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一個英國女子的中國菜探索之旅——讀《魚翅與花椒》

2018-07-21 06:29:00 上海證券報 

  ⊙徐 瑾

  魚翅加花椒,會是什麽滋味?

  最簡單的理解,這也可以看作一個隱喻——無論對於魚翅充滿膠質口感的真正接受,還是花椒酥麻滋味的徹底擁抱,都可以意味著真正進入復雜微妙的中國菜領域,尤其對於一個外國人而言。扶霞·鄧洛普(Fuchsia Dunlop)的《魚翅與花椒》以此命名,寫出了一位在牛津長大、在劍橋讀書、在倫敦生活的英國女孩對於中國菜的探索之旅,也寫盡了吃在中國的酸甜苦辣。

  扶霞與中國菜的緣分,來自1994年的一次偶然機會。一份從天而降的英國獎學金給她機會到四川大學就讀一年。很快,她不僅學會了四川話,而且迷上了川菜,甚至癡迷到在學業結束後去了四川烹飪高等專科學校接受了3個月的專業廚師訓練。迄今,扶霞研究中國烹飪及中國飲食文化已逾20年。

  回想起來,當年的四川之行,徹底改變了扶霞的人生。她毅然舍棄了走學術道路或做記者的人生軌跡,一頭紮進中國菜的浩瀚語法中。此後,她多次來中國,不僅品嘗了更多美味,而且學會了做很多菜,寫了不少書,也拿了不少獎,讓西方世界更多了解中國各地真正的美味。因為至今大部分歐洲人還是分不清多種多樣的中國菜,總以為來來去去都一個味道,更分不清湖南菜是怎麽回事兒。扶霞想讓世界知道,中國菜不僅僅只有皮蛋、雞爪這些讓歐洲人害怕的“怪味”,或者僅僅是如中餐館外賣那般只有炸雞或者咕咾肉,更有各種多層次的味覺及口感。

  翻閱《魚翅與花椒》,我和多數人初衷差不多,本來為了那些美食,尤其是扶霞花了很多筆墨的西南地區,那也是我喜歡的地方,哪知結果竟有不少驚喜。書寫得幽默而豐富。我很少看一本書這麽投入,本來計劃只在白天看,不在晚上看,因為擔心半夜看了會餓,但是看了一半,晚上還是忍不住,結果一口氣讀完。

  這本書好看,絕對不僅僅因為那些美食,書中不僅看到個人成長,淡淡的筆觸,無意間還觸及中國巨大變遷的脈絡。食物或者口味,畢竟是最地道的,也是最打動人心的,很難作假。不同地方的食物,都有其獨特的氣質。書開篇寫四川那節如同擔擔面,平民般親切卻又五味具存,還有一點調皮的豌豆,甚至有點甜味,麻辣中充滿了溫柔。書到了中途,轉到寫湘菜那一節,那時正是“非典”隔離期,話題一下沈重了不少,也更有參差對比。有談到毛澤東喜歡的農家土菜,也有從前的名流譚延闿喜歡的精致菜肴(組庵湘菜),有談到扶霞自己出版湘菜英文書封面導致的風波,也有普通湖南人在變革時代的故事,真是寫盡了國人習慣的復雜味覺,如剁椒魚頭一般,辣鮮,見骨。

  快到結尾時,寫到了揚州。扶霞對中國了解越多,似乎困惑也越多了。這一節與其說展示淮揚菜,毋寧說是作者的自我覺醒。揚州的風度,類似馬可·波羅的再現,老街、瘦西湖、船,有部分的真實,其中也有作者慰藉的尋求。這一節的滋味,一如淮揚菜的大煮幹絲,看起來簡單,卻有各種不停的變化,貴賤皆可,有料有湯,但吃完了,總覺得欠那麽一點點,是酥麻的花椒麽?

  扶霞如此熱愛中國美食,而這些美食也成為她進入中國各地的鑰匙。畢竟,飲食文化是中國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從成都開始,她去了湖南,也曾停步上海、北京等大城市,還去了西北農村或者中國花椒之鄉等邊遠地區。在這個走南闖北的過程中,扶霞寫食物之余,也素描出了這個國家的多個側面。想想也是,從食物切入中國真是一個好角度,所謂人口,可見人總是和口聯系在一起。文化環境讓我們有所保留的地方,食物又讓我們情不自禁地坦白。

  扶霞在異國他鄉活得很沈浸,書卻寫得很克制。這種風格源自作者的真誠與不斷自我質疑,有種意識流自然流動的通透,或許這也是女性特有的渾然天成。在細碎流長的記錄中,有女性的成長與身份的淡化,但情感卻在文字後慢慢浸出,或許只有英國人才會寫得這樣從容、含蓄、克制。對比之下,一些外國作者雖然也很優秀,在中國奮力探索,但有時候為了顯得在思考觀察,顯得過於媒體氣且用力過猛。至於國內一些作者寫海外,很多只是找一些最標誌性的景點浮光掠影,而在那些輕率的判斷中暴露自身對異國文化的隔膜。

  扶霞在中國,對於自己的身份也充滿了迷失之感。在多數情況下,她說帶有四川味的普通話,在中國其他地方聊天,她總說“我們四川”如何如何。到了倫敦,她又要作為英國作家而存在,這中間身份轉換充滿刺激,在有時空轉換的空隙,偶爾她也會想,怎麽維持英國人的身份?很多英國人過去在海外殖民地,總是要在晚餐前喝一杯雞尾酒,正是這小小的儀式感,可以保持心智不會被異國他鄉的各種聲色光影所迷失。

  其實,不僅英國人,在異國的生活就是褪去皮膚的過程,只有在夢中,才有不知身是客的安全感。到國外旅行回家,又偶爾在家裏也有迷惑,一會醒來,不知身在哪裏。扶霞也有這樣的迷惑,哪怕她的四川話再溜,做的中國菜再地道,到最後,她也會懷疑自己的身份,為什麽一個西方人會用東方思維來思考?這中間錯位一旦覺醒或者過了新鮮期,必然帶來認同的迷亂。這種暗中的拉扯,直到有一天算有了決斷。她在英國的色拉中發現一只草蟲。該怎麽辦?作為英國人,毋庸置疑是扔掉它,作為中國人,更好選擇是吃掉它。扶霞作出了一個選擇,她內心有太多困惑,需要這個選擇來厘清我是誰。只是,作為一個中國人,我真的不認為今天的我們,一定會去吃這只高蛋白的生物。

  讀完這本書之後,讓人沈思的,不僅是食物,更是人的身份與文化的界定。對於吃的毫無禁忌,西方人從動物倫理角度思考,不過也可以據此思考華夏文明的起源。據說,描述吃的詞匯的比例,在早期甲骨文中就已經很高,這也可以看出食物是如何界定文明半徑的。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一個英國女子的中國菜探索之旅——讀《魚翅與花椒》》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