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疾病曾改變了世界歷史的走向——評《瘟疫與人》

2018-07-07 06:28:00 上海證券報 

  ——評《瘟疫與人》

  ⊙陳華

  近幾十年來,西方史學界興起“大歷史觀”“全球史觀”的浪潮,在研究歷史時註重氣候變遷、生態環境等多重因素影響。《瘟疫與人》這部史學著作,從醫學維度,探討人類歷史的發展進程,就極大地開拓了歷史研究的空間。作者威廉·麥克尼爾(William H.McNeill,1917—2016)是全球史研究奠基人、世界史學科的“現代開拓者”。《瘟疫與人》是他的學術代表作之一,在史學界產生了巨大影響。英國著名學者托馬斯曾評論說,麥克尼爾是第一位把歷史學與病理學結合起來,重新解釋人類行為的學者,也是第一位把傳染病列入歷史重心,給它應有地位的史學工作者。麥克尼爾在容易被忽略的史料中,打撈歷史的蛛絲馬跡。他探討疾病影響歷史變遷,是因為他意識到疾病,不僅對人類,還對整個生物界都有著非同小可的影響。

  然而,探討疾病與歷史的關系,是條學術險道。此前還沒有人系統梳理疾病的歷史,已有的文獻,也是零碎和片段式的。為此,麥克尼爾查閱了全球大量相關史料,並且向醫學領域的專家虛心求教。按照編年史方法,《瘟疫與人》分為“狩獵者”“歷史的突破”“歐亞疾病大交融”“蒙古帝國顛覆舊有的疾病平衡”“跨越大洋的交流”“近代醫學實踐的影響”六個章節,深入論述曾在世界上大面積傳播的瘟疫。雖然今天距離本書首版已過去了40多年,可是讀起來,仍然令人耳目一新。

  麥克尼爾對世人習以為常的眾多歷史現象所做的解釋,往往與之前的政治史、經濟史、文化史乃至社會史的分析大異其趣。比如,1520年西班牙人科爾斯特只帶了不到600名隨從,竟然征服了擁有數百萬人口的阿茲特克帝國。個中緣由,麥克尼爾認為關鍵是在於“新大陸”居民遭遇了從未接觸過、而西班牙人見怪不怪的致命殺手——天花。“就在阿茲特克人把科爾斯特及手下逐出墨西哥城的那個晚上,天花正在城中肆虐,連那位率隊攻打西班牙人的首領也死於那個悲傷之夜”。所以,事實是,傳染病——這一可怕的“生物武器”,征服了印第安人。

  為了論證疾病對歷史進程的深刻影響,麥克尼爾還列舉了從古代到當代的大量例子。公元前430年至前429年,雅典與斯巴達人的戰爭難分勝負,而一場來去無蹤的瘟疫,使雅典失去了近四分之一的士兵,由此改變了地中海世界後來的政治趨向。在1870年普法戰爭之際,同樣是天花病毒,使兩萬法軍喪失了作戰能力,普魯士軍人由於做了預防接種而未受影響,戰爭勝負於朝夕之間改變。麥克尼爾就是想證明一個觀點:疾病是人類歷史的基本參數和決定要素之一,無論認不認同,這是客觀存在。

  人的一生中,誰都無法保證不生病。同樣的道理,沒有哪個社會,能確定不會受到疾病的侵襲。古代的科學技術落後,人們公共意識淡薄,衛生醫療環境不盡如人意。由於多方面要素的作用,曾有幾次席卷世界的嚴峻疫情,把人類及其創造的文明推到了懸崖之上。

  在人類歷史上所遭受的疾病中,黑死病是最令人恐懼的。這種疾病是鼠疫中的一種,由老鼠身上的跳蚤迅速傳播,人類一旦染上這種疾病,皮膚出血後變黑,死亡率超高。歷史上因黑死病死亡的總人數高達2億,肆虐地球至少300年。黑死病在歷史上有過三次大流行。第一次發生在6世紀,起源於埃及西奈半島,波及歐洲所有國家,死亡近2500萬人。第二次發生在14世紀,僅歐洲就死亡2500萬人,其中英國近三分之一的人口死於鼠疫。第三次發生在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死亡1200萬人。黑死病改變了歐洲的社會結構,動搖了當時支配歐洲的羅馬天主教會的地位。至今歐洲人談起黑死病,仍心有余悸。

  在中外歷史上,除了噩夢般的黑死病,還有其他一些疾病,也發生過巨大的“威力”。《瘟疫與人》對我國歷史上的疫情也有專門的敘述。近幾百年來,深刻影響歷史進程的疾病,首選天花。這是一種最古老、死亡率最高的烈性傳染病。患上這種疾病,如果運氣好,大難不死,臉上也會留有麻子,“天花”即由此得名。這種疾病大面積傳播,中外歷史上均有記載。我國在清朝時期,很多人都無法逃脫天花疾病的魔掌,比如順治、同治兩位皇帝,都曾感染過天花。而在民間,人們感染天花後,無法得到及時醫治只能等死。

  其次是鼠疫。據史料記載,明朝末年,中國北方大旱,導致大面積饑荒,饑餓難忍的老百姓(603883,股吧)四處找老鼠充饑。可是此時的老鼠也找不到可食用的糧食,體質變弱,攜帶的病菌格外多,再加幹旱使鼠洞內溫度相對升高,又加劇了鼠疫桿菌的繁殖。僅僅1644年,北京就有30%的人口被鼠疫奪去生命。如此嚴重的疫情,直接動搖了大明王朝的統治根基。

  最後是艾滋病。麥克尼爾在撰寫《瘟疫與人》時,這種病毒還鮮為人知。艾滋病起源於非洲,後由移民帶入美國。1981年6月,美國《發病率與死亡率周刊》上登載了5例艾滋病病人的病例報告。這是世上第一次有關艾滋病的正式記載。不久,艾滋病迅速蔓延至各大洲。截至目前,全球艾滋病毒攜帶者已超過3600萬。艾滋病毒在人體內的潛伏期平均為8至9年,雖然無法治愈,但醫學界從未放棄尋找、研制治療的“神藥”。

  歷史上曾廣泛傳播的各種疾病,奪走的人口數量遠遠多於戰爭。近一百多年來,醫學技術雖然有了突飛猛進的進步,公共健康衛生體系不斷完善,但麥格尼爾提醒世人,不要過於依賴現代醫學,因為技術並非無往不勝。人類有時很強大,有時很脆弱,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常會束手無措。提升面對疫情的應急能力,考驗社會的治理水平。人口增長,生態環境和食物供應鏈壓力的增加,都可能直接導致疾病的迅速傳播。

  當下的新發展理念,是把人的健康放在優先發展的地位,大力解決影響人類健康的突出的環境問題。隨著各國人均壽命的不斷延長,深切期望各國的這些努力能把人類生活環境、公共衛生提升至與這個時代的科學發達程度相適應的水平。

(責任編輯:王曦晨 HF068)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疾病曾改變了世界歷史的走向——評《瘟疫與人》》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