使用的社交策略反映了我們的社會環境。

  中國已不再是世界上最平等的社會了。我們使用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進行計算得出結論,2010年,中國的不平等程度與許多南美國家相似,大大高過了歐美國家。但自那時起,不平等情況似有減少。隨著20世紀80年代“自由市場”這一意識形態的興起,許多國家的不平等程度顯著提高了,這受到了富裕階層收入增長的驅使。經濟增長的大多數收益流進了富人的腰包,而不那麽富裕的人們收獲甚少,甚至一無所獲。不平等的增長終結了自20世紀30年代以來漫長的不平等度降低時期,在一些國家中,現在的不平等程度已經回到了自20世紀20年代以來從未達到的高度。

  需要減少不平等,不僅是因為其對社會的損害或者對經濟的拖累。如果我們要堅持環境可持續發展,嚴重的不平等將是一個嚴重的阻礙。由激烈的身份競爭導致的消費者主義加劇了不平等。研究論文顯示,生活在更不平等的社會中,人們更有可能購買華而不實的大轎車或其它標明身份的商品。一項就商業領袖觀念的國際調查顯示,越是不平等的社會,人們就越少顧及國際環境公約。最重要的是,不平等減少了友誼和社會聯系,對健康和幸福感存在決定性的影響。當社會已經達到物質豐裕的狀態時,我們就更應當關註社會層面的對生活質量的決定因素。

  2017年10月25日

  寫於倫敦
作者: [英] 理查德·威爾金森/ [英] 凱特·皮克特
作者: [英] 理查德·威爾金森/ [英] 凱特·皮克特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原作名: The Spirit Level

  譯者: 李巖

  出版年: 2017-9-1

  頁數: 316

  裝幀: 平裝

  ISBN: 9787513328104

  內容簡介

  為何英國人比日本人相互信任度低?為何美國少女懷孕率比法國高?為何瑞典人比澳大利亞人更瘦……一切社會問題,都指向同一個答案。

  社會公平與收入分配對人類社會的影響之寬令人驚訝。本書以大量精確的統計學實據,展現了不平等對社會中每一個成員的相互信任度、壽命、青少年懷孕、肥胖、精神疾病、犯罪率、社會流動性、教育等方面造成的不可忽視的巨大影響。

  作者簡介

  理查德·威爾金森(Richard Wilkinson),在社會因素對人類健康影響方面的研究領域成果卓著;曾在倫敦經濟學院研究經濟史,後修流行病學,現為諾丁漢大學醫學院退休教授、倫敦大學學院榮譽教授及約克大學客座教授。

  凱特·皮克特(Kate Pickett),約克大學流行病學教授,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項目基金科學家,曾在劍橋大學研究身體人類學,在康奈爾大學研究營養科學,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研究流行病學。

(責任編輯:劉暢 )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致中國讀者:社會不平等如何損害每個人?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